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小圈

军迷圈

1.14亿人气

“旱鸭子”带头跳水、“兵王”博学到可怕,走近导弹发射先锋营

军情集结号
原创2019-12-03 08:08

火箭军某旅导弹发射一营组建于1997年3月,是某型号常规导弹部队“种子营”,当年组建当年首发,至今成功发射45发导弹。2005年被中央军委授予“导弹发射先锋营”荣誉称号。近日,南都记者来到这支部队,探寻他们22年来的“制胜秘籍”。

WechatIMG142.jpeg

导弹发射。 王杰 摄
“记得捞我一下”,硬着头皮也要带头跳高台

记者在营区近距离观看了先锋营战士们进行“猎人”极限训练。这是火箭军借鉴特种部队的一种训练方法,官兵们需要爬天梯、举圆木、跳火圈……是对体能和心理素质的高强度检验。

随着一声令下,营长潘少明一马当先,率领战士们向一个个障碍冲去。其中,高台跳水障碍需要官兵们利用绳索攀爬到4米左右的高台,再从另一侧跳入下方的深池中。官兵们纷纷像下饺子一样熟练地纵身一跃,水花四溅。

XFY_0020-泅渡。王杰摄.JPG

高空跳水。王杰 摄

训练结束后,教导员乐焰辉向记者透露了一个让我们有些意外的“小秘密”:“其实我们营长原本是个‘旱鸭子’。”想起营长方才熟练的动作,我们看不到半点犹豫。

“为了给大家带个好头,他总坚持第一波跳。第一次他试跳之前还嘱咐我,入水之后游不起来的话,记得捞他一下。”乐焰辉回忆道。

“作为营长,我肯定要争取跳第1波。你不跳下去,你怎么要求别人去练了。所以也是做了一个心理调整,眼睛一闭,往下跳了再说。知道同志们在底下会保护你,心里面还是比较有安全感,这样反复练个两三次,基本上问题就克服掉了。”营长潘少明坦言。


对于先锋营的干部骨干们来说,当先锋打头阵已经成了一种自觉的使命。在“猎人”极限训练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带队的营长教导员,还有40岁的老班长和刚下连的新兵。这个选训科目成了先锋营官兵们给自己的“磨刀石”,在这里打磨意志体魄,没有一人退却。

“旅宝”、“兵王”何贤达,从炊事员到客座教授 

在“猎人”训练的队伍里,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引起了记者注意。这是一位40岁的老班长,在硝烟泥泞中攀云梯、跳高台、举圆木,一丝不苟地通过每一个障碍。他就是战士们反复提到的“旅宝”——“导弹兵王”何贤达。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见到何贤达之前,我们就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奇故事”。入伍最初定岗在炊事班,却不甘现状,挑灯夜读,终于当上转载号手;随后他又首开先河,凭借自学的过硬本领当上某型导弹任“1号手”,成为按下导弹发射按钮的“第一兵”;2012年,他大胆建言由士官担任发射指挥长,并苦学精练通过严格的资格认证考核,成为首批士官发射指挥长……

“有本事、有境界、有格局”这是记者在他的战友口中听到得最多得描述。在采访中,朴实、谦逊、真诚是记者对他最直观的印象。谈到过往取得的成绩,他总是腼腆而低调。但在谈到换型导弹接装、新战法演练对抗这些话题时,他的眼里会透出明亮的光彩。

截屏2019-12-02下午12.49.29.png

何贤达接受南都记者采访。 莫倩如 摄

“接装时我几乎是以‘朝圣’的心态去的,真的就是这么向往。”何贤达回忆起作为首批赴厂家跟岗见学的一员第一次见到某新型导弹时的情景,依然激动不已。这位40岁的老班长就像年轻人一样如饥似渴地学习新型导弹的相关知识,掌握原理和操作方法,常常沉浸在解开难题、掌握新知识的喜悦里,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是凌晨。

IMG_1234.jpg

火箭军士官学校给何贤达颁发的客座教授聘书。 莫倩如 摄

记者了解到,上军校一直是何贤达的一个梦想,但却因执行重大任务而错失了机会。令人欣慰的是,在采访的最后我们得知,今年教师节,他刚刚收到了火箭军士官学校客座教授的聘书,将在不久后登上讲台,给学员们讲课。火箭军某旅的这位“旅宝”、“兵王”,将给更多士官带去言传身教的影响。

“后起之秀”谢中华:何班长博学到“可怕”

在先锋营有两个发射连,一连有“兵王”何贤达班长,二连也有“后起之秀”谢中华班长。2017年,在一次旅里的军事技术比武中,谢中华在5个月里掌握里所有专业的“三路图”,熟练处理超过一百个特情故障,谈到那时备战的状态他提到:“那段日子我满脑子都是:今天看的电路是怎么来着?净想着多学点知识。”终于,他在所有指挥长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

即使已经成为连里公认的技术大拿,谈到何班长,谢中华的评价依然让我们意外。

“我其实也对他还挺害怕,不是说他训人害怕,而是他掌握的原理知识的程度,我们难以超越了,这人太博学、太厉害了!太可怕!”谢中华的一翻绘声绘色的描述让记者忍俊不禁:“我们何班长,他性格挺开朗,但也确实挺可怕。以前他带我的时候,总喜欢给我们抛一个小问题,要让我们去思考,去拓展思维层次,通过这个问题去掌握一些原理。但是以前他找出这些问题,对我们来说都太难了。”

岗位调整从头再来,梦想的实现方式不止一种

在采访中,记者深切感受到先锋营官兵对于导弹的热爱。每一名官兵都把能将导弹送上蓝天当中使命和荣誉。但是,即使是在发射营,依然有一些距离导弹发射比较远的岗位。加上先锋营组建以来先后经历了4次编制调整、1次装备换型,每次都会面临很多抉择和挑战。

高级士官汪明喜是全旅公认的“瞄准王”,但是每次实弹发射任务都没能抽到发射,在“金牌备份”的位置上一熬就是十来年。在他终于实现发射梦想后,因为装备换型,他又调整到了指挥长岗位,40岁的老班长要和新兵一样从头加班加点学专业,就连在极寒高原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忘把教材带上抽时间学习。今年,他顺利通过指挥长认证考核,成为某新型导弹首批士官指挥长。

XFY_0012-发射一营注重发挥种子选手的酵母作用,引导各类标兵搞好传帮带。图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何贤达和战友一起破解难题的情景。王杰摄.JPG

何贤达、段启军与战友一起破解技术难题。 王杰 摄

三级军士长段启军也是有着深厚“导弹情结”的发射号手,从供气号手,到发射车司机,从一级操作号手,到旅里第一批全岗操作号手。16年来,他与导弹结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缘。去年年底,由于岗位调整,他从发射专业转入到战斗勤务保障专业,专业上出现了非常大的跨越。

和很多战士一样,段启军对于直接将导弹送上天的发射专业特别有感情。转岗之后,刚开始心里难免还有些落差。但他随后很快调整过来。“我感觉,更重要的还是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也不能局限于自己精通的专业,要拓展到整个其他方面,做一个对单位建设发展有用的人。”段启军表示。 


采写:南都记者 莫倩如

编辑:莫倩如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莫倩如2748W
南方都市报记者
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如需使用需经书面授权。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