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能走的宝妈刘虹​:生娃复出训练快虚脱了,就靠意志力

深圳大件事
原创2019-11-19 23:07

WechatIMG5.jpeg

32岁的刘虹凭借多哈世锦赛20公里竞走摘金,成为女子20公里和50公里竞走两项世界纪录保持者的历史“第一人”。10月31日,福田籍运动员刘虹回到“娘家”——将她培养成专业田径运动员的地方。接过了福田区为她颁发的50万元奖励金后,刘虹还为全民健身日的活动领跑,又去了两所学校宣传竞走知识。有限的时间内,行程的满溢程度让她只能间歇休息一会儿。简单休憩后,她便赶着启程回到北京的训练场,备战东京奥运会。


人物档案

刘虹,32岁,深圳福田籍竞走运动员,籍贯江西省吉安市安福县。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冠后,回归家庭。生女儿后,经过近半年训练,刘虹于今年年初复出,3场比赛都获得冠军,让她成为了世界女子竞走20公里和50公里的保持者。在获得了多哈世锦赛20公里的女子竞走冠军后,刘虹实现了个人竞走“大满贯”。


WechatIMG31574172183_.pic_hd.jpg


750x500_5dd3f758870e1.jpg


750x500_5dd3f75736964.jpg


谈 复 出 决 心: 

内心不舍赛场 

业余赛事成功给她满满信心

在多哈田径世界锦标赛上,刘虹以1小时32分53秒获得了冠军,这是继2011年和2015年世锦赛及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冠后,刘虹又一次代表中国站在了世界体育的最高领奖台上,她不但实现了个人竞走“大满贯”,还实现了中国竞走运动的新突破,创造了中国竞走运动的新历史。而这是她产后复出重披战袍拿下的成绩。早在2016年8月20日,里约奥运会女子20公里竞走,刘虹就以1小时28分35秒获得冠军。

刘虹冲击奥运金牌的心愿,让她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就有所尝试。彼时的刘虹处于巅峰时期,却只获得了第四名的成绩。为了弥补遗憾,刘虹又坚持了4年。可里约奥运会时,刘虹已经29岁了,在田径队里属于比较老的运动员。回忆起那次备战奥运,刘虹坦言,当时怀疑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么大年纪了,能不能承担这样的重任?”“能力是否依然能保持?”其实在2015年的国际田联竞走挑战赛拉科鲁尼亚站,刘虹就以1小时24分38秒打破了女子竞走的世界纪录。“那时候其实所有冠军都拿了,差奥运会就能实现自己的大满贯,当时非常有动力和欲望去夺冠。”

在成功拿下奥运金牌后,刘虹感觉人生很圆满了。“所有的奖牌都已经拿到了,应该休息了。”十几年的打拼备战,确实也让刘虹感觉到疲劳。同年,刘虹选择淡出一线,和刘学结婚。回归家庭的刘虹很快就怀孕了,2018年1月刘虹生下了女儿熙熙。

生孩子、奶娃,刘虹从怀孕、生产到坐月子期间,整个人都处于放松且享受的状态。“那会儿没想过要再回来。”

刘虹回忆,生孩子之前,她参加过不少社会活动以及业余比赛。作为田径运动员,她也很喜欢其他项目,但由于彼时需要专项化,所以没有机会去参加其他项目的活动。赶上自己退出的这段时间,正好也不用训练了,加上丈夫刘学此前在社会上也任教一些体育类项目,趁着休产假的日子,刘虹就开始投身到其他项目的赛事中去——铁人三项、越野比赛,刘虹都去尝试一番,“我觉得很有意思,让我的思想更开阔了,觉得自己的能力比想象中更强。”

那会儿刘虹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只是凭借爱好及天赋,也让她在这些比赛中收获了不错的名次。而这样的尝试,让刘虹更加确定,自己是有天赋的。

此外,刘虹还会关注竞走比赛,“时常会想我在场上会怎么比赛,还是很有冲动想要走上赛道。”

刘虹,32岁,深圳福田籍竞走运动员,籍贯江西省吉安市安福县。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冠后,回归家庭。生女儿后,经过近半年训练,刘虹于今年初复出,3场比赛都获得冠军,让她成为了女子竞走20公里和50公里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在获得了多哈世锦赛20公里的女子竞走冠军后,刘虹实现了个人竞走“大满贯”。

谈复出初期:

朝七晚八训练深夜还要起来奶娃 

“快虚脱了!”

