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是否真的很丑陋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周刊
原创2021-09-19 15:55
1080x324_a7308d323c59dc04.jpg
1080x54_d2b8b3a9c74d97b0.jpg
是否加入学生会,仍然是一个需要自己判断的问题——你需要的是什么,学生会能给你带来什么?

采写 | 南都周刊记者 盛倩玉
编辑 | 杨文瑾


近日,网上热传的一条学生会工作人员查寝视频,引发热议。视频中,六位西装革履的学生会干部颐指气使,“除了我们六个,谁管你们都不好使。”

642x617_55f9e31ea3f390d8.jpg

视频截图


这帮学生会干部的做派刷新了人们的认知,也引发了网友对学生会的大规模吐槽:

“大学时加入文艺部,结果发现要讨好部长,果断退出,一个芝麻官还要别人舔。”

“在学生会工作一年,以权谋私的坏思想很常见,意图加分奖学金考公这些。”

“一个小社会,比大社会戾气还重。”

而在网络中,针对新生询问的“大学要不要加入学生会”等问题,许多毕业生也都真诚建议“大可不必”“浪费时间”,甚至有人告诫新生“远离学生会”,“大学学生会太黑暗”。如今的学生会,是否真的不能靠近?

1080x169_146d3f4af4b9ec30.jpg
学生会,成人社会的cosplay?

高中毕业后,何诗诗顺利考入南京一所双一流大学。入学前她就开始考虑,之后要不要加入学生会。

在网上一番搜索,何诗诗发现,很多“过来人”都在建议新生“远离学生会”。“进了学生会无非是打杂”“大学学生会太黑暗”……网络中充斥的各种负面评价,让她着实有些吃惊。

830x446_379dff7d182be0c5.jpg

比如在知乎,就有网友询问:“为什么有人会瞧不起大学学生会干部?”高赞回答不仅提到,“在大学校园里从天上掉一块板砖,可以砸倒一大片的部长、主席、主任、书记、助理”,更是细数了近年来刷新眼球的各种学生会事件:

浙江某高校学生会干部在与赞助方工作人员接洽时,粗口不断,满嘴的江湖气息,甚至扬言“副党委书记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们王总每天跟我吃饭吹牛,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一个小小的财务牛逼的”。
1080x607_ca6a384432bb90e8.jpg

成都某高校学生会,一低年级干事仅仅因为在群里@主席询问是否开会,便受到两位高年级干部的“教育”,“杨主席是你们直接@的?现在你是在叫学长?我不想看见第二次”“请各位试用干事以后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说话方式。”
640x859_29fbf5f2b53b3a3d.jpg

山东某学院学生会对新进学生干部进行入职教育,“不管加入哪个部门,大一最开始的工作就是给领导打杂,你要做的工作包括给学长学姐买饭、取快递。不要觉得苦,也不要抱怨,所谓多年媳妇熬成婆,只有大二大三后,才会真正锻炼你各方面的能力。”

而在小红书、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还有更多博主正用自己亲身经历讲述告诫年轻人慎重选择。博主@甜椒铜豌豆 便提到自己在学生会遭遇“言语霸凌”的经历,仅仅因为自己在校园遇到学姐时没有“打招呼”,便在学生会全体大会上遭到该学姐批评,后续甚至在观看演出时被学姐辱骂为“身上有骚味”。

在各类网络平台中,对于学生会的观感和讨论正朝着“负面”方向发展,甚至有网友总结了“打招呼”“抱大腿”“耍官威”是学生会三件套。
1080x682_84bf6c5e67c6a1e7.jpg

有高校学生向记者回忆,军训的时候,亲眼目睹学院的女生因为在床铺上乱放私人物品,被学生会的学姐将物品扔进垃圾桶,学姐甚至还把装有私人物品的垃圾桶放到军训的操场中央展览了一上午。而自己的室友也因为加入学生会,有事没事就被喊去“做苦力”“开例会”。

