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教授黄如花:图书馆在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上大有可为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指数
综合2021-12-03 22:40

“建设面向不同年龄与职业群体的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升的精品教学资源”,“联合相关机构提升老年人、残疾人、农民等群体数字素养与技能”……近日,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出台《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行动纲要》(简称《行动纲要》),让武汉大学二级教授、数字图书馆研究所所长,中国图书馆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如花看到了新时代图书馆的机遇:未来15年图书馆在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方面大有可为,应该广拓合作渠道。

图书馆在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升中主导地位获认可

在黄如花看来,《行动纲要》使全国从事媒介与信息素养教育实践与研究的同行深受鼓舞,更为图书馆强化教育职能、扩大社会影响、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据介绍,教育部1984年、1985年和1992年发布的3个文献检索课程教学文件,均明确高校图书馆在文献检索与利用课程教学中的作用与要求。教育部2018年5月印发的《中小学图书馆(室)规程》要求“开设新生入馆教育、文献信息检索与利用、阅读指导课等,鼓励纳入教学计划”,确立了中小学图书馆在信息素养教育中的地位。同时,国际组织认可图书馆在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升中的主导地位,并就图书馆如何提升公民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出了建议。例如《IFLA关于数字素养的声明》要求图书馆提供数字技能培训机会,呼吁各利益相关者——政府、教育机构、经济部门支持图书馆,并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助力数字素养提升等。为确立图书馆在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升中的重要主体地位,图书馆界应积极参与《行动纲要》确定的主要任务与重点工程。比如,图书情报领域的院系加强数字素养与技能理论研究,研制符合国情的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等。

提升数字素养与技能是图书馆“拓新”之需

为什么说图书馆在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方面大有可为?黄如花从两个层面进行解读。首先,提升数字素养与技能是图书馆“守正”的必要。教育是各级各类图书馆主要职能之一。图书馆一方面一直在以文化人、以文育人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另一方面通过图书馆利用指导、书目指导、培训、讲座、文献检索课程等形式开展信息素养教育,履行教育职能。

其次,提升数字素养与技能更是图书馆“拓新”之必需。《行动纲要》界定的数字素养与技能的内涵、外延、场景、受众、目标比图书馆界一直以来重点关注的信息素养更宽泛、丰富。放眼全球,国际图联2017年8月发布的《IFLA关于数字素养的声明》指出,“数字素养”包括“媒介与信息素养”和其他技能,强调图书馆应将数字素养定位为核心服务,需要足够的规划、预算和工作人员,还需要与外部行为者开展合作以便为用户提供最佳服务。图书馆应该在新时代展现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新作为、新担当,以更好地服务于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建设等国家战略。

图书馆如何广拓渠道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

那么,图书馆如何参与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据介绍,《行动纲要》提出覆盖全民、普惠共享可及、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为根本目的,促进全民共建共享数字化发展成果,激发全民建设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提升全民数字化适应力、胜任力、创造力,拓展全民数字生活、数字学习、数字工作、数字创新四大场景,建成全民终身数字学习体系。这意味着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升的任务十分艰巨,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

为此,《行动纲要》要求,“建立网信、组织、宣传、政法、发展改革、教育、工业和信息化、民政、财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农业农村、国资监管、工会、妇联、科协等部门参加的部际协调机制,加强部门间政策协同、资源整合和工作衔接”。

在黄如花看来,图书馆在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上应广拓合作渠道,可以通过三种形式主导或参与合作:

一是各地区各类型图书馆之间及其与图书馆学界之间密切合作。如,信息素养教育基础较弱的各级公共图书馆可以开展面向市民的数字素养与技能挑战赛,邀请图书馆学界专家设计大赛流程、建设题库、开展市民培训、担任点评专家等。

二是充分发挥中国图书馆学会的作用,举全国同行之力开展研究、建设面向不同年龄与职业群体的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升的精品教学资源、开展形式多样的教育或培训活动、加强宣传。

三是积极拓展与其他领域的合作。针对老年人、残疾人、农民等群体的数字社会融入和数字鸿沟问题,联合相关机构提升其数字素养与技能。比如,与各地教育管理部门,深化中小学生数字素养与技能培训;参与全国农民科学素质网络知识竞赛的题库建设,开展农村数字素养与技能知识宣讲和数字人才下乡活动等。

编辑:袁炯贤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袁炯贤3887W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