决定复出以后,刘虹和先生刘学开始一同做计划。考虑到刘学是原田径队队医,也有体育行业的经验,加上刘虹也从事了十几年田径训练,对于自己的能力和训练能掌控,夫妻决定组成家庭小团队。“他做教练,我做运动员,起初是以这样的方式来进行。”

母乳喂养到六个月,孩子断奶后,刘虹开启了复出计划。50公斤的体重怀孕,生孩子的时候体重达到72公斤。刘虹回忆,生完孩子之后,“肌肉掉了,骨骼方面也需要调整,我感觉完全丧失了运动的能力。在刘虹看来,复出只能先从恢复体能做起。

刘虹不能随意吃外面的肉,在家基本只能吃一些简单蔬菜,“要么就是麻辣烫,要么就是蔬菜沙拉。”刘虹还需要安排满满当当的运动来恢复体能。早晨7点半开车去瑜伽馆,一小时的路程抵达后开练。练完瑜伽刘虹会去公园里面练专项,待到中午能吃个午饭休息半小时后,又开车去健身房,下午用于训练体能。“三个地方之间光车程就要4-5个小时,我每天是7点多出门,晚上快8点回家,到了晚上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由于那会儿孩子还没有完全适应断奶,所以晚上会起来照顾孩子,体能的消耗加上睡眠不足,让刘虹感到崩溃。好在十几年的运动积累,身体是有记忆的。她坦言,前三个月是最痛苦的,“就靠自己的意志力,必须克制自己。”

因为营养不够,刘虹机能指标算不上太好。但是好在体重掉得很快,一下子就瘦下来了。三个月后,刘虹的体重从56公斤降到了50公斤,体脂率达到20%,凭借的是和刘学一同摸索出的这套恢复方案,以及自己强大的意志力。

谈家庭团队:

丈夫帮她在技术体能上突破 

她感叹丈夫不容易

在训练中,刘虹也会搭配着参加一些业余比赛作为训练的内容,通过强度刺激,让身体尽快进入状态。和此前在国家队有人制定好计划不同,这次刘虹和丈夫只能自己来调整。

对刘虹来讲,从训练上她已经达到了竞走的最高水平,“家庭组”专攻她的薄弱环节。“从专项上来讲,吃苦、能力上都没有可以挑剔的了,我们就决定从技术上、体能上来提高。”

在国家队时,刘虹每天要走二三十公里。为了提高刘虹的体能,二人决定减少训练量。“以前是上下午都练,现在是一上午的专项练习,下午就做恢复训练,比如瑜伽之类的身体灵活性的练习。身体机能的提升其实对我的恢复更有帮助。”回想这一年的训练,根本达不到刘虹以前的量。但是今年的成绩依然能很快回到以前的状态,验证了二人的训练思路和方法是成功的。

“在国家队其实运动员只要做好自己的训练”,而这支家庭团队,丈夫刘学既要兼队医,帮助刘虹按摩、恢复,当练得累了的时候刘虹也有情绪,刘学还要负责开导,“觉得他真的是不容易。”

从奥运夺冠到逐渐淡出赛场,刘虹结婚生子后,一直为复出做准备,直到今年1月才重返赛道。

复出后的刘虹连续参加三项比赛,都拿到了冠军。今年1月1日中国香港一项20公里竞走比赛中,刘虹时隔两年4个月后重返赛场,以1小时30分43秒夺冠,拿下职业生涯第25个冠军。2月17日,日本全国锦标赛男女20公里竞走比赛,刘虹以公开组嘉宾选手身份参赛,以1小时27分56秒获得冠军,比国家队杨家玉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夺冠成绩还出色。而在今年3月2019全国竞走大奖赛的50公里比赛中,她又以3小时59分15秒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

