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小圈

人工智能讨论组

4576万人气

北京重启二级响应之后:社区加强封闭式管理,刷脸进出或成常态

南方都市报 • AI前哨站
原创2020-07-01 20:59

6月16日深夜,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

随着北京重返“战时状态”,全市社区恢复封闭式管理。为了落实防控措施、更高效地完成身份核验、体温检测等工作,一些社区启用人脸识别设备。

日前,南都记者走访数个小区,了解“科技防疫”的实际效果与居民的使用体验。疫情防控需求加上社区智能化、精细化管理的发展趋势,人脸识别设备或将在未来进一步推广,成为各地社区的标配。

应用现状:

北京疫情防控再度趋严 人脸识别设备受“重用”

6月上旬新发地出现聚集性疫情之后,北京的疫情防控态势再度紧张。测温、查证、验码、登记,又成了社区工作者的日常。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增加人手,不少社区用上了科技防疫手段:通过“人脸识别+人工值守”的方式,完成测温、查证等工作。日前,南都记者走访了北京西城区的教场口街二号院等小区,了解“科技防疫”的实际效果与居民的使用体验。

“体温正常,36.3度,识别成功。”在教场口街二号院,人脸识别设备不仅能核实居民身份,还能即时测量并通报体温。

教场口街二号院门卫告诉南都记者,居民须通过小程序录入手机号、人脸照片和实际居住信息。后台工作人员审核通过后,居民即可刷脸进出。

就他的实际感受而言,人脸识别设备确实减轻了社区工作人员的工作压力。此前,他们需要频繁查看居民的北京健康宝、出入证,还要给每位居民测量体温。“(现在)就不用人盯着,否则还需要两个岗(的人)来核查,”他说,至少有90%的居民已经完成人脸信息录入。

事实上,在这一轮的疫情反复出现之前,教场口街二号院及其所属的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就已在部署安装人脸识别设备。

德胜街道安德路北社区居委会亓书记对南都记者表示,此举主要是出于疫情防控常态化的需求。长期来看,为了防疫临时抽调的公职人员要返回原单位,志愿者数量也有限,使用人脸识别测温设备,能有效缓解社区人手不足的难题。此外,通过人脸识别拦住未登记的外来人员,也能推动提升小区的安全性。

德胜街道综治办主任于志强告诉南都记者,街道辖区内共有20个社区、187个小区,目前已有37个小区安装了人脸识别门禁,主要起到核验身份和测温的作用。不过,这段时间北京的防控要求有所变化,居民进出小区须出示出入证,检查出入证的工作仍需要工作人员来完成。

图片 1.png

教场口街二号院的人脸识别测温门禁图。南都记者潘颖欣 摄。

居民反馈:

多数居民认为刷脸更便捷 也有居民仍选择刷卡进出

视频报道。

除了教场口街二号院,南都记者还走访了朝阳区左家庄北里社区、百子湾家园小区,随机采访了部分居民。

多数居民对人脸识别设备表达了支持和接受态度。他们认为,用刷脸取代刷卡以后,不用再担心卡片忘带、丢失或被盗,双手提重物或是推车时也能操作,方便了许多。未登记的人员无法进入小区,也有利于提升小区的治安水平。总体而言,刷脸更为便捷。

被问及防疫方面的感受,教场口街二号院一位居民说,她觉得人脸识别测温耗时更短,结果也比测温枪更加准确。

不过,南都记者看到,两个小区均保留了门禁卡设备,部分居民依然选择刷卡进出。

在百子湾家园,人脸识别设备的安装过程还经历了些许的风波。今年3月,小区物业张贴通知,提醒业主注册人脸识别系统,否则可能无法正常进出小区。

这一举措引发了部分业主的担忧。本身就有门禁系统和出入证管理,为什么要用第三方公司研发的人脸识别系统?信息的安全性和隐私性如何保障?有业主前往人民网的“领导留言板”版块提出质疑。

