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点赞的“感染者218号”回家了!他说打算做防疫志愿者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即时
原创2022-05-19 10:27

5月18日,曾赢得广泛点赞的“北京218号新冠肺炎感染者”张先生,把微信状态改为“飞奔回家”。这一天,社区和居民自发组织,送上证书、书画作品等礼物,欢迎“中国好邻居”康复回来。

南都此前报道,今年4月下旬,居住在北京昌平区北七家镇冠华苑社区的张先生,在得知自己可能是疫情密接人员后,立刻主动报备行程,留在车里等待通知,独自隔离12个小时,堪称“教科书式防疫”。

回家首日,张先生接受了南都、N视频采访,他说,计划和室友在家做饭聚餐,未来还打算报名做社区防疫志愿者。

微信图片_20220519095701.jpg

5月18日,社区工作人员和居民欢迎张先生回家。图片来源:北京晚报

回家:邻居送花拉横幅欢迎 他计划做防疫志愿者

5月18日上午,昌平区冠华苑社区的小区门前,比往常增添了几分热闹。十多位居民站成两排,有人手捧鲜花迎候,有人牵起醒目的横幅,他们在等待久违的邻居回家。

10时许,从隔离酒店接回邻居张先生的车到了。“欢迎您回到社区!”社区工作人员高兴地走上前,“为了表达对您的感谢,我们社区和居民自发组织了欢迎仪式。”社区为他送上“荣誉居民”证书,两旁展开的横幅上写着,“中国好邻居,欢迎您回家”。

居民温红蕊拿出一副丝绫堆绣手工画,丝绫堆绣是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她花费一周时间亲自完成的作品。精致的画作被细心装裱,画中一人手举盾牌,把病毒抵御在家门外,“一人防疫得当,万人社区平安”。创作背景里写到,“在全民防疫的战役中,每一位居民都是勇敢的战士!”当日,她也专门来到现场,把画献给张先生。

微信图片_20220519095631.jpg

社区的孩子们拿起纸笔,有人绘出“欢迎张先生”的卡通画,有人写下“舍己为人”的毛笔字,稚嫩的笔触间,传递出纯朴心意。

微信图片_20220519095626.jpg

“非常高兴,非常感谢社区和邻居!”时隔20多天回家,张先生和邻居们热情寒暄,一起在镜头前,留下纪念合影。他告诉南都记者,此次回家后还将进行健康监测,“没有问题的话,我会跟社区联系,报名防疫志愿者,为社区服务。”

疫情之下为减少聚集,更多人没能来到现场。张先生同栋楼居民李凡(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一早他们便知道邻居已出院,互相打听回家的时间,计划要亲自到场欢迎。“没能过去挺遗憾的,我们群里说,疫情过后请他吃饭!”

当年,这座小区是北京自住型商品住房,聚集了众多申请房子的年轻人。现在,社区已有一万两千多居民,张先生是其中普通的租客,与他合租的室友是一对夫妻。中午回到熟悉的家里,室友正在居家办公,彼此轻松地打过招呼,他们开始商量晚上聚餐,“我们平时关系挺好的,也是自己做饭,就在家里做些家常菜。”下午,他又匆忙赶到隔离酒店,取回存放的衣物和钥匙。

康复回家的消息传开,张先生收到了众多祝福,那些珍贵的礼物被小心收藏。这一天,他把微信状态改为“飞奔回家”。

隔离:独自在车里待12小时  “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过去20多天是一场特殊的遭遇,4月22日出门时,他没料想到后来发生的一切。

在朝阳区工作的张先生是一名空间设计师,当日上午他在东城区客户家中做设计交底。往常工长也会到场,那天却意外缺席。直到晚上传来消息——工长被确诊新冠肺炎。

“我第一时间想联系工人,知道他们身体情况怎么样,因为工人和工长经常在一起。”当晚,张先生立即给工人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他有不好的预感,“我有可能是次密接人员。”为了不影响同住的室友,他在外找了间酒店住下,“我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管住我自己,不要接触任何人。”

