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详细回应杀人鲸做空指控,早盘股价跌超4%

南方都市报 • 快消研究所
原创2020-07-09 12:24



“该报告中的相关指控毫无事实根据或为失实陈述”,今日(7月9日),中国飞鹤再度回应杀人鲸(Blue Orca Capital)对其的沽空报告,就杀人鲸所指控其低估运营费用、夸大收入等方面作出详细回应。

 

就杀人鲸质疑其“低估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成本”,飞鹤回应强调,在劳动费用方面,其拥有的5422名全职员工“均已依法签署雇佣协议”,并补充称,杀人鲸得出飞鹤拥有50000多员工的数据,应该包含了飞鹤经销商和终端零售店的所有市场服务人员。而在广告费用方面,飞鹤称因为“广告服务供应商能够向本集团提供可观的折扣”,故其有效控制了广告成本。

 

针对杀人鲸所指控的“尼尔森和商务部的数据显示,飞鹤夸大了收入”,飞鹤回应称尼尔森统计数据“未必能用于全面反映本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 另飞鹤说明其未向商务部申报过运营数据,并质疑杀人鲸提供的数据可信度。据悉,杀人鲸称“尼尔森的数据和商务部的数据都表明,飞鹤在2018-2019年的实际收入比该公司报告的少49%”。

 

另针对杀人鲸指控飞鹤有“幽灵工厂”和“可疑的退税”,飞鹤称飞鹤(泰来)乳品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飞鹤泰来”)在建设时,就于2016年开始进行贸易活动,因此产生收入及税项。据悉,飞鹤曾公开说明,飞鹤泰来在2018-2019年产生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和上亿美元的税收,杀人鲸称基于飞鹤泰来2018-2019年仍在建设中且飞鹤泰来2020年才拿到配方奶生产许可证,质疑飞鹤泰来产生收入的可信度。

 

而针对杀人鲸质疑其物流服务供应商非其独立第三方且通过未披露关联方物流公司造成收入不实,飞鹤在回应中称,其物流服务供应商之一的克东瑞信达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信达”),由屈东100%控股,解德河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并强调“本公司确认,屈东、解德河及瑞信达均为本公司的独立第三方”。

 

值得注意的是,杀人鲸质疑飞鹤物流服务供应商非飞鹤独立第三方的主要证据是飞鹤“物流公司是由一名飞鹤员工管理的”。就此飞鹤在也给出回应,飞鹤称虽然其附属公司员工朱天龙,在解德河另一100%持股企业担任监事,但朱天龙未在该企业持有任何股份且该企业为飞鹤独立第三方。

 

据飞鹤介绍,瑞信达向飞鹤提供的物流服务费用占飞鹤物流总费用的两成左右,而对于其余八成物流费用具体情况,飞鹤未在回应中作出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飞鹤的这波回应,似乎资本市场暂时没“买账”,今日飞鹤开盘后急速下跌,截止9:42分,飞鹤股价下跌4.83%,报16.14港元,成交量1065.04万股,成交额为1.82亿港元。

 

实际上,这是飞鹤上市以来,第二次遭做空,2019年 11月21日,GMT Research 发布了针对中国飞鹤的做空报告,报告也针对飞鹤收入的快速增长、盈利能力位居行业前列等方面提出质疑。针对上次被做空,飞鹤紧急申请临时停牌,并强烈否认GMT Research针对其的做空报告所载所有指控,此后中国飞鹤股价一路上涨。

 

编辑:钱小莉

1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钱小莉2277W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