不少曾经在学生会工作的学生表示,“大学最后悔的事情是在学生会浪费了两年时间”,更有网友将学生会形容为“成人社会的cosplay”“大学最阴暗的一角”以及“不是社会人,尽唠社会嗑”。

有观点认为,高校中的学生会本身就是一场“适应社会”的预演,价值观没有完全定型的学生们粗糙地模仿社会中的各种层级关系和糟糕现象,“能获利”和“被锻炼”的心态共同促成了学生会“丑陋”的现状。

1080x1145_ec08a5c5a5bfc9e0.jpg

视频截图



1080x169_05ff15a66364d3f0.jpg
学生会经历成为“黑历史”?

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曾公开表示自己不招收学生会的学生做自己的研究生。他在文章中坦言,对学生会学生的不喜欢,是在教学过程中慢慢形成的。

一方面,学生会干部常常以活动为由不来上课。“有的时候,就会有学生会的干部明晃晃地找上来,递上一个条子,说是他们有活动,不能来上课了。”

另一方面,许多不读书的学生干部,成绩低于班级的平均分数,却可以大摇大摆地不用考试,直接保研。

也有互联网企业HR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提及,“自己已经很多年不招聘在高校中有学生会背景的学生了。这不是我个人决定的,是董事会举手投票表决过的事。”

他们会在审查简历的时候将留有此类信息的学生排除掉,这两年则直接写到了招聘启事里。

1080x504_03d529823ef81541.jpg

诸如此类的新闻屡见不鲜,让人疑惑学生会的经历是否已经成为“黑历史”?
目前就职于某国际零售及食品制造企业的李佳,在各类外企从事市场营销策划工作25年,面试过诸多新人,她明确告诉南都周刊记者:“学生会的履历不会特别被看重。”

不是“不要”学生会成员,而是“不太在乎”相关经验。李佳解释:“其实我们的工作部门会需要外向、善于表达的工作者的,但我们不会太在乎学生会的履历,因为意义不大。”

她在实践中发现,有学生会经验的学生未必就会比没有学生会经验的要好。事实上,面试的时候,“可能我们问的是常规问题,但会对学生的表达能力和微表情进行判断,可能会打乱他们背诵的面试词来考察他的应变和表达能力。社招比较看重经验,但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经验尚不充足,所以会更多考虑个性与潜力。”

李佳也坦言,“我也知道一些国企单位会对有学生会履历的学生比较看重。但我们外企或者民企,不会特别考虑这方面。还有学生写了一堆参加社会实践、电子商务实习的经历,但最终我们还是要通过判断这个人的个性/需求,来看是否和岗位匹配。”


1080x169_01ffa366c81e728d.jpg
学生会,真的不要靠近吗

9月2日,中华全国学联发布文章提到,学生会工作人员本质上是从会员中通过一定程序推举出来、为大家做好日常服务的普通一员。学生会工作人员没有居高临下的管理权,也不应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愿意从事学生会工作的同学,应该把服务同学作为主要目标,不能只想着“锻炼一下”,甚至动追求“级别”、谋求“上位”、获得“好处”、增加“光环”、展示“威风”等歪念头。

李佳1990年考入四川某高校,如今看多了学生会乱象的新闻,李佳觉得和自己上学时不同,“我们90年代那会儿,学生会干部都是要服务同学的。想在院系老师那里混熟毕业分个好工作,或是想做选调生,可能会比较需要学生会工作经验,但对于大多数学生,其实并不热衷做学生会干部,更没有现在网上说的耍官威、训新这些怪现象。”

2010年,小重考入广州一本科院校。他回忆刚入学时,就有学长学姐们拿着传单甚至小礼物来到宿舍,邀请新生报名,“面试什么都很简单,随便聊两句就行”“学生会是个友爱的大家庭”……

