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个屏幕亮起,佛山最美逆行者笑脸点亮夜空!愿平安,盼凯旋

南方都市报 • 南都佛山
原创2020-02-24 21:27

新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人们生活的节奏。在这场战疫面前,佛山医护人员冲在防控救治最前线。佛山先后派出4批医疗团队驰援武汉,目前共有351名来自佛山的医护人员在湖北昼夜奋战。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佛山市第四人民医院两家定点收治医院,从全市五区抽调而来的医疗精锐同样奋战在救治的一线。

屏幕快照 2020-02-24 20.07.07.png

2月24日晚上8时,南方都市报与佛山市委宣传部、佛山市文明办、佛山市卫生健康局携手推出佛山全城为最美逆行者亮灯的加油行动。佛山五区多处地标建筑的户外LED大屏幕上同时亮出他们的笑脸。据初步统计,佛山中海环宇城、佛山创意产业园、佛山印象城、南海万科广场、南海印象汇、顺德印象城、顺德美的置业广场、顺德华侨城、碧桂园总部新翼广场、三水万达广场、冠军城、三水新动力广场、三水广场高明美的户外LED屏等多家单位响应,首批全佛山50个LED屏幕为最美逆行者亮灯。

DSC03116.JPG

中海环宇城
顺德华侨城.jpeg顺德华侨城

WechatIMG136.jpeg

佛山印象城

创意产业园2.jpg

佛山创意产业园

三水冠军城.jpeg

三水冠军城

屏幕快照 2020-02-24 20.30.59.png

高明世纪广场

高明荷城广场.jpeg

高明荷城广场

全城刷屏的是一组让人动容的照片。2月22日,南方都市报特派记者钟锐钧为佛山驰援武汉的医疗团队拍摄了一组肖像。那是39张奋战在武汉抗疫一线的佛山医护人员摘下口罩的照片,一张张温暖的笑脸上布满压痕,令人心疼。

防护服穿几个小时,人就变样子了:湿透的全身,几乎被耗尽的体能,脸上的压痕,有时久久不褪。但这些面孔依然是最美的:快乐,平静,自信,坚定……他们有的非常年轻,有的已经历过上一次战役的洗礼。他们是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朋友。他们有所爱的人,也有人爱他们。他们说,自己不是英雄,这只是他们的工作。

屏幕快照 2020-02-24 20.59.53.png

屏幕快照 2020-02-24 21.01.16.png

屏幕快照 2020-02-24 21.02.27.png

屏幕快照 2020-02-24 21.03.46.png

屏幕快照 2020-02-24 20.54.56.png

姓名:赖青仪

单位:广东省人民医院南海医院

出生年份:1996年


觉得好搞笑,有点后悔当时没有控制好表情,好像有一点点忧郁,平时拍照都是自拍,都会控制好自己的表情。

到武汉已经十多天了,刚开始穿防护服时,会很不方便,因为比较大,总会担心鞋套的位置会掉,又戴了两层口罩,会觉得比较闷热,但很快就适应。有一次袖口的胶带勒得很紧,到病区后,袖口的位置一直很痛,我以为有伤口,出仓后才发现手被勒红了,过了一天才完全消散。一次值夜班,其中一只耳朵被N95的胶带压住了,也是在病区里才发现的,在这里就不能再动身上的防护用品,一动便会增加暴露的风险,只能忍着。

到现在父母都不知道我是主动报名的,他们一直以为是医院的安排。刚开始报名时也不知道需要那么多人,也不知道会派出哪里。我主要是想着自己刚毕业,到前线可以多积累临床经验,同时还能用自己的专业帮助更多人。我从小比较独立,父母知道我要出发去武汉,只是说,需要去就去,听安排,注意安全。

希望很快可以不用戴口罩,能真真正正游一次武汉。我已经好多天没有喝过奶茶了,希望可以喝一杯奶茶。


屏幕快照 2020-02-24 20.55.50.png

姓名:周瑞

单位:南方医科大学南海医院

出生年份:1994年


第一天进去病房的时候,那个勒痕特别明显。我皮比较糙,涂了药,耳廓上还是有轻微的伤,女孩子就更严重了。挂耳式的N95口罩很紧,带上去5分钟就会勒着耳廓会发疼,但是穿上防护服以后又不能调整了,常常要忍痛5、6小时。

看到病房里每一个患者都努力地配合我们的工作,都表现出那种对生命的渴望,我就觉得这些都没什么了。有一天去查房,有个患者说:“你们大老远来就我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我心里就特别触动,我觉得我能来这里,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他们,真的很开心。

