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参保工伤险为何难?我们跟律师们聊了聊

南方都市报APP • 商业数据
原创2021-04-08 12:49

1152x434_606dbffa2b732.png


伴随着新经济的蓬勃发展,以及疫情冲击下灵活就业的火热,新业态从业人员的权益保障也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

近日,南都记者从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获悉,从今年4月起,单位从业的超龄劳动者、实习生和新业态从业人员等8类特定人员在广州市可按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享受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特定人员由所在从业单位(组织)自愿选择为其单项参加工伤保险、缴纳工伤保险费(个人不用缴费),参保人员可按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 

市人社局表示,按照属地管理和自愿参保原则,前述特定人员由所在从业单位(组织)自愿选择为其单项参加工伤保险、缴纳工伤保险费(个人不用缴费),参保人员可按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

有外卖行业的从业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无论是众包还是专送骑手,很多都没有享受“五险一金”的待遇,所以工伤险就更是无从谈起。而平台单独购买的商业意外险又无法有效覆盖发生人身伤害时的所有损失。有业内人士表示,上述通知的出台的确顺应了新经济时代的用工发展需求,但对于没有签署劳动合同的加盟型新业态从业人员,他们的权益如何保障依然需要关注。


骑手、快递员、网约车司机可单项参保工伤险

南都记者注意到,上述通知提到的8类特定人员中,新业态从业人员具体指通过互联网平台注册并接单,提供网约车、外卖或者快递等劳务的从业人员。近年来,这类从业人员在工作期间发生意外事故或人身伤害的事件屡见不鲜。一旦发生类似事件,其维权索赔之路往往都异常艰辛,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没有工伤险的保障。

八类.png


据了解,依据现行《工伤保险条例》,我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组织和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应当参加工伤保险。

有律师曾向南都记者表示,由于平台用工方式的特殊性,难以按照现行确立劳动关系的有关标准认定双方为劳动关系,导致包括外卖骑手在内的新就业形态人员无法纳入现行工伤保险制度。

此前,饿了么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之后家属追究工伤保险责任赔偿时被平台告知由于是众包骑手,平台与之不存在劳动关系,只能给予2000元的人道主义赔偿。尽管在事件发酵之后平台方调整了保险结构以及给予了60万元抚恤金,但该事件无疑暴露了当下新业态从业人员在劳动权益保障上存在的缺陷。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安邦律师向南都记者表示,原有的工伤保险制度以劳动关系为基础,而以骑手与平台几乎不存在劳动关系,如仍以劳动关系为基础,显然难以获得工伤保障。对于此次广州地区允许单项参保工伤险,他认为此举调整了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捆绑的理念,扩大了工伤保险覆盖范围,将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范围,顺应了新经济时代的发展需求。


第三方劳务公司疑似诱导骑手放弃社保

而对于众包外卖骑手,需要根据不同平台与公司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如未与任何一方建立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则是自雇者的身份;如与三方劳务公司之间成立劳务关系,第三方劳务公司承担相应的雇主责任”,他表示。

当骑手在工作期间发生意外事故或人身损害时,刘安邦认为,鉴于其与配送站点(即外卖承包商)之间建立的是劳动关系,其可以按照我国劳动者工伤的相关规定,向其用人单位配送站点(外卖承包商)主张工伤赔偿。对于众包骑手与众包平台的法律关系,目前司法实践中倾向于认为众包骑手与平台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更多的是居间合同关系,平台不承担雇主责任。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工伤保险大多包含在日常所说的“五险一金”中,为用人单位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锦阳向南都记者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相关规定,“五险”中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由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分别按照相应的比例承担;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则由用人单位承担。

南都记者从此前担任过外卖平台专送骑手的曾建(化名)处获取了一份劳动合同,可以看到甲方并非为市场上的任何一家外卖平台,而是一家位于海南的电子商务公司。在“社会保险和福利”一项,该公司明确规定按照国家及地方有关规定,参加社会保险,按时足额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其中,依法应由乙方缴纳的部分,由甲方从乙方的工资中代扣代缴。