第二天早上9时许,工人电话被接通,“医生告诉他,无论测抗原还是测核酸都是阳性,但是确诊还需要专家再会诊,那天我们是在一个50平米的房子,密闭空间里近距离接触过。我知道我是密接人员了,感染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没有慌乱和不安,张先生果断退房,戴好口罩后离店。他特意交代前台,“我的房间不要打扫,再续住两天。”回到车里,他一路开向小区外露天停车场,寻找人流和车辆较少的地方。

“我一直在车里, ‘举报’自己是密接。”12345政府服务热线、各级疫情防控部门电话,张先生轮流拨打,“把我所有的行程、接触的人和事物,上报给政府方面。”

与此同时,他时刻留意工人的消息,“了解他有没有确诊,一直都在等。”张先生跑在了流调工作前面,“等我提供了工人的电话,对方给当事人打电话后,流调进度也加快了。”

一天没有吃饭、上厕所,直到傍晚“饿得不行了”,张先生点了份快餐,“送到离我车大约20米的位置,他走之后我去取的,全程都没有接触。”

久坐车里,腰疼腿麻,他在焦急地等待。晚上转运车辆到来,张先生被送往酒店,此时他已在车里独自隔离12个小时。

两天后,一场难熬的高烧袭来,“非常难受,烧得你站起来头抬不起来的感觉。”他被连夜送往医院,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是北京第218号感染者。

经过14天的治疗,张先生身体好转。出院前,一项指标始终不稳定,经历了片刻的焦虑,最终如期康复出院,“还挺激动的。”原本,出院后可以居家隔离,但他选择到隔离酒店,“室友得跟着我一起居家,我不想影响他们工作。”

未来:回归正常努力工作 “不必记住我是谁”

4月28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公开点赞“218号感染者”“这位市民识大体、顾大局,严格落实个人防控责任的行为,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得益于自我隔离和及时应对,也避免了进一步发生社区传播。社区党支部书记王松林告诉南都记者,当地曾连夜对人员和环境采样,核酸检测均为阴性。14个小时后楼栋被解除封控管理。“我们真的非常认同和敬佩,可以说,一万两千多名居民都感谢他。”

堪称“教科书式防疫”的行为,在网络上被广泛点赞转发,张先生被网友称为“中国好邻居”,有人甚至留言要找他“装修设计”。

治疗和隔离期间,不停有电话和消息涌入手机,最多时一天有超过60个电话。他接到了许多来自室友、社区和同事朋友的问候。室友关心他“缺不缺吃的用的,要不要邮寄点东西”。李凡记得,入院之初,同栋楼邻居就接力录制视频,纷纷送上祝福祈祷的话语。

“没想到我认为是一件平常的小事,能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得到社会的认可其实挺感动的。”直到现在,张先生仍觉得不足称道,“我不应该把更多的麻烦带给更多的人,在我内心里我认为这是本能,就应该这么做。其实大部分人,我能做到的他们都能做到,有好多人做得比我更好。”

在变成“218号感染者”之前,张先生只是一名普通市民。今年34岁的他,四年前从家乡吉林长春到北京工作,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为追求事业在外漂泊。

这段时间他仍挂念工作,曾想要上门拜访客户,说一声“对不起”。“我手上还有大约五六个工程要施工,尤其在北京这种城市,很多是为了孩子念书,着急等着孩子上学,住过来比较近。所以给他们带来了很多不便,我感觉很内疚。”

面对镜头时,张先生从来戴着口罩,这既是疫情防控要求,也因不想被父母认出。出院时,家乡父母还不知道他曾被确诊。弟弟在看到网上消息后,曾惊讶地向他视频求证。休息静养多日,他才恍然想起,“也有两年多没回家了,特别想回家看一看,其实还是想多陪陪父母。”

5月18日,回家后的第一晚,张先生已投入忙碌的日常,未来生活也回到正常轨迹。他打算长期留在北京,努力工作,成家买房。他说,“记住这段抗疫过程就行,不必记住我是谁。”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张林菲

编辑:张亚莉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身边好人
疫情防控常态化

14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