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出道的训练生利路修和他的“笋丝”:快乐至上,理性消费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即时
原创2021-03-23 12:33

国内“101模式”选秀步入第4年,一种新的粉丝类型渐成气候——“缺德粉丝”。

被追捧的参赛选手叫利路修(Lelush),是一名27岁的俄罗斯青年。与2018年同样半路出马、曾引起全网狂欢式拉票的女团选秀参赛选手王菊不同,他压根没有舞台梦想,更遑论唱跳功底,来到《创造营2021》,原本是受托照顾其他外国选手,被节目组临时邀请参赛之后,很快就公然表示“有点后悔”。可“缺德粉丝”们,偏要通过投票把他送进下一轮,用行动宣告:“凭什么你想下班就下班?我们不批准!”

在逐渐白热化的赛程中,剑指成团位的选手粉丝之间开始“内卷”,而利路修和他的“笋丝”成为开放共享的“快乐源泉”。随着各种表情包和搞笑视频的出圈,利路修不仅为节目招揽了路人缘,还得到了越来越多真心实意的喜爱。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有为他奋力投票的粉丝这样说:“相信利路修会用他的方式证明,我们一直以来的付出是有意义的。”

3月20日晚,《创造营2021》首次顺位发布,近半数成员淘汰。利路修以第29名的成绩晋级,满脸无奈,全场发出爆笑。这是选秀史上从未有过的笑声。

多方合力作用下,故事的走向已成悬念。谁,才是真正的编剧?

356EDBC17905DDD7EB7843095D5DFB99.png

宣布利路修晋级时全场爆笑,这是选秀史上从未有过的场面。视频截图

从喜剧人到励志偶像

最近这段时间,利路修的名字,几乎“长”在了各大平台的热搜榜上。比如3月17日,有人爆出他真正的中文名是卫俊浩,而“利路修”极有可能是参赛前想的ID,取自日本动漫《Code Geass》(常见中译名《叛逆的鲁鲁修》)。网友再次对他的“敷衍技术”叹为观止,很快,“利路修中文名”爬升到了博热搜高位。

为什么这位外国小哥能引起人们的密切注意

或许因为他的出场方式太过离奇。至关重要的初舞台,别的选手或摩拳擦掌,或战战兢兢,唯有利路修面无波澜,仿若槛外之人。

评级开始好久,他还没搞清节目设置,轮到他上台时,选曲竟是一首“不在调上”的俄语歌,歌词大意是:“家比奇迹更重要。”

IMG_9018.PNG

利路修在初舞台的表现被网友调侃为“没有什么世俗的欲望”。视频截图

这个段落出现在第一期(下)正片1小时之后,跟其他两个跨界solo选手剪到一起,包装成了“孤独男人们的故事”。但利路修对选秀节目的无知,确实不是虚假人设。

今年由腾讯视频主办的《创造营2021》想打造“国际化男团”,精心选拔了20多名国际选手,但利路修直到节目启动录制前夕,才进入导演组的视野。

据他所属经纪公司KING Holdings老板王友良介绍,原本利路修只是公司其他两名选手的中文辅导老师,开拍前5天,才接受邀请参与比赛,“他一直非常抗拒加入娱乐圈,(此前)从来没有试过唱歌和跳舞”。

答应参赛也属于心血来潮,利路修在节目中坦言:“最近我的生活很模糊……来这个节目之前,我没有什么兴奋的事情,所以我想试一试新的生活。”

《创造营2021》的录制地点在海南儋州的一座人工岛上,上岛后就要服从纪律,手机上交,没有电脑,过集体生活,努力学习唱跳。

很快利路修就对着镜头表示:“我现在真的很累,有点后悔。”虽然每天都不想面对,但还是要恪尽职守。利路修肯定没想到,屏幕前很多以“打工人”自励的年轻人,会在他身上找到共鸣。

IMG_8950.GIF

围绕“利路修逃出海岛”这个主题,网友制作了大量“缺德表情包”。网络表情包

上班族菜菜是在刷抖音时注意到了他的片段。

经历了去年娱乐圈的连环“塌房”(指明星爆出负面新闻,人设崩塌),伤心的她已经不想追这节目了,却被临时上阵的利路修勾起了好奇心:“怎么会有人参加选秀一直丧着脸?”

2018年《创造101》,菜菜pick孟美岐,《创造营2019》好感周震南,但都止于随手投两票,她说自己真正喜欢的是“有趣的灵魂”,“因为平时上班已经很累很辛苦了,为什么追星不选一个有趣的呢?”