谈选择深圳:

曾为缓解家庭经济压力来

却意外收获专业训练方法

说起多哈世锦赛夺冠,刘虹认为和早年在深圳训练分不开,两地同属高热气候,深圳的专业化训练让她比其他人能够更快适应比赛的环境。

32岁的刘虹是江西安福人,2002年成为福田区引入的体育人才。说起自己的天赋,刘虹认为可能和家庭环境有关。生长在江西的农村,有山有水,“那时候体育锻炼特别多,学习压力又不大。”刘虹回忆,自己的童年生活基本是在河里游泳、爬山中度过的,“所以锻炼得身体很强壮,身体条件肯定会更好。”

2002年,初中毕业的刘虹面临两个选择——进入专业队或者上高中考大学。刘虹的大哥也是练竞走的,初三毕业就进入了江西省专业队。由于家里有三个孩子,大哥在省队的学费和生活费,让这个家庭需要贷款才能供得起。“如果我再进入省队,就要供两个人,我妈觉得比较困难。”

碰上了省运会时,因为教练的身体缘故,竞走队需要解散。“我突然就没有方向了,因为那会儿已经预备进入省队。”正好福田区体工队的教练来江西选拔苗子,“他就看上我了,问我愿不愿意来深圳。”

深圳这个城市,刘虹从村里打工的人嘴里听到过,都说深圳好,是个大城市。但听说来深圳不用交钱,学费伙食费都省了之后,刘虹更心动了,“如果练得好还能进队里发补贴,这能缓解家里的经济压力,第二天就送我到深圳来了。”

进入体工队后,要试训三个月,表现好才能留下来。“当时很努力,一定要留下来。”刘虹作为最小的运动员,只能参与少年组的比赛,“我经常是自己一个人练,深圳是非常高热的环境,还要坚持长距离运动,有一定的不适应。”凭借着对梦想的坚持,刘虹坚持了下来,3个月之后变成正式队员,成功落户福田。“正好赶上深圳的市运会,我参加3000米跑还拿了第一。”

此时,刘虹感到对未来更有憧憬和梦想了。对刘虹而言,成为一名专业的竞走运动员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是在深圳度过的,“当我进入专业化的时候,真正从事竞走这个项目,是深圳给了我正确的训练方法。”

谈 复 出 初 衷:

希望自己当妈妈后成功复出

能让更多人知道竞走

为什么要复出?刘虹直言是为了推广竞走。刘虹回归之后,也有人跟她提出过,去办竞走学校、做推广之类的活动。但刘虹清楚,竞走的普及度不够,市民就不会有兴趣参与。“所以我觉得唯一能做的,就是扩大我自己的影响力,让大家更快地了解竞走。”

刘虹也在国外待了几年,看到了很多女性运动员在生了孩子之后,依然可以回归赛场,创造了很好的成绩。另一方面,刘虹考虑到自己生了孩子后,如果成功复出,“孕妈”运动员话题性会让她更受关注,“我需要这个热度,大家只有关注我,才能让竞走的热度走得更远。”

活动后,刘虹和刘学搭上了前往北京的航班,备战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刘虹表示,“2016年我已经拿到了奥运冠军,这次是我产后复出,再回到了这样的赛场,和队友一起并肩作战,为祖国征战,从荣誉上来讲非常高兴,希望能为中国创造更多的辉煌。”

声音


“(恢复训练的)三个地方之间光车程就要4-5个小时,我每天是7点多出门,晚上快8点回家,到了晚上都感觉整个人快虚脱了。”

——刘虹说,复出训练那段时间,由于孩子还没有完全适应断奶,晚上会起夜,体能消耗加上睡眠不足,自己曾经感到崩溃。她坦言,前三个月是最痛苦的,“就靠自己的意志力,必须得克制自己。”

采写:南都记者 张馨怡

摄影:南都记者 刘有志

编辑:陈欣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