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买菜赴美上市,营收增长亏损扩大,如何跑通前置仓模式?

南方都市报APP • 奥一新闻
原创2021-06-09 21:05

6月9日消息,生鲜蔬菜电商平台叮咚买菜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上市申请文件。招股书显示,叮咚买菜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摩根士丹利(MS.N)、美国银行、瑞士信贷等均为IPO承销商,股票代码为“DDL”。

随着生鲜电商赛道玩家的增多以及巨头企业的相继入局,生鲜电商行业竞争日益激烈,叮咚买菜赴美上市,是破釜沉舟,也是其在生鲜电商赛道突围的关键一步。

营收增速加快但仍未扭转亏损

招股书显示,叮咚买菜2020年营业收入为113.358亿元人民币,而2019年营收为38.8亿元人民币,增速达192%;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37.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5%。在毛利率方面,叮咚买菜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17.1%提高到2020年的19.7%。

此外,2018年-2020年,叮咚买菜的GMV一路高歌,从2018年的7.417亿元人民币增长到了2020年的130.322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均增长率为319.2%。根据CIC的数据,2020年叮咚买菜在按需电子商务行业的市场份额为10.1%。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叮咚买菜仍处于亏损状态。招股书显示,2020年,叮咚买菜净亏损为31.769亿元,是2019年净亏损18.734的1.7倍。2021年一季度,叮咚买菜净亏损为13.847亿元人民币,而2020年同期为2.445亿元人民币,扩大了5.7倍。

在生鲜电商赛道,亏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行业里逾半数玩家仍处于亏损状态。同日宣布赴美上市的每日优鲜,亦尚未走出长期亏损的泥沼。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每日优鲜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22.16亿、27.77亿、15.90亿,调整后净亏损率分别为62.48%、46.27%、25.93%。

在生鲜电商普遍以“烧钱换市场”的大环境中,盈利难题仍待破解。并且在外部激烈竞争与内部持续亏损双重压力之下,如没有资本的支撑,“烧钱”模式终将难以为继,因此不断融资、尽快上市是生鲜电商企业破釜沉舟之计,也是它们在生鲜电商赛道上的竞争利器。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叮咚买菜目前处于烧钱换市场阶段,加上它进一步向低线城市扩张,资金对它来说至关重要。选择上市对于它来说能够进一步补充资金,占领更多市场份额。

巨头环伺,竞争白热化

天眼查数据显示,叮咚买菜自2017年上线以来,总完成了10轮披露共计10.3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启明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在IPO前,叮咚买菜年内共获两轮融资,4月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5月再次获得由软银旗下愿景基金领投的3.3亿美元D+轮融资。

但在生鲜电商赛道,受资本青睐的并不只有叮咚买菜。与叮咚买菜争夺生鲜第一股的每日优鲜,自2014年成立以来共经历了10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盛、中金、工银国际、阿布扎比、联想、华创、华兴等,腾讯更是参与了5轮融资。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0年中国生鲜电商领域共有14家平台获得融资,涉及平台包括:兔子鲜生、食行生鲜、味库海鲜、多点Dmall、奇麟鲜品、新发地掌鲜、谊品生鲜、每日优鲜、叮咚买菜、T11、新冻网、鲜沐农场等,融资总额超136.5亿元人民币。

除了老牌生鲜电商的角逐,社区团购企业的井喷,也让叮咚买菜颇感压力。

去年6月,滴滴旗下社区电商平台橙心优选在成都率先上线;7月,美团发布公告称成立“优选事业部”,推出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8月底,拼多多也上线了社区团购平台“多多买菜”;而今年1月份,京东旗下社区团购品牌“京喜拼拼”正式全面上线,同时5月,“京喜便利店”也已登场,接入京喜拼拼小程序,将门店作为京喜拼拼社区团购自提点。

2021年2月19日,兴盛优选完成了30亿美元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腾讯、方源资本、淡马锡、美国KKR、DCP、春华资本、恒大等。此外,兴盛优选亦频繁传出计划上市的消息。

在莫岱青看来,社区团购与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用户有重叠,并且快速扩张到一线城市,其对用户的争夺,逼迫生鲜电商巩固自身用户群体。2021年对于生鲜电商来说至关重要,卡位战进一步升级。

而资本实力雄厚的互联网巨头——阿里、美团、拼多多、京东等的入局,也让生鲜电商赛道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在每日优鲜、多点DMALL、美菜网等生鲜电商企业与兴盛优选、美团优选、橙心优选等社区团购企业的包围夹击下,叮咚已经到了“不得不上市”的阶段,只有率先上市才能吸引更多资金,备战生鲜电商“战争”下半场。

前置仓模式备受争议

而目前对叮咚买菜而言,最大的难题可能仍是如何跑通前置仓模式。

目前的生鲜电商平台主要有三种运营模式,分别为前置仓模式、社区团购模式和仓店一体模式。采用前置仓模式的代表企业有叮咚买菜、每日优鲜。

前置仓模式,简单来说,就是将商品提前储存在离消费者住所1-3公里内的前置仓内,如用户下单,1-2个小时或更短的时间内就能配送上门。

对于前置仓模式,业界一直存在争议,而在争议之中,与叮咚买菜同为采用前置仓模式的盒马鲜生去年已率先抛弃这一模式。

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对前置仓模式的态度是否定的,其明确表示“前置仓是伪命题”,直指前置仓流量、毛利竞争能力以及每日耗损都存在问题。

2020年3月,盒马正式宣布放弃前置仓模式,用mini业务正式取代前置仓业务,早前已布局的70多家盒马小站也全部升级为盒马mini。侯毅认为,“前置仓模式没有未来,盒马mini才是未来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

盒马的退出无疑是给坚守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泼了一盆冷水,然而叮咚买菜创始人、CEO梁昌霖并不认同侯毅的看法,并且坚信该模式可以盈利。

梁昌霖认为,整个前置仓从仓储、房租、水电、仓储分拣成本的占比不到20%,由此前置仓带来的毛利会比线下店的客单价还高。其表示,在理想状态下,每个前置仓经营一年以上,日订单量达到1000单左右,平均客单量价超65元,可以在刨去履单成本后,每单的营业利润预计能超过3%,也就可以赚钱。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鲍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鲍跃忠认为,生鲜电商模式还是在摸索当中,叮咚买菜近几年总体发展比较稳健,但是自身需要尽快地走向一个全模式、全业态的发展。单纯靠前置仓恐怕难以支撑未来的健康发展,需要有前置仓嫁到店到家,形成系统化的模式规划,这个可能是未来一个必须要实现的一种系统化的模式路径。


奥一新闻记者 林思思

编辑:林思思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