而真正加入学生会后,第一次部门例会就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学长学姐先是在会上刻意营造出一种压抑的氛围,然后表示,“有别的部门部长告诉我,咱们部门有干事看见他没有打招呼。”

小重当时很震惊,但后来想想这样的批评并不指名道姓,他甚至猜测这是学生会部长统一的话术,“给新来的一个下马威。”

此后他慢慢发现,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师姐师哥会比较严格,其实往后大家相处还是愉快的,一起办活动,一起聚餐、唱歌、轧马路……大二离开学生会也不是因为不开心,而是想花更多时间做自己更感兴趣的事。

何诗诗虽然在网上看到不少学生会的“负面”,但因为身边不少同学、好友都加入了学生会,入学后她还是加入了学生会。她发现,学生会倒也没有像网络中说的那么可怕。学生会不仅举办各类活动、讲座丰富了同学的生活,同时也协助学院、老师承担一些组织、统计、宣传的繁琐工作,“层级越高承担的工作会越多,并不是都把活丢给干事。”

有一次办活动时一位部员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统计事故,部门的学姐却能向老师主动扛下责任,被批评到流眼泪,但仍然和部员一起通宵修改统计结果。

830x572_3623a0cdc20ad4d7.jpg

不少网友表示自己所在的学生会“大家客客气气,有事说事”。


事实上,何诗诗的感受绝非个例。本科时,阿k就在学生组织中担任干事、部长等工作,研究生后她再次加入学生会,现在是学生会主席。

对于网络上有关学生会“学不到东西”“风气不好”“远离学生会”等负面评价,阿k认为有一些也言过其实。“在学生会的五年时间,我其实学到了很多东西。”

首先是责任心,各项活动、工作的顺利推进需要长时间的负责和跟进,出现问题后主席、部长要主动顶上和承担责任,对于责任心都是考验;

第二是统筹和策划的能力和经验,对于活动的流程会格外了解,这在日后工作中会是一种有用的能力;

第三是与人沟通的能力,如何不卑不亢的与人相处和交流,“不要太软弱,也不能太强势”,学生会的工作都带给她许多思考。

如今网上很多的批评声音将学生会斥责为“大学生的小社会”“模仿成人社会的黑暗面”等等,在阿k看来,其实“你设想的社会是什么样的,那么你眼中的学生会可能也是什么样的。”

而另一位毕业多年的学生会主席也向南都周刊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我觉得学生会并不能改变人,而是人能改变学生会。一个性格有缺陷的人不管参不参与学生会,他的行为表现都会给他人造成困扰,只是进入学生会可能会放大这种困扰;一个与人为善的人,进入学生会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在工作中收获成就感和满足感。”

在他看来,“学生会,确实对于学生生活是有帮助的,如果大人们非要揪着学生会的缺点挑刺,那不如先反思一下自己的日常是不是也被这种丑陋所包围。所以我的观点是学生会因人而异,学生会不是问题所在,里面的人才是。”

他坦言,一路从学生会干事做到主席的大学经历,锻炼了调节压力的能力,提前接触到了“学习”之外的“工作”事物,甚至治好了他的社交恐惧症,对于他目前的工作其实有很大的帮助。

相较于过去只能在开学后听学长学姐隐约透露,如今的学生显然多了更多了解学生会的渠道。加入学生会后可能面对各式各样的问题,但它也未必像许多评价中说的那样“不堪”。

说到底,是否加入学生会,仍然是一个需要自己判断的问题——你需要的是什么,学生会能给你带来什么?

现在,何诗诗在实习和找工作的时候,仍然会把自己在学生会的工作经历写在简历上,“因为简历模板上都有校园经历这一栏,而且策划、组织、统筹讲座等工作,感觉确实也能和自己想找的实习挂上钩。”

(文中受访人物均为化名)

你对学生会怎么看?
欢迎评论区留言



END

1080x414_f15d1bf8d3d94468.jpg

1073x155_31a2a62f7f39f831.jpg

编辑:杨文瑾

1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