投诉截图.png

百子湾家园业主在人民网的“领导留言板”版块的留言。

对此,百子湾家园所属的南磨房地区办事处回应称,加强小区出入管理,是出于疫情防控的迫切需要。“因小区返京人员快速增多,目前已达到近千人,隔离管理难度增大,采用智能门禁系统,可以通过人脸、手机APP自动识别哪些人可以、哪些人不能进出小区,每个人的进出权限、有效日期都能通过物业后台提前设定,能够有效解决拿假证、假磁卡进出小区,该隔离的人员没有隔离的问题。”

针对系统的信息安全问题,南磨房地区办事处则表示,系统开发公司是在公安部及北京市公安局备案的安防企业,具有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二级资质。

百子湾家园居民王先生告诉南都记者,物业最初还要求业主上传房产证照片,后因业主反对声太大,物业取消了这一要求。虽然南磨房地区办事处声称第三方公司具有足够的安全资质,他仍担心今后出现信息泄露。“隐私协议基本上就是一纸空文,真的出现隐私泄露,个人去追责和溯源就太难了。”他说。

屏幕快照 2020-07-01 下午6.27.54.png

因业主反对声太大,物业取消了上传房产证的要求。南都记者潘颖欣 摄。

律师建议:

社区应注意审核企业资质 保障居民的知情同意权利

从现有情况来看,人脸识别设备确实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一定作用。另据新华社、中国新闻网、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等媒体报道,在西城区的西便门东里社区,人脸识别系统覆盖了辖区4.5万平方米的近3000名居民;通州区通运街道的19个社区则全部部署了人脸识别,覆盖6000余名居民;在海淀区的海淀街道、上地街道、马连洼街道、四季青镇等15个街镇,可实现戴口罩人脸识别出入社区、智能测温、健康宝查验、公安系统联网四合一的智慧社区门禁于近日投入使用;在石景山区的古城街道,人脸识别设备覆盖了14个小区的6507户居民。

疫情防控需求加上社区智能化、精细化管理的发展趋势,人脸识别设备或将在未来进一步推广,成为各地社区的标配。那么,如果有居民像王先生等人一样不愿意刷脸,可以保留刷卡的权利吗?

北京清律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熊定中的观点是,社区可以部署人脸识别设备,但不宜将人脸识别作为强制性的、唯一的出入验证手段。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新锐建议,具体到小区层面,物业应该出面组织业主委员会讨论,经过业主同意后再部署安装人脸识别设备。同时,小区有必要提供多种出入方式,尊重和保障不愿意刷脸的居民的权利。

需要注意的是,人脸识别设备安装完成后,社区和企业的安全保障责任也随之而来。熊定中和王新锐认为,一些社区和企业可能更多地看到了人脸识别带来的好处,却没有充分意识到其中的责任与压力。

熊定中将个人信息比喻成石油。“如果没有安全能力,把一堆石油堆在自家后院,你就不怕把它点着了?”他说,社区等相关方“有很重的义务去审核企业的合规性”,人脸信息的收集、存储、保管、使用范围、传输等都要经过严格的合规评审,以保障安全性和隐私性。

他认为,依据《信息安全技术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定级指南》,人脸相关信息至少应该受到第三级保护,因为这类信息的泄露不仅仅会严重损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还有可能损害国家安全。

在网络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刚刚通过的民法典中,均有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此外,今年10月1日将实施的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 个人信息安全规范》指出,收集个人生物识别信息前,应单独向个人信息主体告知收集、使用个人生物识别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以及存储时间等规则,并征得个人信息主体的明示同意。目前,许多人脸识别设备的配套隐私政策未能达到这一要求,而是仅提供了涵盖所有个人信息的一揽子说明。

王新锐告诉南都记者,根据现有法规和技术标准的要求,从社区、物业到企业,人脸识别系统的运营者要要向居民清楚告知人脸等信息的收集、存储、使用和保护方式,在此基础上征得居民的知情同意。

熊定中补充说,这样的知情同意,可能并不是一次性的。如果社区、企业试用人脸识别设备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比如之前只是核验身份,之后还要借此掌握居民的行动轨迹,那么有必要再次征得居民的同意。


采写:南都记者陈志芳 潘颖欣 冯群星

视频:南都记者潘颖欣

编辑:李玲,蒋琳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