800x1182_606dc024aee5d.png

骑手与第三方劳务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

507x102_606dc0255d455.png


不过,曾建告诉南都记者,无论是众包还是专送,即便签署了劳动合同也并不代表就一定能获得相应的工伤险保障。“合同上虽然写明了相关条款,但其实在入职前还会另外再签署一份文件,如果要公司购买社保之类的就会扣几百块,不买就有钱加。很多骑手就觉得一扣几天的单都白跑了,本来就是为一日三餐奔波,少了钱谁都不愿意。这份文件一般签署完就被经理直接拿走了不会在我们手上。”

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现在很多劳务公司都有上述类似做法:“他们也不会直接跟你说拒绝缴纳社保之类的,但会跟骑手们谈判,比如买了社保就要从工资里抵扣些。”该业内人士表示,早年间第三方劳务公司还会主动帮专送骑手购买社保,但近年来却越来越少,而上述骑手所提到的文件大概率是放弃社保声明。

对此,刘安邦律师向南都记者强调,上述这类文件即便骑手签署了也无效,“购买社保是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的,不是他们自愿放弃用人单位就可以免责的。骑手依然可以通过仲裁要求公司赔偿,公司只是有种赌概率的心态,看有多少骑手会走仲裁。


加盟型网约车司机权益难保障

针对上述情况,肖锦阳也给出了类似的看法:“用人单位为劳动者缴纳“五险”属法定义务,包括缴纳及缴纳范围、缴纳比例、缴费基数等,均不能因双方任何形式的约定而免除。如果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出现未缴、少缴的情形,劳动者任何时间都有权向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或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举报,届时用人单位将会面临补缴义务的承担,甚至被处罚的风险。”

不过,曾建向南都记者表示,平台都会为众包和专送骑手购买类似意外险的商业保险,“大概几十块直接从工资里扣”。

南都记者从美团和饿了么的骑手招募页面发现,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平台均注明众包骑手每天接单后将享受意外保险保障;美团的专送骑手,加盟商会为骑手提供意外保险,饿了么平台的专送骑士将享受个人意外险或雇主责任险。

但在现实中,骑手的理赔过程却并不那么顺畅。曾建表示,这类意外险的赔偿额度通常都不会很大,也因此很难覆盖骑手在发生意外事故时的所有损失。“很多骑手最后还是要自己负担好些医药费,有些甚至因为不熟悉理赔流程或是公司不协助,导致最后理赔失败,损失只能自己扛。”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于外卖骑手或快递配送员尚存在较多劳务派遣,通知中提到的网约车从业人员的工伤保障更难规范。前述通知中提到,这些从业人员可由所在从业单位(组织)自愿选择为其单项参加工伤保险、缴纳工伤保险费(个人不用缴费),可以看到,对于“从业单位(组织)”的定义就尤为关键。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对于上述签署了劳动合同的外卖骑手或快递配送员来说,“从业单位”应指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但他强调:“目前网约车司机基本都不与平台存在劳务关系 ,一个司机一般能接好几个平台的单,与平台更多是加盟关系也没有派遣公司。即便要选定平台给他们上保险,也很难判断哪个平台可以作为其唯一的平台去判断劳务关系,但这个工伤险(指社保中的工伤险)他又不能个人去缴纳。”

南都记者以希望注册成为快手司机为由咨询滴滴平台客服,对方表示,注册滴滴成为司机可以当成是兼职,没有劳动合同限制,注册时只会和平台签署一份“合作协议”。南都记者查阅这份“合作协议”,并未在其中找到对于工伤相关的权益保障条例。对于南都记者“出现意外事故时司机权益要如何得到保障”的询问,对方客服表示如果出现事故可以咨询保险公司并拨打快车司机客服热线,但同时又强调平台暂时没有购买保险,需要司机联系保险公司自行购买。

在采访的最后,曾建告诉南都记者,他目前已离职外卖平台好几个月了,之后也不打算再从事外卖、快递之类的工种,因为在他看来,无论是否签署劳动合同,这类从业人员的权益目前都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好多外省的小伙子想买房子的时候才发现社保、公积金什么都没缴过。”


出品:南都数字商业合规研究课题

采写:南都记者 徐冰倩  实习生 于典

编辑:甄芹

1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徐冰倩1.07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