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罗是西方的陶渊明吗?《梭罗瓦尔登湖畔的生命实验》有答案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文化
原创2021-11-21 09:31

《瓦尔登湖》可以说是国内知名度最高的外国文学作品之一,光中译本种类就有50余部之多。在书中,梭罗深感,世人为了虚拟的生存压力,为了追求不必要的物质享受,终日忙碌焦虑,不能采集生命的美果。他对自己的处境也感到沮丧,想要逃避。于是,梭罗来到了瓦尔登湖畔,开始了他的生命实验,希望能探索出一条优于既有生存模式的新道路。因此,在很多人的心中,《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就是西方的陶渊明。然而,真实情况究竟是不是这样呢?

11月20日,《一个别处的世界:梭罗瓦尔登湖畔的生命实验》的新书分享会在学而优书店举行,活动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主办,该书的作者、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王焱教授为大家分享了她在深入研究梭罗生平及思想后对于其《瓦尔登湖》一书的全新理解。

微信图片_20210512094457.jpg

《一个别处的世界:梭罗瓦尔登湖畔的生命实验》。

在《一个别处的世界》一书中,王焱把梭罗零散的生活思考与记录,纳入了一个清晰的逻辑框架来叙述:即梭罗为什么来到瓦尔登湖,他在湖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既然湖畔生活如他所言那么美好,他又为什么要离开瓦尔登湖?通过对梭罗整段瓦尔登湖畔生活的复盘和细节还原,重新解构了梭罗的《瓦尔登湖》,并深入分析了梭罗的这一段生命旅程在人类的精神史上的意义。

近两年,“内卷”“躺平”等成为社会上的流行语,在年轻人中传播尤其广泛。很多年轻人开始疲于同辈间的竞争、拒绝996的社畜生活,而更多地关注工作和社会压力以外的自我。躺平方式千万种,那么年轻人应该如何以合适的方式缓解压力、实现自我呢?针对这种现象,王焱指出:在百年前的美国,我们很熟悉的《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即给出了一条很具参考意义的出路。

微信图片_20211121091409.jpg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王焱教授为大家分享了她在深入研究梭罗生平及思想后对于其《瓦尔登湖》一书的全新理解。

梭罗为什么要来到瓦尔登湖躺平?

1845年7月4日,美国的独立日,28岁的梭罗决定在这一天躺平,向世人宣告什么叫独立。他来到家乡康科德镇的瓦尔登湖畔,住进了亲手建好的小木屋 ,开始了他简朴的、与大自然亲密相处的独居生活。两年零两个月之后,他结束了湖畔生活。

梭罗为什么要来到瓦尔登湖躺平?王焱说:“首先,梭罗不满现实。他认为大多数都陷入人生的迷误,为虚拟的生存压力,为追求不必要的物质享受,终日忙碌操劳,无穷无尽地焦虑,精神空间逼仄。人本具有神性,现如今却生活得像蚂蚁一样卑微。梭罗再也不想这样过,于是决定尝试新的人生模式,做一个哥伦布,寻找自己内心的新大陆和新世界。其次,梭罗躺平,也有逃避个人困境的隐秘动因。他对商业社会生存方式的不适应、紧张的人际关系以及种种不幸遭际,使他陷入严重困顿。他希望通过空间的置换,借助大自然的伟力,治愈内心的阴郁,恢复对生活的热爱。”

在王焱看来,梭罗的躺平生活可以用两个词勾勒,一个是“简朴”,一个是“丰盈”。

梭罗将极少的时间用于物质的获取,将物质享受降到仅使用生活必需品的地步。梭罗通过实践发现,只需花费28美元多一点儿,就可建成安乐小木屋,花销还不及住校学生每年所支付的住宿费。“每年之内我只需工作六个星期,就足够支付我一切生活的开销”。人的基本食物可以吃得像动物一样简单,仍然保持康健,而要获得这些食物,在“夏天有空闲的时候略略做一做就够了”。当然,《瓦尔登湖》对简朴生活的叙述亦有言过其实之处。而且,梭罗结束了两年零个月的湖畔生活重返尘世后,亦没有把简朴生活坚持到底。这都说明,梭罗的简朴构想在现实生活中遭遇了巨大的挑战。但即便如此,梭罗仍然创造了简朴生活的典范与奇迹。

微信图片_20211121091405.jpg

新书分享会上,读者边认真听讲边做笔记。

梭罗之所以主张简朴,是为了把更多的精力与时间,从谋生的工作中节省下来,交付给超越于物质生存层面之上的更高的精神生活。梭罗的空闲,因为阅读、写作、散步、社交、沉思等他所热爱的精神性活动而变得丰盈。梭罗在这种生活中领悟到了宇宙“更高级的秩序”,获得了置身于天堂般的高峰体验,“每一个毛孔中都浸润着喜悦”。他的忧悒得以慰藉,人性中的善意得以增进,他重新恢复了对世俗生活的信心与热爱,重返尘世。

“躺平,终究是为了以一种更舒服的方式站立”

“躺平”已经成为一个热词,但王焱指出,实际上有两种躺平。一种躺平,是具有觉醒意识的躺平,躺平,是想为自己喜欢的、更有意义的事情留出精力和时间。而另一种躺平,则是有着深深无力感的躺平,自我放逐、无所事事、无所追求,是在空虚无聊中消磨时日。

前一种躺平,对欲望的克制,是为了为自己的精神追求留出空间,做自己生命的真正主人,努力创造新的生活,并启发世人;而后一种躺平,在欲望和精神上都表现出委顿,没有承担和创造,去除沉重枷锁后所获得的自由,是受惰性支配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显然,梭罗是前一种躺平,一种高质量的躺平。

那么,梭罗的这条路放在当下到底行得通吗?对此,王焱笑言:“躺平坚持一阵子容易,坚持一辈子很难,梭罗在瓦尔登湖畔通过躺平,开辟了新的人生经验,领悟到了深刻的人生真谛,但他也仅仅坚持了两年零两个月而已,所以躺平作为一种疗愈性的歇息可以,但作为长久的日常性姿态,连梭罗自己都未尝做到。躺平,终究是为了以一种更舒服的方式站立。”

微信图片_20211121091744.jpg

王焱教授在分享会现场给购书的读者签名。

采写:南都记者 周佩文 实习生 钟永红

编辑:周佩文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周佩文4311W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