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好难对冲集采传言?“药茅”长春高新市值缩水超500亿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健康联盟
原创2021-06-23 22:37

   “医药茅台”之一的长春高新,最近股价却表现却走入“低潮”。

    6月23日下午收盘后,南都药企合规与发展研究课题组记者注意到,长春高新股价延续下跌趋势,收盘报393元跌0.84%,当日总市值为1590.55亿元。南都记者注意到,一个多月前的5月17日,长春高新股价触及522.2元的历史最高位,收盘为519.2元,仅仅27个交易日,长春高新市值就“缩水”524.36亿元。

    虽然在6月期间,长春高新连发两大利好消息,但对冲效果有限,仅一个多月长春高新股价就“由高潮转入低潮”,业界认为,可能系其主营生长激素被传纳入集采而带来的持续效应。

连发“钱景好”的利好消息,难对冲股价下跌

     南都记者注意到,长春高新连出的两大利好,其一涉及新冠疫苗,其二则是涉及老年神经退行性疾病,系目前医药行业所关注的热门赛道。

    其中6月22日晚间,长春高新宣布“进军”老年退行性疾病领域。根据该公司公告,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拟收购北京新源长青51%股权。具体实施途径为,金赛药业以自有资金向北京新源长青增资并收购原股东部分股权,投资金额预计约为2.0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新源长青是一家着眼于神经退行性疾病蛋白质生物标记物测试的高科技生物技术公司,主要着眼于2种用于阿尔茨海默病(即AD)标志物检测辅助诊断的试剂盒。其研发的脑脊液AD诊断试剂盒技术已经成熟,目前处于申报前阶段;另外,该公司外周血AD诊断试剂盒基于外泌体技术,可在AD发病的前期即可进行筛查诊断。

    据南都记者了解,若患者在AD前期实现早期筛查诊断,通过干预将有助于延缓病情。因此在药物进展相对缓慢的情况下,AD前期诊断具有较大的市场空间。

    在进入AD这一“有钱景”的赛道前,早在6月7日,长春高新还进军目前热门的新冠疫苗赛道。根据当时公告,该公司及子公司百克生物将以累计8.4亿元获得思安信新型冠状病毒疫苗(PIV-5载体)及针对新冠病毒突变株研发的疫苗(PIV-5载体)相关技术在许可区域内的独家许可权利。

    不过,两大利好释放仍难抵长春高新股价下挫。自5月17日“问鼎”历史最高位后,一则“生长激素将纳入广东发起16省联盟带量采购目录”的市场消息就让该公司股价大幅下挫。仅5月21日和24日两个交易日,长春高新直接从500元价位“跳水”至400元的区间,并在6月17日“击穿”400元价位。

1624443545216.jpg

生长激素“太香”了?

    据了解,长春高新股价下跌,消息面上与其主营产品生长激素被纳入区域性带量集采有关。作为“以量换价”为核心的带量集采,相关企业品种中标,则难免要大幅降价。

    据南都记者此前报道,此前多次举行的国家带量集采药物降价幅度,是在最高限价的50%以上,有品种报价甚至系比最高限价降价90%以获取中标。业界认为,区域性的带量集采,相关品种降价幅度或更大,对企业而言,意味着高毛利产品将进入“低价微利”时代。

    从长春高新近3个财年数据来看,其生长激素对该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带来决定性的作用。

    南都记者查阅长春高新2018、2019和2020财报了解到,其生长激素所在的基因工程药品\生物类药品占该公司营收的78.57%、78.97%和84.37%,即使去年出现新冠疫情,长春高新此项业务的营收占比仍大幅增加。

    据南都记者了解,长春高新生长激素业务,主要由非全资子公司 (占股99.5%)的金赛药业负责生产运营。透过长春高新2020年财报,金赛药业的营收净利分别为58.02亿元和27.6亿元,尤其在净利润上,金赛药业(以长春高新占股比例计算)当期占了长春高新净利润的90.15%。

1624445153731.jpg

长春高新2020财报中金赛药业的营收、净利情况

    与此同时,南都记者注意到,长春高新的基因工程药品\生物类药品毛利率达92.27%,且常年在92%以上,毛利率堪比茅台酒。

    长春高新方面多次声称,暂未收到所谓16省联盟药品集采相关政策,但业界认为,网传的16省联盟药品集采,基本上涉及到长春高新的核心销售地区,若该药品集采为真实且落地执行,则很可能在短期内对长春高新业绩带来较大的影响。有分析人士称,如果区域集采消息为真,即使长春高新进入新冠疫苗和AD两大赛道,短期内难以补充生长激素下滑的影响,“按照医药行业回报周期较长的特点,长春高新业绩下滑的风险并非能立刻对冲”。

    南都记者还注意到,与网传消息同期出现的股东减持,则可能让资金对长春高新“失去信心”。

    5月21日,长春高新方面发布公告,持股5%以上股东金磊于2020年12月22日至2021年5月20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809.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近2%。即使长春高新与金磊本人多次强调“减持与公司前景无关”,但主要股东的减持行为,也让投资者“浮想联翩”。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金磊系金赛药业的创始人,1997年,长春高新(资金入股)和金赛药业创始人金磊(技术入股)创办金赛药业。

除了主要股东减持,谁在抛售?

    据南都记者此前报道,实际上金磊在2020年12月底,就有部分股票具备减持条件,主要系2019年度业绩承诺已达成。那么除了金磊外,还有哪些人减持长春高新?

    根据深交所5月20日披露的大宗交易数据显示,长春高新盘后惊现19.38亿元的巨额大宗交易,共计分成34笔,成交数量412.4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2%,成交均价470.01元/股,相较于当日506.11元/股的收盘价,约折价7%。

    而从目前仅披露的5月21日龙虎榜数据来看,卖五席位中,深股通及两家机构专用账户位居第一、第二和第四位;而当日买入接盘的,除了机构和深股通外,分别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雍和宫证券营业部、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太平南路证券营业部(知名游资)和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复兴门外大街证券营业部。

    另外,从长春高新截至今年3月31日的股东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主要有572家机构持仓,十大流通股东方面,全国社保基金一一八组合和全国社保基金一零四组合在第一季度减持。目前第二季度十大流通股东和机构持仓相关数据尚未披露。

    南都记者还注意到,截至今年6月18日,长春高新股东户数为10.93万户,而在大跌前的5月20日,该个股股东户数为5.826万户,筹码集中度系“非常分散”。

    对于长春高新后市走势,以及其所涉及的16省药物集采消息是否为真,南都药企合规与发展研究课题组记者将持续关注。

    出品 南都药企合规与发展研究课题组

    南都记者 贝贝

编辑:贝贝

5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贝贝1.05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