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小圈

军迷圈

1.97亿人气

逝者:火箭军工程师的40岁生命轨迹

南方都市报 • 军情集结号
原创2020-01-20 19:13

今年春节前夕,火箭军下发红头文件,将某旅任务规划队原队长邱黄成表彰为“十大基层好主官标兵”“优秀共产党员”。然而邱黄成却永远无法登台领奖了,那个加了黑框的名字,留给人们深深的怀念和追思。

邱黄成是一名平凡的战士。除了尽职尽责地做好本职工作外,他没立过什么赫赫战功,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

在部队岗位晋升方面,他也并非一帆风顺。入伍22年,从排长、连长晋升到营长,又担任技术岗位的站长、队长,类似抛物线的轨迹似乎不太符合军官的进步路径。

为什么人们还是叫他英雄?

3-13即将踏上新征程.jpg

年轻的邱黄成即将踏上新征程
成于专注

邱黄成的微信名叫“成于专注”。

他的确是个专注的人。接触过他的人都说,邱黄成对待工作的认真劲头在全旅是出了名的。

邱黄成生前在火箭军部队的最后一个岗位是任务规划队队长,负责导弹发射相关数据的测算。2014年初,部队组织战场勘察,别的营只是按照惯例把主要道路和阵地熟悉一遍,担任发射六营营长的他却要求大家出发前搞好图上作业,勘察时跑遍所有点位,详细记录沿途每座桥梁隧道、每个显著地标,采集了上百组几千条作战数据,并形成详实完备的勘察报告。

邱黄成总共测算过3万多条火力数据,无一差错。他牺牲后,战友们整理他的指挥作业包,发现他密密麻麻记录了每次作战值班交接的部署安排、每项重大任务的工作日志、每回军事行动的总结检讨。

他的细致和专注让旅政委曹耀生印象深刻:“他确确实实是一个严谨细致的基层指挥员。”

入伍22年来,邱黄成先后17次参加战备演习、实弹发射等重大任务,参与发射导弹45发,荣立三等功2次,被评为火箭军“基层好主官标兵”、基地专业技术尖子、旅训练标兵等荣誉。

2-02阅兵留念_meitu_2.jpg

参加阅兵留念
连长-营长-队长

在担任火力计算站站长前,邱黄成是发射六营营长。从营长到站长,意味着从指挥岗位到了技术岗位、从主战分队到了保障分队。后来随着编制调整,火力计算站整编为连级的任务规划队,邱黄成的职位从站长调整为队长。

在常人看来,这意味着邱黄成的发展前程蒙上了一层阴影。

有人替他着急,为什么官越当越小?在战友们眼里,邱黄成的军旅经历成绩出色:当发射连长3年,连队年年是先进连队,曾3个月内2次荣立三等功,开创某型导弹夜间发射先河;当发射营长,他提出破除和平积弊从练“胃”开始,探索规范野战食品食用训练,提升了部队实战生存能力。

但火力计算站站长一职又尤为重要,导弹发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火力规划决定着导弹航向,对指挥和技术两方面能力要求都很高,领导们认为,邱黄成是合适的人选。

曹耀生政委和旅党委一班人找邱黄成谈话,曹耀生回忆,那次谈话出奇的顺利,没等他把调整的理由说完,邱黄成就表示理解,坚决服从安排。

邱黄成果然也不负众望,2016年,邱黄成顺利晋升为专业技术九级,还评上了工程师。

在战友们的印象中,邱黄成从没有过抱怨。卫生队队长宋志普的爱人与邱黄成的爱人曾在同一个单位,两家私交密切。宋志普回忆,两家聚会时,饭桌上谈到工作的话题,他有时难免跟朋友发发小牢骚,但从没听邱黄成说过一句抱怨的话,反倒经常开导他放平心态。

在宋志普看来,邱黄成像个老大哥一样,总喜欢讲一些做人做事的大道理,这些道理从邱黄成嘴里说出来非常合适,因为“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邱黄成有记日记的习惯,他曾在日记中写道:“圆规为什么能画圆,因为脚在走,心不变;有些人为什么不能圆梦,因为心不安,脚不动。”

他的战友认为,这句话就是邱黄成对初心最好的诠释。

2-07西北驻训_meitu_1.jpg

西北驻训
病魔突然降临

去年6月,邱黄成病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月初,他在高原驻训,持续低烧半个月他一直没当回事,一天凌晨,正在加班的他突然感觉眼前模糊,右半身失去了知觉,一头栽倒下去。

邱黄成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没告诉家人,独自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跟他说可能是脑梗。他想,赶紧把病治好,下半年部队还有工作等着他。后来,医生让他住院,他不断打电话劝阻妻子和战友前来陪护,理由还是不想麻烦别人。

然而,情况远比他预估的严重。进一步检查后,医生发现他头里长了3个恶性淋巴瘤,情况危急,需要马上住院手术,他这才同意陪护。

“邱黄成是一个特别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临走前还一直在为别人考虑。”他的战友吴启平称。在邱黄成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里,吴启平一直陪护在他身边。“现在想起很多细节,我的心里还不好受。”

吴启平回忆,邱黄成尚能起身解手时,半夜总是悄悄按下护栏,一个人举着吊瓶上厕所,生怕惊醒别人。邱黄成对前来看望他的战友说的最多的话是,“赶紧回去吧,别误了工作”“不要陪我了”……

邱黄成爱吃鱼。一天,看他状态不错,妻子周慧晶问他想不想吃鱼,他反而问道:“你们想吃吗?想吃我就陪你们去。”吴启平看到这一幕很受触动:“我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在问我们想不想吃,还在优先考虑我们的感受。”

病魔没有给邱黄成留太多时间,发病以后,病情恶化的速度让医生都始料未及。宋志普回忆见邱黄成的最后一面,9月3号下午3点多,邱黄成处于半昏迷状态,昔日阳光俊朗的脸庞已经被折磨得脱了相,他被尿憋醒,陪护扶着他上厕所,回到床上后,他对宋志普颤颤巍巍地说话。做了开颅手术后,邱黄成的语言表达很艰难。宋志普把耳朵凑近,听了半天才听清几个字。

“回去训练。”成为了邱黄成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2019年9月15日,邱黄成的生命轨迹永远停留在了40岁。

3-28帅气一寸照.jpg

刚入伍时的邱黄成
朴实无华的香樟树

邱黄成被人们称为平凡的英雄。

“在我们营区里最多的就是香樟树,四季常青、郁郁葱葱,像我们单位一茬茬官兵一样,默默无言又生生不息”,他的战友汤剑说,“邱黄成就是这其中一棵朴实无华的香樟树,扎根沃土、芳香四溢。”

部队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胡桂和评价邱黄成,7个岗位的任职经历,让他掌握了两个型号十几门专业技能,每一项工作都干得很出色。一直以来,他无论是当指挥员、战斗员,还是当技术员,都始终保持了激情满怀、斗志满格的冲锋姿态。

“强军兴军的蓝图上,辉映着一名名官兵的冲锋姿态,他们天天坚守战位,箭在弦上,看似平凡,实则不凡。”胡桂和称。

“这是一个普通的身影,也许散发的光芒并不耀眼,留下的足迹并不闪光,正是因为我们身边有了千千万万个像他这样的同志,甘做强军征程上的铺路石,才能支撑起强军事业大厦。”汤剑说。

邱黄成走了,用一个战士冲锋的姿态跨越生死之界、铸就壮烈之美,化作营区矗立的一棵棵香樟树,永远陪伴着他的战友。

 

南都记者林方舟 通讯员赵永胜 樊坚

编辑:潘珊菊

3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