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部莫名异物感,周身不舒服,茎突综合征患者在这里找到救星

南方都市报APP • 健闻
原创2022-01-25 10:24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患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总是感觉咽部异物感,会出现头颈部痛,没办法集中精神,四处求医都找不到原因是什么,甚至被很多人怀疑心理有问题。他们只能这样痛苦的待着,有苦难言,直到他们通过好大夫在线平台找到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耳鼻喉科的主任黄晓明,才知道自己患的是一个并不罕见的疾病——茎突综合征,一个简单的手术即可让他们从地狱回到人间,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互联网医疗改变了传统就医模式,更改变了不少患者的命运,来自全国各地的茎突综合征患者很多都奔向广州这家医院,在这里他们不仅能得到很好的治疗,而且他们觉得像找到了组织,“这里可以很快确诊,我们的痛苦这里的医生最懂。”患者彭先生说。

微信图片_20220101102111.jpg

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耳鼻喉科主任黄晓明

为外省患者开通绿色通道

白净的皮肤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温暖耐心、常常面带微笑是黄晓明医生给人的第一印象。据黄晓明介绍,在我们的耳根下方有一个叫茎突的部位,茎突综合征是因茎突过长或其方位、形态异常刺激邻近血管神经而引起的咽部异物感、咽痛或反射性耳痛、头颈部痛和涎腺增多等症状的总称,常见于成年人。“其实这个病症并不罕见,关键是需要有经验的医生及时确诊,通过手术即可解决患者的痛苦,然而很多患者因无法确诊而备受疾病折磨,因不被他人理解而易患有心理疾病,有苦难言。”

在浙江开公司的彭先生就是这样一个患者,十多年前他开始有咽部异物感,咽部的一侧出现鱼刺感,后来咽部还经常出现阵发性的刺痛,在当地找遍医生做了很多检查都查不出病因,这让他焦虑万分。“总觉得耳后深面有异物感,就担心自己是长了肿瘤,可是到处求医都无法确诊是哪里出了问题,根本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做事情,最糟糕的是没有人理解我,连亲友都认为我的病是自己想出来的,那种痛苦常人难以想象,我也抑郁难以自拔!”辗转反侧之际,彭先生只好在网上求助,他通过好大夫在线平台找到了黄晓明医生。而经验丰富的黄晓明医生第一反应就是彭先生可能患的就是茎突综合征,便告诉彭先生去当地医院拍个片子给他看看,当彭先生把拍的片子通过好大夫平台上传给黄晓明时,黄晓明发现彭先生耳后的软骨已经钙化后变硬,茎突整整比常人长长了六七公分,“这是典型的茎突综合征,只要接受手术切除就能好转。”看到黄晓明医生的回复,作为公司老总的彭先生即刻泪奔,他终于可以不再怀疑自己心理有病,这十多年的痛苦终究解脱!他决定马上到广州接受手术。考虑到患者十万火急的心情,黄晓明立刻为他开通绿色通道,安排住院手术。“其实这是个微创手术,通过内镜下手术把茎突过长的那一段截除即可,患者在手术做完两三天即可出院了,而症状可以立即缓解。”黄晓明说。

微信图片_20220101101716.jpg

党华医生做鼻内镜术后处理

“做完手术我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像我们这样的患者大都有这样的体会。”如今摆脱疾病痛苦的彭先生对黄晓明医生感激不尽,他说自己很庆幸通过互联网医疗找对了医生,而像他这样的很多外地的患者通过互联网与这里的医生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茎突综合征的患者都赶到我们医院来接受手术治疗,我们希望能帮助到更多的患者,减少他们四处求医的痛苦,互联网医疗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黄晓明说。

微信图片_20220101102056.jpg

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耳鼻喉科主任黄晓明

这样的故事通过互联网医疗一直在延续着,来自全国特别是有疑难杂症的患者通过互联网医疗找到了可以治疗自己疾病的医生,而这些医生也找到了更多跟自己研究方向特别匹配的患者。根据2021年中国医院互联网影响力排行榜显示,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耳鼻喉科的影响力位于全国第七。在黄晓明主任的带领下,他们科室超八成医生已开通好大夫在线服务,多年来累计在线服务患者超5.3万人,线上服务满意度达99%。近两年内,共有1626位到医院就诊过的患者,自发在好大夫在线平台上发表感谢信,表达对医生的感激之情。而黄晓明医生所做的手术中有多种术式为国内首创,在好大夫平台上,患者对他的评价满意度高达98%。“我们科室鼓励医生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积极参与到互联网医疗当中,去救助更多真正适合我们治疗的患者。患者量的增加,诊疗经验的增长,也推动了科室实力的稳步提升,科室在互联网上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黄晓明说。

微信图片_20220101102313.jpg

患者为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耳鼻喉科送来的牌匾贴满了科室走廊的墙

“互联网医疗让我们更好地做患者的定心丸,患者觉得我有用我就觉得很暖心。”

