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决中小企生存危机迫在眉睫,建议对困难企业延后还债

南方都市报APP • 察时局
原创2022-07-04 22:08

中小企业已成为中国就业的主体。7月2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教授在首届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与民生论坛”——“稳经济、保就业”夏季论坛上表示,当前经济遭受冲击下,解决中小企业生存危机迫在眉睫。

据天眼查数据,2016年到2021年,企业注册注销比呈下降趋势,从2016年的6.90降到了2.75。其中,小微企业注册注销比大幅下降,降速约为50%-70%。去年小微企业注册注销比为0.88,首次破1,“意味着现在倒闭的小微企业比注册的还多”。

此外,在全部市场主体中,小微企业的注销数量占比超过90%,今年3月份更是达到了94.1%。“这些都说明当前经济遭受冲击严重,中小企业就业市场承受更大压力。”曾湘泉说。

微信图片_20220704200819.jpg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教授。

受供给等因素影响,白领、蓝领就业形势表现不同

曾湘泉介绍,他所在的中国就业研究所依托智联招聘、58同城招聘平台大数据,从2016年开始定期发布求职主体为应届生和在职白领的CIER指数(即招聘需求人数/求职申请人数)和求职主体为制造业和服务业低端岗位的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招聘需求人数/求职申请人数)。

微信图片_20220704200917.jpg

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白领和蓝领就业市场表现为不同的特征。白领CIER指数自2016年上升至2017年1月的高点后,虽有波动,但至今总体一直呈现下行趋势。

蓝领市场跟白领市场不大一样。2016年以来,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不断上升。受到国外疫情产业链中断,国际贸易大幅度增加的影响,景气指数到2021年2季度达到高峰(5.05),随后才开始大幅度下降,尽管如此,仍然保持2018年以前的水平(1.77)。

为什么出现这种差异?曾湘泉解释说,白领、蓝领两个市场就业形势特点首先与供给有关,比如应届毕业大学生供给不断增加,非大学生劳动供给不断减少。此外,这也与国内外经济周期波动密切联系,更与疫情暴发及其防控方式及力度密切相关。


2022年中小企业就业景气指数低于疫情初期

此外,研究还发现,中小企业的白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和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在排除季节因素后均持续下降。原因在于,一方面开业的中小企业招聘需求下降,另外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弱,出现大量倒闭。

比如,中小企业白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在2017年曾是历史高位,达到2.36,代表着2.36个岗位对应1个人求职的状况。曾湘泉表示,这主要是因为2015年互联网+双创实行后对岗位创造产生了很大作用。但该指数在2017年之后就开始下降,2022年以来,也形成了新的历史低点(0.41),现在甚至低于2020年初疫情暴发初期。

中小企业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自 2016年以来不断上升,2020年12月达到了历史高点(2.43)之后开始不断下降,目前已降至历史最低水平(0.37),主要原因是招聘需求急剧下降,而供给则大幅上升。

曾湘泉解释说,从前期来看,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表现比白领就业市场更好,这是因为大学生数量不断增加,供大于求,而蓝领市场招工难的问题一直较为突出。“但后续由于受经济周期的影响,蓝领的情况也变差了,从2020年底达到最高点之后迅速下降。”他说。

他举例说,自己在青岛调研时有一家职工规模达2000人的企业,2021年7月份有11家中介公司帮他招聘。“上一周我们通过电话,现在大概只有一家中介公司在招人,招工难的情况大幅度减少,同时中介公司也不断裁员,共同导致迅速下降。”


小微企业注销数量占比已超九成

从不同规模企业CIER指数比较来看,2020年复工复产以来,小微企业CIER指数显著领先。2021年1月小微企业达到高点(1.67),而大型企业为0.72。但2021年受到疫情冲击后,情况发生变化,到了下半年小微企业的指数已经低于大企业。2022年以来,各类型企业CIER指数均在低位徘徊,小微企业(0.48)处于最低位。

不同规模企业中蓝领指数的情况也是这样。在2019年小微企业的蓝领指数一度领先,但是疫情暴发以后变差,2021年1月以来,各类企业指数持续下降,小微企业更处于低位,表现尤其明显。“当然小微企业中也有一些岗位在增加,主要是和信息数字化相关的行业和职位。”他说。

微信图片_20220704200856.jpg

从2022年第一季度数据来看,中小企业需求人数同比增长较多的是新型数字化相关行业,同比降低较多的则是生产性行业,也就是制造业,以及生产辅助性行业和受政策冲击产业(教培、房地产等)。

微信图片_20220704200907.jpg

据天眼查数据,从2016年到2021年企业注册注销比呈下降趋势,从2016年的6.90降到了2.75,小微企业注册注销比大幅下降,降速约为50%-70%,2021年的小微企业是0.88,首次破1,意味着现在倒闭的小微企业比注册的还多。

他还表示,在全部市场主体中,小微企业的注销数量占比超过90%,今年3月份更是达到了94.1%,这些都说明当前经济遭受冲击严重,中小企业就业市场承受更大压力,解决中小企业的生存危机迫在眉睫


建议:保就业与保生活并举,扩大见习计划范围

曾湘泉建议,首先提升中小企业的岗位创造能力 ,一方面扩大加速折旧实施范围,简化申报手续,大力推动智能制造和绿色制造,提升中小企业创造高质量就业岗位的能力和规模。另一方面启动千亿人力资本投资计划。通过政府与培训平台构建合作模式,定向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数字化应用和培训服务。

此外,扩大“见习计划”范围。除针对失业大学生外,可将"见习计划前移至高校在校学生,缩小高校与企业对职位需求的认知差异,提高人才培养与实践要求之间的匹配度,为中小企业的人才储备增加提供支持。

在保企业生存方面,可以借鉴国际经验,对中小困难企业延后还清债务的期限。比如在疫情防控期间,印度储备银行将资不抵债的门槛从10万印度卢比提高至100万印度卢比,还把所有新的资不抵债案件延后六个月。

同时,“保就业”和“保生活”并举。他建议,应研究构建低收入家庭群体收入申报系统,据此发放现金补助或消费券,缓解因疫情冲击造成的生活困难。充分利用劳动力调查数据库,分析劳动参与率、退出劳动力市场人员、长期失业人员等指标变化和成因,并制定更为精准的就业促进政策。

曾湘泉强调,切实落实就业优先的发展战略,加强各项重大经济和社会政策出台前后的就业效果评估,提高各级政府、国有企事业等单位的招聘速度和效率,推进反就业歧视的立法和司法工作。


采写:南都记者 王凡 发自北京

编辑:梁建忠

1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