入坑利路修之后,她制作了一些搞笑视频,越来越觉得“好快乐”,于是参与组建了后援会。菜菜一度认为,自己pick了一名冷门选手。

“00后”本科生封霜记得,她关注利路修的博超话是在3月1日:“当时节目播了前两期,超话里有不到6000人”——现在已经超过了23万,并且每天都在上跳。封霜的入坑也很偶然:身边有同学向她借另一家视频网站会员,然后问她需不需要腾讯视频的。抱着“看一看不亏”的想法,她开始补档《创造营2021》,在不多的镜头里发现了利路修。

真正把她圈成粉丝的,是这个“丧系选手”的反转魅力。

3月6日,节目播出第三期(下),这一集有利路修的第一次公演舞台。正片所展示的排练过程,让她看见了“利老师”颓废外表下的认真:为了完成编排好的团体舞台、不给同组学员拖后腿,他主动加练到凌晨5点,伤了脚还吃着止痛药去排练,队友纷纷打趣说,利路修这是“为了别人的梦想而努力”。最终的舞台被导师夸赞有团魂,现场得票还赢了对手。

封霜看着节目,“很没出息”地哭了,“因为我也像利路修说的那样,‘日子过得很模糊’,对未来没有什么想法,所以每天能睡懒觉就睡懒觉,作业糊弄一下就过去了。看到利路修就算只为‘别人的梦想’都这么努力,我突然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IMG_9140.JPG

利路修努力练习,与队友一起完成了第一次公演舞台。图为节目宣传照

自从喜欢上利路修,封霜再也没睡过懒觉,也不知道是哪种道理。

“原来我走在路上都低着头、慢拖拖的,现在我每天活蹦乱跳,周围的人都能看出来。”封霜很是兴奋地告诉南都记者,“非常神奇,非常玄学”。

嚣张路人粉与佛系后援会

截至目前,利路修后援会仍然是一个纯血“民间组织”,经纪公司没有参与运作。3月2日,后援会微博官宣“笋丝”为粉丝名(“笋”谐音“损”),应援色是“路人粉”,处处透着“无情路人”的嚣张和叛逆。

IMG_9096.PNG

2月28日,后援会在超话发起公开投票,340人共同选出了“笋丝”这个粉丝名。网络截图

由于现任后援会直到3月17日才当上超话主持人,此前这里没有置顶公告,也没有严格分区,弥漫着一种野生野长的快乐与杂乱。

当利路修超话的关注人数达到11万时,封霜由衷地觉得“可能不是10万路人:1万粉丝,而是10万9千都是来玩儿的”,其中还有很多“别家粉丝”。

但身为超话管理者的菜菜,对此丝毫不慌。她告诉南都记者:“看到别人家粉丝来我们这里收获快乐,我还挺高兴的。因为快乐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有时候也确实很困难。我自己经历过一段不快乐的时间,现在就觉得它真的很重要。”

至今利路修超话都没有按照饭圈习惯组织大规模控评,也不强制要求发帖格式,尽量维持着轻松自由的氛围,反而令不少人流连忘返。

许多秀粉认为利路修后援会“棋高一着”,应该很有经验;其实据菜菜透露,后援会的大多数核心成员和她一样,是“初恋秀粉”(第一次对选秀节目动真情的人),有的在读大学,也有的已经工作,但都是差不多的年纪。

开始那任会长跑路之后,几个互不相识的人一起把摊子接了过来,“也不太懂这些东西,都是一个点、一个点地去请教其他的后援会,还有一些笋丝主动给我们发博私信,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慢慢地算是走上了正轨。”如今利路修后援会已经拥有了“”、“打投”、“反黑”等职能部门。

饭圈有句格言:粉随正主。利路修后援会的做派也和他本人有点像,既“佛系”又认真。

“毕竟这是一个选秀节目,别人家都很努力,我们为了让他留下来,肯定也要‘为爱发电’。” 菜菜说,“但话说回来,我们家确实不太一样。利老师都说了,成团不是他的梦想,我们也没必要非得把他送到第几位。”

后援会的日常也不只是严肃“搞事业”,看得出来,他们仍是快乐至上。有个工作大群叫“A利路修俄罗斯正品代购群”,新加入的成员总以为自己进错了地方。

1595456243.jpg

利路修后援会的工作大群。

在逐渐白热化的赛程中,剑指成团位的选手粉丝之间开始“内卷”。

当一人一票的免费“撑腰”(即投票)不再能满足效率要求时,许多秀粉会购买节目冠名商的指定产品,兑换更多“撑腰值”,这一季的指定产品是酸奶,因此用这种方式送出的撑腰值俗称“奶票”。淘汰在即,各家后援会都会发起针对奶票的打投活动,你追我赶,战况紧张激烈。

利路修家又成了例外。组织还是要组织的,但后援会连续几次发公告说:“我们自始至终都鼓励大家理性消费,量力而行,快乐追星。”“未成年的笋丝们,不要参与任何需要花钱的活动。省下的钱用来给自己买奶茶喝!”第一赛段结束后,利路修家的粉丝应援金额为人均4.46元,在本季所有选手中“断层倒数第一”。

利路修.png

利路修后援会官博引导未成年人“零氪金”追星。网络截图

“还要继续撑腰吗?”