“所谓医者仁心仁术,从我触网这么多年来看,其实互联网医疗增进了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了解,有时候给患者的安慰还多于治疗他们的疾病。”两鬓斑白的头发,身穿白大褂,鼻梁上架着一副厚框眼镜,时不时低头查看是否有患者在线上问诊--他是来自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党华,2008年触网至今服务超过四万个患者,连续六届获得年度好大夫称号。“我给自己定了个标准是:当天的问题,当天回答完。有时候做完手术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我都会把消息全部回复完再睡觉,因为我非常清楚这些患者真的是把你当成救命稻草一样在等你。”党华对鼻窦炎、鼻息肉、鼻咽癌以及其他咽喉部肿瘤的诊断与手术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触网至今,贴心细致和体贴入微是病人对他的评价。

微信图片_20220101101955.jpg

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党华

在党华的印象中,他还清晰地记得有一位来自湖北洪湖的患者,总觉得自己耳朵和后脑疼痛不已,花了一年多时间四处求医却无法查出病因。后来他从好大夫平台找到党华,希望可以尽快确诊。根据患者的描述,不少医生都诊断他有炎症,给他打消炎针都会有所缓解,但奇怪的是过一阵子又会感觉疼痛难忍。经验丰富的党华建议患者在当地做一个穿刺,看看是否能检查出病因。由于患者所在地无法做穿刺手术,党华立刻为患者开通绿色通道,加号给他安排检查。“虽然都是耳鼻喉科,其实我最擅长的是鼻咽部的疾病,而这个患者穿刺后的结果是腺泡细胞癌,我就帮他联系了科里的另外两个教授陈仁辉和蔡谦进行进一步的确诊和治疗。”

本来按照平常,这样的诊疗关系就此结束,然而随着确诊、治疗的不断进展,需要找多个医生进行诊疗,在广州人生地不熟的患者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求助党华。考虑到患者身处异乡的困境和得知自己患癌的焦虑和无助,党华不厌其烦地帮助他找到医院三个不同的医生进行看诊。“其实这个时候的患者是最无助的,在和我的微信联系中,他几乎把我当成了唯一可以求助的亲人,虽然他已经不是我治疗范围的患者,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帮他。”当得知患者经济条件不太好时,党华一边安慰他一边说服他其实可以回到湖北武汉治疗,并热情地帮他推荐了当地医院的专家。后来这位患者接受了党华的建议,目前恢复得很好,无以回报的他硬是想找党华要地址,说要寄点家乡的腌鱼表示感谢。

微信图片_20220101101657.jpg

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党华

党华说当看到这些信息的时候也很感动,“我这个人没有其他爱好,在网上问诊患者觉得我有用我就觉得很暖心。”党华表示,互联网医疗实际上也提升了他们的工作效率,患者在就诊前已经提前在线上进行过沟通,使得看诊效率大大提高,医患之间也容易建立起信任。

越是复杂的病情越需要互联网的帮助,专家各施所长解决疑难杂症

湖南曾有一位58岁的甲状腺癌患者在网上求助,根据病人提供的资料显示,患者的癌细胞侵犯了喉管,手术难度很大,当地的医生做不了这个手术。而患者的情况很严重,呼吸困难,几乎绝望。通过好大夫平台的沟通,黄晓明医生马上给她开通绿色通道安排住院。如今患者恢复良好,对于黄晓明的救治感激不尽。

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耳鼻喉科是广东省处理耳鼻喉头颈外科疑难杂症最强的科室,也是手术量最多的科室。人工耳蜗跟听觉植入、侧颅底手术等风险很高的手术都是他们科室的强项。黄晓明带领团队开展耳鼻喉科机器人手术就多达五百多台,机器人手术量位居全国第一。“腔镜技术我们已经开展了20年了,手术量包括各种术式头颈外科手术,且我们是最多的,利用腔镜切除儿童颈部先天性囊肿也是我们科的强项。”黄晓明说道。

微信图片_20220121201724.jpg

黄晓明擅长开展耳鼻喉科机器人手术

互联网医疗如何改变医患旧有看病模式?黄晓明医生表示,原来看病的典型场景,是医生和患者都处于“双盲”的状态,患者不清楚自己的病该看什么科,找哪位医生更合适,经常走弯路也未必找到对的医生;而医生在诊室里面,可能坐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几位符合自己研究方向的精准患者,双方“错配”的情况经常发生。对于医生和患者来说,旧有的看病模式是低效的,而互联网医疗改变了这种看病模式。越是复杂的病情越是需要互联网医疗的帮助,现在很多人在看病前都会先在网上查询一番,研究医生的专长,参考其他患者的就诊经验和评价等等,来找到合适自己病情的医生。此外,患者通过线上可以提前与医生取得联系,如果医生建议在当地治疗,则省去了很多的舟车劳顿;患者在面诊或者手术后还可以继续与线上的主诊医生保持长期的联系,很大程度上方便了患者。“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医疗让更多的患者了解我们医院科室的技术优势,也希望发挥更多的作用救治更多患者。”黄晓明说。

*推广

文/曾文琼

实习生:陈欣

编辑:曾文琼

3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曾文琼1.2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