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车主道歉再起风波:道歉信已删,其他车主质疑车企回应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即时
原创2022-05-14 11:26

温州特斯拉车主道歉信再起风波。信中,这名车主曾称“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等内容”,还提及其他两名特斯拉维权车主。5月13日,南都记者注意到,当事车主陈先生在其个人微博发布的道歉信已悄然删除。

道歉信为何发了又删除?道歉信中为何提及其他维权车主?被波及的维权车主如何回应?

特斯拉方面向南都记者回应称,强制执行的条款中并没有明确要求具体的发布期限,道歉信的删除系车主个人自主行为,并称“陈先生受到威胁才发布道歉信系不实信息”。信中提到的维权车主张女士向南都记者表示,已委托律师,要求陈先生删除对她的不实言论,并公开赔礼道歉。另一名维权车主韩先生也向南都记者回应了此事。

1652436655.jpg

温州车主道歉信为何发了又删?

5月9日,“温州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当事人陈先生在微博平台发布公开道歉信称,2020年8月12日晚,其错把油门当刹车,致车辆冲入小区停车场造成事故。但“心有不甘”,事发后,在抖音、微博等社交平台及媒体采访中,持续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等内容。

南都曾报道过这一事故,陈先生驾驶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在进入小区停车场时失控,随后与停车场内多车发生严重碰撞,车主陈先生入院抢救,后被鉴定为九级伤残。

为何两年前的一场交通事故,会因车主的一封公开道歉信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南都记者注意到,这封道歉信牵扯出一桩陈先生与特斯拉公司的名誉权纠纷案。

2021年8月5日,特斯拉因名誉侵权将陈先生告上法庭,诉求是陈先生向特斯拉赔偿50万元并公开道歉。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判定,陈先生在抖音平台其使用的账户上向特斯拉赔礼道歉,持续不少于90日,道歉内容应事先经法院审核,并赔偿5万元。一审败诉后,陈先生曾向南都记者表示,自己仍会提起上诉。今年2月15日,二审开庭,浙江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仍维持一审原判。

陈先生在道歉信中透露,案件经过一审、二审,已于今年3月生效。4月24日,陈先生被法院强制要求执行5万元赔偿金。15天后,也就是5月9日,陈先生在其个人微博平台发布道歉信。然而道歉信的发布时间仅持续了4天,5月12日下午,陈先生的这封道歉信已悄然删除。

道歉信发布后又在短期内删除,引发热议,有网友猜测因陈先生受到胁迫所致。5月13日,特斯拉方面回应南都记者称,道歉信的发布是依法履行判决措施的一部分,强制执行的条款中并没有明确要求具体的发布期限,且道歉信的删除系车主个人自主行为。此外,针对目前网络上流传的陈先生受到威胁才发布道歉信的不实信息,特斯拉方面称,尊重和遵守法律法规,所有沟通都在平等、尊重的基础上进行。

道歉信“经法官见证”为何牵扯到其他车主?

道歉信还将其他两位特斯拉维权车主牵连在内,分别是曾在上海车展“车顶维权”的河南车主张女士,起诉特斯拉售卖重大事故车辆并胜诉、获“退一赔三”赔偿的天津车主韩先生。陈先生称,维权期间,张女士和韩先生也有联系他。二审判决后,张女士曾邀请他与其他车主一起写联名书集体诉讼,但他拒绝了。

上述内容引来许多争议,被指由特斯拉代笔、内容失实等。南都记者注意到,道歉信中提及的韩先生和张女士,都在社交平台表达了对道歉信内容真实性及合理性的质疑。

道歉信发布次日,张女士向南都记者表示,两人相识系陈先生主动添加她的微信,期间张女士仅通过微信象征性地询问他,是否参与集体诉讼的车主联名,上述说法均有聊天记录为证。5月10日,张女士已委托律师,要求陈先生删除对她的不实言论,并公开赔礼道歉。

5月11日,关于上述争议,特斯拉方面向南都记者表示,道歉稿内容的讨论都在法官的见证下形成,最终是由陈先生自己确认所有内容,并自愿、自行发布的。道歉信所有内容都经得起推敲,都符合客观实际情况,内容真实、程序正当、车主自愿。

对于特斯拉的相关表态,韩先生和张女士却并不认可,质疑为何“法官见证下”的道歉信会牵扯到案外人,法院对于道歉信中关于案外人的描述内容是否做到基本核实。

5月13日,韩先生告诉南都记者,那篇道歉信的不实信息已对他造成大量负面影响,虽已删除,但法院方未做任何官方说明,下一步会考虑走信访流程。张女士亦表示,将会采取进一步措施维护自身权益

张女士的代理律师付建向南都记者表示,温州车主道歉信中关于张女士的言论有误导舆论的嫌疑,主动与其他车主联系,并对张女士等其他车主添加不实描述,模糊事实上的因果关系,致使张女士等车主的名誉权遭到严重侵犯

温州车主是刹车失灵还是误踩油门?

温州特斯拉失控事故发生的真实原因是道歉信的另一个焦点,究竟是刹车失灵还是误踩油门?陈先生在道歉信中承认,误把油门当刹车踩,但仍持续捏造、传播“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等内容。

南都记者查询判决书发现,事故发生后,温州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一大队曾委托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对事故车辆进行鉴定。2020年10月,《鉴定意见书》公布,鉴定意见为经对汽车碰撞数据进行分析,结合其加速冲进停车场时制动灯未亮的状况,发生事故碰撞前5秒内制动踏板均未工作(处于未踩下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0月16日,陈先生曾在温州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一大队做笔录时,对《鉴定意见书》中的鉴定意见未提出异议,并承认当时确实没有踩刹车,而是把油门当刹车踩了。2020年10月27日,交通大队认定该车主应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2021年5月,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发布关于这起特斯拉事故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特斯拉中国通过特斯拉美国总部的后台调取了这辆车事发之前传输到后台的数据,和事故车上提取的EDR的数据进行了印证。中美双方的数据均证实了2020年8月温州特斯拉撞车事故真相系车主误踩踏板,把油门踏板当刹车踏板踩。

一审败诉后,2021年10月12日,陈先生曾向南都记者表示,自己曾改变口供承认误踩油门,此举是不得已为之,主要是为了尽快划分责任,理赔被撞坏的车辆。

南都记者注意到,陈先生的道歉信再度将特斯拉置于“刹车门”的质疑中。此前称因特斯拉“制动失效”导致车辆追尾事故的张女士,在微博发帖质疑温州车主的鉴定报告的真实性,其中并未附带完整的后台数据等。

采写:南都记者 方诗琪

编辑:张亚莉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新消费研究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