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小圈

关于健康的那些事儿

3.26亿人气

广东90后教师赴伊拉克当翻译:随专家组进感染区,出行穿防弹衣

南方都市报 • 南都即时
原创2020-03-24 13:38

海外抗疫广东元素.jpeg

“某天凌晨两三点听到几公里外传过来轰鸣爆炸声,瞬间睡意全无。”作为阿拉伯语翻译,近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日语学院、亚非学院(筹)阿拉伯语系讲师艾河旭和抗击新冠肺炎的中国专家队伍一道,踏上了伊拉克的国际战“疫”征途。

WechatIMG520.jpeg

据了解,截至3月7日,伊拉克境内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6例,死亡4例。3月7日下午,应伊拉克方面的请求,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派遣志愿专家团队一行7人从广州飞赴巴格达,携带核酸检测试剂盒等医疗用品和设备、中成药等人道救援物资,支援伊拉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志愿专家团队由广东省红十字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上海联影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的人员组成。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日语学院、亚非学院(筹)阿拉伯语系90后讲师艾河旭被临时选派为随队翻译。

3月23日,身在伊拉克的艾河旭接受了南都记者采访,他介绍,虽然他此前参与过多场国际会议的翻译,但此次前往伊拉克,还要面临快速攻克新冠肺炎等相关医学术语,适应伊拉克当地方言等挑战。

目前,伊拉克安全形势堪忧,艾河旭介绍,对当地常有的爆炸声、枪声已经习以为常,某天凌晨两三点,他被几公里外传来的轰鸣爆炸声惊醒。专家团队出行需要靠当地卫生部的礼宾司全副武装后,开保卫专车护送。路途中还要穿戴头盔和防弹衣。

他告诉南都记者,此前武汉疫情暴发时就在思考能否做点事情,“没想到,在国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我所学的专业能真正发挥作用”。

【对话】

南都:什么情况下接到去伊拉克的通知?

艾河旭:3月5日傍晚,我收到通知去伊拉克当翻译,当时我还在乌鲁木齐的哥哥家里。我有些意外,但时间紧急,没有太多时间让我去考虑安全或其他方面的问题。领导通知3月6日集合,我得马上打包行李赶到广州准备出发伊拉克。

伊拉克当时当地疫情尚不明晰,存在暴发风险。不过,跟随中国医学专家一起出国,而且带了足够的防护物资,我不是太担心感染方面的问题。我知道此行任务特殊且艰巨,学校能派给我这个任务,我觉得完全可以完成,并且义不容辞。

WechatIMG521.jpeg


南都:这次你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艾河旭:我的主要任务是做好专家团队的翻译工作,当然,也要参与专家团队的一些基础工作,比如实验室的改造、每日整理中国专家团队的工作报告等。

中国专家团队会协助伊拉克当地出台新冠肺炎控制方案和临床诊疗指南;协助伊方医院建立核酸检测试验室、生物分子实验室,安装医用CT机等相关设备,以提升伊拉克新冠病毒检测能力。

南都:这对你来说或许是一次全新的翻译经历。

艾河旭:我参与过多场国际会议的阿拉伯语翻译,不过这次来伊拉克面临两个此前从未遇到的挑战。

一方面,翻译过程中涉及大量的医学术语,我需要快速学习掌握,对此,我在刚到伊拉克的前几天,利用晚上工作结束后的时间“充电”,通过阅读国际新闻掌握相关医学术语的使用方法。我在翻译工作中,把某些难懂的医学术语用日常表达转译,尽可能快速而精确地将我国专家团队的意见传达给伊拉克工作人员。

另一方面,我是第一次来伊拉克,第一次接触伊拉克口音。多数阿拉伯国家都有各自的地方方言特色,各方言间差异巨大,所以翻译中要适应伊拉克当地的方言习惯。还好,近期翻译工作中,还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翻译工作顺利进行。

南都:作为随队翻译你应该不可避免地要进入医院感染区、实验室等地。

艾河旭:是的,我也需要像医护人员一样,做好三级防护,包括穿防护服、护目镜、鞋套等,有时需要穿戴这套“装备”持续七八个小时。因为口罩和护目镜的封闭性很强,我的鼻梁曾被压出深深的印痕,发脓红肿。

之前对于防护服的认知仅限于对医护人员的新闻报道里出现的描述,当自己穿上这个身衣服时,实实在在感受到一线医护人员的不容易。

南都:据你观察当地防疫情况如何?

艾河旭:由于疫情,当地已经出台了戒严令,居民非必要不允许出行。我们在户外时,鲜少会遇到当地居民,有时候碰到了他们会问我们有没有多余的口罩。我们了解到当地居民已经很有新冠肺炎的防控意识,他们明白特殊时期非必要不出门,也知道口罩的重要性。

WechatIMG522.jpeg

穿着防护服时,艾河旭(左一)的鼻梁曾被压伤发脓。

南都:除了疫情,伊拉克目前还面临着严峻的安全形势,你们如何确保出行安全?

艾河旭:这里的安全状况确实堪忧。我们住在机场附近的中石油基地,房间里都配备防弹衣。这里的街道上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巡逻。

我们是在当地卫生部的礼宾司全副武装、开保卫专车护送之下到达实验室或医院,车程来回两个小时,路上我们还要穿戴头盔和防弹衣。我们极少单独行动,更不敢自己打车。

南都:具体有哪些情况?

艾河旭:这里经常有爆炸声、枪声、发射榴弹的声音,但来这里半个多月,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还记得3月中旬专家组在当地的社区传授疫情防控和个人防护知识时,周边就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我们团队还有成员散步时遇到附近有人开枪,深夜里也经常能听到爆炸的声音。某天凌晨两三点,我迷迷糊糊起床上厕所时,突然听到几公里外传过来的带有轰鸣的爆炸声,瞬间睡意全无。

因为我在埃及留学时也经历过当地的动乱,所以遇到伊拉克的战乱,不是非常害怕,只是在想,这些从早到晚都在发射炸药的人,都不睡的吗?

南都:家人怎么看待你此次前往伊拉克执行任务?

艾河旭: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至今没有告诉他们我在伊拉克,只是和他们说随领导出国了。我哥知道我来伊拉克的事,每隔两三天会给他发信息报个平安。

实际上忙的时候除了睡觉和吃饭都在工作,晚上下班后还要写当天的工作报告,只能抽空给家人发个信息,周末找个时间跟家里人视频聊聊天。

南都:你怎么看待这次赴伊拉克的工作经历?

艾河旭:当然,这必然是一次终身难忘的经历。此前武汉疫情暴发时,我就在思考我是否可以做点什么。我是学阿拉伯语出身的,没想到,在国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我所学的专业能真正发挥作用。

我想向所有学习阿拉伯语或其他小语种的同学们分享一点,当我们掌握一门语言之后,不要局限于文学或学术方面的翻译,可以尝试在医学等不同领域发挥作用。

另外,在这次工作中,我也明确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不是一个国家的事,而是全世界的事,国与国之间的守望相助对全球疫情防控有很大的意义。

专题统筹:南都记者 向雪妮

采写:南都记者 黄小殷

编辑:向雪妮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青春蓬勃力量
海外抗疫中的广东元素

36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