中国籍工程师美国声援同事抗议脸书遭辞退!事后收到上千工作邀请

南都即时
原创2019-10-09 21:33

10月7日,此前在美国社交媒体脸书公司(Facebook)门口悼念坠亡中国籍工程师Qin Chen(音译陈勤)的活动中,登台抗议东家的中国籍技术工程师尹伊被辞退。

尹伊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此前是脸书高级软件工程师。在9月26日的抗议现场,他挂着工牌登台,为去世同事发声,“扎克伯克,给我们真相!”10月9日,他向南都记者表示,“我不是勇敢,只是觉得应该说一些实话。”

南都此前报道,当地时间9月26日,近400名华人聚集在脸书公司硅谷总部,抗议其对9月19日中国籍员工在办公室跳楼身亡一事的态度。9月19日,中国籍工程师陈勤从脸书公司总部的杰佛逊街162号“MPK 27”大楼的四楼一跃而下,当场身亡,警方初步认定系自杀。据悉,38岁的陈勤是脸书公司广告组高级工程师,生前疑遭印度裔上司霸凌,面临被辞退风险。

抗议活动进行一小时后,脸书公司公关代表Pamela Austin来到现场并表示,脸书不能容忍霸凌和任何形式的骚扰,公司为失去员工感到痛心,目前正与各方专家沟通,听取他们的建议,采取合理的措施,以公开、透明、人性的方式处理此事。

目前,尹伊已经把自己与脸书公司的案子委托给了美国盛富通律师事务所郑巧晶律师,郑律师将同时代理陈勤和他的两个案子。

【对话】

南都:9月26日当天为什么会去参加集会?

尹伊:我本来是听说有悼念活动,所以没摘工牌就去了,但是走过去没找着,就走到了抗议活动现场。当时其实也有一些脸书的同事和华人同胞去了抗议活动现场。

南都:之前了解陈勤本人或者他的家庭吗?

尹伊:之前没有交集,只是听说了他自杀的消息,后来了解到他的学校和工作背景,觉得我们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是80后,都在国内读完大学,都在30岁后决定出国读书。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我在想陈先生面临的困境,未来也有可能成为我的困境,所以在集会现场有很多感触。

南都:看到在现场拿着麦克风喊“扎克伯克,给我们真相,当时不害怕被辞退吗?

尹伊:我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是被陈先生的自杀事件和当时现场抗议的氛围感染,觉得应该说些什么。我上台的一刹那特别害怕,之前从来没有对着四五百人讲过话。我知道自己是在和一个科技巨头对话,而且我自己7月入职脸书,才刚工作两个月,公司给了我不错的薪资和股票,如果因为这件事公司股票下跌,我自己也会受影响。

南都:工作强度如何?是否了解陈所在组的工作强度?

尹伊:我自己的组强度比较合适,只要每周干满40小时,都能得到不错的评级。但陈先生所在的广告部门,压力主要来自绩效,而领导又决定绩效考评,我对陈先生生前遭遇并不清楚,如果确实遭遇职场霸凌,那是非常可怕的。

南都:家里人担心的境况吗?

尹伊:我妈妈在国内一直为我担心,她担心我抗议的时候会有危险,我自己也有过害怕。但是我冷静思考后觉得不能撒谎,也不能害怕可能遭遇的一切,需要有人出来说话。

南都:有走公司内部申诉渠道

尹伊:10月3日14时,我写邮件发送HR,也抄送了上司、导师和扎克伯格,解释了我所做的事,并询问哪条政策规定,我不可以向导师询问收到最终警告信一事,请告诉我导师的职责;以及,最终警告信没有写我违反了哪条政策、导致什么后果,也没有写如何影响考评,请列出并解释等,但最终没有得到回复。

南都:计划开始找工作了吗?

尹伊:我打算下周开始找,我的事情被大家知道以后,领英上一直有人在给我发邀请,差不多有一千多条。通过这件事,好多以前没联系的朋友都联系上了,好多高中同学也开始重新互动。

南都:对压力巨大的工程师们有什么生活和心理调适的建议?

尹伊:工程师的工作就是对着代码,当然可以带来很多乐趣,但是我觉得可以在工作之外找到其它的乐趣,比如我自己选择的是作曲、编剧。这几天打算把纪念我们抗议活动的《926奏鸣曲》写完,之前工作日的晚上陆续在写,现在打算腾出两三天收尾。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诸未静

编辑:张亚莉,刘苗

6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好嘢听新闻报料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