还记得13号那天凌晨,我接到医院通知让我来武汉,我填好了所有表格以后才打了电话跟爸妈说。他们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有些事总要有人做,年轻人就该去做一下,注意防护就好。


屏幕快照 2020-02-24 20.57.14.png

姓名:陈淑彦

单位:佛山中医院

出生年份:1993年


第一眼看到自己的照片,说句真心话,很丑啊,脸上的压痕太明显了。

我个子比较娇小,脸也比较小,分发下来的护目镜对我来说都比较大。护目镜比较大,就压得我很痛。尤其是会压得头痛,有时需要去厕所重新调整一下。记得第一天穿防护服值班的时候,最后一个小时有点撑不住了,说话都在喘气。

第一天来到武汉,坐着大巴去酒店的路上,看到曾经车水马龙的城市,因为疫情变得很安静,很心疼。在医院值班,看到病人也很心疼。在病房里有的是一家几口人都住进来了,有的是至亲已经离开了,只剩下自己在跟病魔作抗争。这时候,我就更加懂得亲情的重要性。我父母不想我来武汉,他们担心我,但最后还是尊重我的决定。现在父母每天在电话里都反复说一句话:要保护好自己,做好防护。等到疫情结束了,我想带着全家人去旅游,好好陪伴他们。

屏幕快照 2020-02-24 20.57.56.png

姓名:罗少芳

单位:佛山市南海区人民医院ICU副主任护师

出生年份:1983年

怎么那么丑?但还是值得的。等疫情过后,就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去了。

以前我们在ICU病房的时候,也会穿防护服。但来到武汉后,我们佛山医疗队接管的病区重症病人比较多,所以在防护方面上做得更加充足。我们现在都是穿了两层防护服,所以很闷热。有时候帮病人翻身,调整体位时,就会出现缺氧、气喘。值一个班下来,明显感觉比较疲惫。同时,戴护目镜必须把松紧带勒紧了,才不会漏气。我可能脸比较瘦,护目镜把颧骨上的皮都磨破了,洗脸的时候会有点痛。

我先生也是医护人员,当初就商量着,我们两个人要有一个到前线支援。我是在医院ICU工作的,所以最后我去了,我先生就留在后方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小孩。最大孩子是7岁,出发前我跟她说:“妈咪是去武汉打败那些病毒,等我回来。”我希望疫情能够早点结束,在这里每天都是吃饭盒,好想念家里的饭菜,想回家吃“住家饭”。

屏幕快照 2020-02-24 20.58.49.png

姓名:陈淑宾

单位:南海区妇幼保健院

出生年份:1994年


这张照片拍的是最真实的我了,笑起来有个梨涡,还有一种下班以后很放松的状态。

有一次上夜班,天气很冷就多穿了一件衣服,再套上防护服,又困又热,呼吸困难还头痛。还好2个小时忙下来,这些症状就缓过来了。现在最感动的是,每天在病房都能感受到患者的乐观,他们对战胜病魔很有信心。知道我们是从广东来的,都很体谅我们的工作,记得有个阿姨还跟我说:“我希望你们都好好的,都要健康。”这让我很感动,尽管工作很忙很累,但真的没什么负能量了。在武汉,我写下了入党申请书,希望有什么紧急状况都能冲锋在前,为国家人民做点贡献吧。

每天下班以后,都会跟家人视频,尤其是爸爸。以前,我们的各自出远门、出去工作都没有电话报平安的习惯,爸爸对我很放心的,从来没有说过担心我的。这次来武汉,他让我每天都要跟他视频,他总担心我是不是瘦了,吃不好。我就每天都给他发我们伙食的照片,其实我的脸很大的,哪会瘦。

       

这世上没有天生的英雄,有的是一个个平凡人,在逆境中站出来,挡在其他人面前。

2月24日晚8:00起,佛山全城亮灯为最美逆行者加油,期盼春暖花开之日,你们平安凯旋!


总策划:梅志清 戎明昌
执行策划:陶然
统筹:尹冀鲲 何惠文 吴曦 关健明
采写:南都记者 何惠文 关婉灵 杨韵仪 胡嘉仪
摄影:南都特派记者 钟锐钧
设计:李毅然

编辑:何惠文,杨韵仪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滚动更新:最美逆行者海报全城刷屏,佛山人请抬头看夜空中最亮的星

94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
南都百科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