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都监狱民警黄淑凌:曾经追逃两天不合眼,生命最后不忘请假

咩事
原创2019-10-12 18:53

 “我感觉不好,赶紧给我同事打电话,我要迟点到单位……”9月1日早晨,广州花都监狱民警黄淑凌和往常一样,正准备出门上班,突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微弱的意识中,他向妻子留下最后一句话。 

黄淑凌从未上班迟到过。自1980年起,他在花都监狱从最基层的带班员一路成长为大队长,为监狱事业勤勉奋斗了一生。 

不幸的是,在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了七天七夜后,由于颅内出血严重,最终回天乏术,黄淑凌永远离开了自己的岗位,生命无情地定格在了56岁。亲朋为之悲痛,同事为之惋惜。 

20191012162825490.jpg

不怕“码头”工作环境苦

扎根基层成长为干部 

黄淑凌的父母早年都在“两劳”系统(劳动教养和劳动改造)工作,16岁刚高中毕业的他,子承父业,“以工代干”,坚定地走上了父辈的路,成为“两劳”系统的一员。 

1980年,黄淑凌从广东乐昌农场调到花都监狱,一开始被分在机械队土方组,主要负责矿山土方的开挖及运输。花都监狱的前身是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外称“新生石矿场”,内称“一矿”,是广州市司法行政系统的“西伯利亚”之地,工作环境出了名的苦。 

当年,干部职工全部“蜗居”在矿山半山腰的草棚泥房里。深达数十米的“塘底”,常年石灰尘弥漫,炸石声震耳,酷暑时高温炽人,严寒时北风刺骨。一些刚来的年轻民警职工没干几天就打了退堂鼓,黄淑凌却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两年后,“特别能吃苦耐劳,特别踏实肯干,且管人有一套”的黄淑凌被调到了“一矿码头”大队。

这支独立大队距所部约3公里,面朝巴江河,背倚横沙村,是矿部唯一的“港口”,主要任务是组织劳改劳教人员把从“塘底”开采出的石灰石装运上船,再通过河运输送到外地,“用水难、用电难、出行难、劳教管理难、娶媳妇难”的困境广为人知。 

“工作没日没夜,风餐露宿、日晒雨淋、披星戴月,几乎没有节假日”。当年的码头大队,与黄淑凌同年调过来的王东生提起往事,眼圈湿润,“在码头的那十多年,他吃了许多常人想象不到的苦。一年365天,他几乎天天‘泡 ’到大队里。每逢节假日,他都会主动把与家人相聚的机会让给有需要的同事。一到过年,他经常会自掏腰包,买一些毛巾、牙膏、拖鞋等日用品给家庭有经济困难的劳教人员。我与他是几十年的老拍档,又是老邻居,对他最为熟悉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心里永远装的是别人,唯独没有他自己。” 

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黄淑凌矢志不渝地扎根坚持,一干就是20个年头,他也从最基层的带班员干到管教干事、副中队长、中队长、大队长,一步一个脚印地在“码头”成长为所里的中层领导干部。  

20191012162829219.jpg

曾外出追逃两天没合眼

鼓励年轻民警“干出不平凡” 

生于1963年的黄淑凌曾说起,他们那个年代的人身上总有一种特殊的精神和态度——“服从性”和“纯粹性”。 

上世纪80年代的劳教所,局限于当时的警力和管理手段,劳教人员逃跑的事件偶有发生。

黄淑凌就亲身有过两次外出追逃经历,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是去英德官渡抓脱逃劳教人员。黄淑凌通过线人掌握到有劳教人员逃到官渡后,二话不说带上一名民警就果断踏上了追逃的路。两人坐火车到官渡已经是晚上10点多,在没有其他力量支援的情况下,他们在当时环境偏僻、地形复杂的官渡奋力追捕,成功抓获脱逃劳教人员。 

完成追逃任务时,已是凌晨两点多。所里领导下达立即押解返回的命令,黄淑凌没作任何犹豫,立刻押上脱逃劳教人员踏上了回程的路。最终押送到单位时,两人已有整整两天没有合眼。 

后来,黄淑凌在回忆起这次追逃时还提到:“当时,我们根本就没去考虑危险不危险,很纯粹的想法就是,这是上级的命令,我必须要把脱逃劳教人员押回来,别说两天没合眼,就是两星期不合眼,也要无条件服从。” 

四监区监区长张杰荣回忆,“在一大队工作期间,无论是做普通民警,还是做大队领导,黄淑凌任何时候都冲在最前面、干在第一线”。除了每周基本都在单位上班,周末也会帮有需要的同事顶班。那时,他总是跟普通民警一样,对劳教人员“五清楚”永远都是熟记于心,对劳教人员“背后点名”随时可以信手拈来。 

“我看他作为中队主要领导都这么拼死拼活地在前面带头干,我还有什么不跟着干的道理”,现为五监区教导员的曾演威,回忆起当年刚到单位报到时,看到极端艰苦的条件和超高强度的工作任务,抱定了要走的决心。

时任中队长的黄淑凌却一再劝导他,做思想工作,以身垂范,逐步打消了他离开的念头。“今天回想起来,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他。当初,要不是他的挽留和受他精神的感染,我可能今天也不会成长为一名领导干部。”曾演威含泪说道。 

当时同为中队同事的七监区监区长陈瑶雄也记得:“就当初的那种环境,要不是黄淑凌中队长带着我们这么干,估计还会有不少人要想方设法离开这里”。 

“要把平凡的事业当作家业去干,脚踏实地,干出不平凡的业绩。”黄淑凌常常对年轻的民警们这样嘱托。 

手术后坚持工作

曾直言“更想站在岗位上倒下” 

在单位同事眼里,黄淑凌无疑是让人羡慕的。工作上他总是精力充沛、雷厉风行,家里有能干的妻子、可爱的女儿,生活幸福自足。 

可是从2001年开始,平静的工作生活却被打乱,黄淑凌的身体开始不断出现状况。他先后经历了6次大的手术,胆囊被切除,胸椎因钙化被嵌入金属进行内固定,2016年又被查出患有直肠癌,不得不再次实施直肠改道手术。 

监狱警力长期处在紧张状态,每个岗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深知这一点的黄淑凌不愿辛苦其他同事,每次手术后过后,他从未以术后需要休养为由,向组织提过请长假的要求。 

2016年,花都监狱刚好处在转型建设关键期,各项工作千头万绪。4月中,黄淑凌在得知监狱整体搬迁的消息后,尽管刚做完直肠癌手术,正处在术后恢复期,他主动申请上班。每天,身上绑着排泄袋,进出监管区至少4次,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黄淑凌坚持带领罪犯家属会见,为有需要的罪犯亲属宣讲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帮他们排忧解难。 

常人无法想象和忍受的病痛折磨压在黄淑凌身上时,他从未向任何人展现过悲观厌世的负面情绪,只有在提到钟情的监狱工作时,他曾向同事表露过担忧。

“我是一个经历了多次手术的人,现在的身体已经每况愈下,真不知道自己往后的日子还有多少。但是我希望老天能眷顾我,再多给我几年时间,让我在花都监狱能活着干到退休。我是看着我们监狱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所以我也希望花都监狱能看着我顺利地交出接力棒。如果实在不行,我只求上天不要让我躺在病床上离开,我更想站在岗位上倒下……” 

未承想,一语成谶。最后一刻不忘交代“迟点到单位”的他,单位却再也等不到了。 

采写:南都记者张林菲 通讯员穗司宣 魏骊冉 李维 

通讯员供图 

编辑:易福红

21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