快乐的能量不容小觑。

菜菜至今记得,3月1日至2日,打投组带着当时体量尚小的粉丝群体冲击“超话排名挑战赛”,从20名开外一路冲到了最终的第10名,为利路修赢来了他所感兴趣的时尚大片拍摄机会,“那24小时,大家在超话发帖都好努力,算是我们的第一次‘团建’。”

而现在,无需任何人带动,利路修超话早已是选秀榜上的常驻“顶流”,利路修的全网热度已经能跟《创造营2021》最有望成团的几位选手比肩。

在封霜这样的“真爱粉”眼中,利路修早已不是“搞笑工具人”,而是一个很有礼貌,很积极,真心热爱中国的男孩。

许多关于人品的细节来自“考古”——利路修参加《创造营2021》期间的官方博,是他自己用了很多年的账号。在他爆红之后,粉丝逐条往前翻,越来越有一种亲手挖到宝的体感。

许多笋丝提到的入坑细节是,2016年有人在博评论,“Short legs! Ugly guy.”他回的是“Thanks” 。现在利路修的一众社交平台账号都被摊出来任人检阅,甚至“连美图秀秀的号都扒干净了”,依然找不到任何失格之处。因此封霜对南都记者说:“如果利路修的出现带来了一场盛宴,那么我觉得这个盛宴是不可复制的。”

整个饭圈的心态也在发生妙的变化。比如节目第四期(下)的主题曲二次创作汇演,因为不强制要求参加,利路修就放弃了,放在过去,这应该又是“缺德粉丝”们的笑料,但实际上很多人开始为他辩解:“他上个舞台是带伤完成的,已经很努力了,‘选修课’休息一下也好。”

主题曲二创之后,《创造营2021》第一赛段的投票就要截止了。最后关头,封霜和奶票打投组的其他笋丝奋战到凌晨1点,待3月14日上午投票通道关闭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我们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对得起自己就好了。”大家在群里这样说。

3月20日晚,首次顺位正式发布,利路修拿到了第29名,以B班学员的身份进入第二赛段。

他的感言很快在网络上掀起讨论:“大家都知道,成为男团(的一员)不是我的梦想。我感谢观众支持我,但是如果观众把这个位置给我,有人今天会走,我觉得这个不对,不太公平。对于今天走的人我想说,这个排名并不表示我比你们好,你们未来一定(要)加油。我希望观众会发现更多的人,然后不会给我撑腰。”

有人从这段话中品出他的自责,也有人“笑得裂开了”,总之利路修的饭圈并没有因此沉寂哪怕一秒钟;淘汰播出当晚,超话又增长了2.4万“新笋”。

IMG_9090.PNG

得知自己的名次之后,利路修的感言在网络上掀起热议。视频截图

由于投票通道重新开启,利路修后援会也在3月20日晚发起了新一轮打投,超话头像写明号令,后面标注着:“爱投不投。”

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菜菜这样描述此间的心态:“我们笋丝肯定还是希望他多留几轮,这样就能多看到他。但无论如何,利老师已经给了我们很多快乐,我们也希望他能够快乐,包括以后‘下岛’了,希望他也能开心一点。利老师曾经说过,想做俄罗斯风格的服装品牌,我相信节目结束之后,肯定会有真正粉上他的人留下来,继续支持他所喜欢的事业。”

864x1295_605729e602b52.jpg

其实封霜很想对利路修喊话——加油,再撑一会儿!还剩最后一个月就决赛了!但她又决定:“如果利路修说他确实不想再继续了,不管别人怎么想,我个人会马上停止撑腰、打投等各种行为。希望他从节目中出来、看到网上的一切之后,不要真的连夜逃回俄罗斯就好!”

最近封霜有个想法,她招募了一群和她一样对利路修“真情实感”的笋丝,共同完成《写给利路修的日记》,“就像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偶然参与了一次历险,在他‘与世隔绝’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想帮他记录每天发生的事情,希望他出来之后、被网上铺天盖地的信息淹没之前有所参考,然后再去面对。”后面又想到了加入科普,比如讲解一下“笋”、“富贵竹”之类的汉语名词有何深意,还有最后一个章节:粉丝想说的话。

作为活动发起人,封霜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自行生长”:原本她只想写一个word文,托经纪公司转交利路修,后来群里出现了一位书籍装帧设计专业的笋丝,于是大家共同决定将文稿打印出来,做成书的样子;上周又有越南的粉丝主动联系她们,说越南那边有35人也想参与活动,从那之后,群里开始用中英双语交谈。

封霜估算了大致进度,决定本周给这份日记截稿。而结语部分已经定案,用中、俄、越三国语言写在最后:“这个故事的开始是个意外,但这个故事的结局会是一个奇迹。”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婧婧 受访者供图(除署名外)

编辑:向雪妮

301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