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多个城市加码智能汽车产业,广深发展新路在何方?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科创
原创2022-07-07 15:14
汽车logo.jpg

近一周内,广州、深圳接连发布支持智能汽车产业发展的新政与法规,珠江两岸造车热潮再次涌起。

但其他城市也没闲着。上半年,上海、北京、武汉、长沙等城市先后发布了支持智能汽车产业发展有关文件。

纵观大湾区,上半年,广州完成了从“完全无人化”测试到自动驾驶城市混行试点,再到打造自动驾驶运营科技平台的多项跨越式探索;深圳出台国内首部规范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法规,为自动驾驶商业化提供制度保障。

当前,智能汽车产业已成为全国多个城市眼中“香饽饽”,国家也不断发文支持相关产业发展及刺激汽车消费。广州和深圳两座智车之城如何走出一条吸引产业落地发展新路,下半场值得深思。


上半年一线城市均有产业新规出台,“开出”加速度

近日,广东地方政府为支持智能汽车产业发展,“开出”加速度。

7月1日,《广州市智能网联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2-2024年)》提出,计划2024年,初步建成以企业创新为主体、以自主可控为导向的智能网联与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群。

7月5日,深圳出台了国内首部规范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法规《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下称“《条例》”),率先填补了国内发展智能网联汽车的法律空白。

南都湾财社梳理公开信息发现,上半年,其他城市也没闲着。

仅6月份,除深圳,武汉以及长沙等城市发布了扶持智能网联汽车的相关文件规定。《武汉市交通强国建设试点实施方案》提出,3到5年形成累计500公里的智能网联汽车和智能交通测试道路;《长沙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与示范应用管理细则(试行)V4.0》明确了从道路测试、示范应用到示范运营的推进路径,增加了道路测试与示范应用牌照互认内容。

汽车政策新规.png

南都湾财社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自动驾驶运营的探索上,各大城市也“各显神通”。

5月,有两家企业获准在北京开始“方向盘后无人”的测试运营;6月中旬,广州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百度自动驾驶车队在没有配备安全员的情况下,在开放道路上测试“完全无人化”驾驶;6月,浙江省德清县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联席工作组发放国内首批两张“主驾无人”卡车路测牌照。

6月底,广州再次发力。

6月29日,在广州智能网联汽车混行试点政策发布将近一年之际,《广州市南沙区智能网联汽车混行试点区及特殊运营场景混行试点总体方案》正式通过,南沙区成为广州市首个智能网联汽车混行试点区,到2025年,南沙将分四个阶段投放总计不超过2000台智能网联汽车示范运营。

北京理工大学深圳汽车研究院研究员、博导孙超认为,自动驾驶对于城市的核心吸引力首先是背后巨大的想象空间、产业规模和经济驱动力,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智慧交通,背后是万亿甚至十万亿级的新兴产业,所以各大城市纷纷发力布局。


深圳高屋建瓴,广州实践先行

广州和深圳的智能汽车产业下半场如何走?近日发布的新政及法规给出方向。

“广州、深圳两地发展智能汽车产业的方向大体上是围绕培育龙头企业,加强科技创新,培育应用场景,加强公共服务等方面展开的”,有汽车行业协会相关人士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不过,在政策的执行层面、内容颗粒度以及区划功能定位上两者还是存在一定的差别”。

“深圳是依照产业链的思维去发展智能网联汽车以及协调空间布局,”该负责人指出,广州的新规则有着明确的区域产业划分特点。

因为广州汽车产业有深厚制造业基础,花都区、黄埔区、南沙区以及番禺区都有比较完善的汽车制造或者零部件生产基础,因此广州发布的智能汽车产业文件因地制宜,根据上述区域产业基础和特色优势来划分各自在产业地图中的角色和职责。

pic_1163008

此外,从两个城市发布的新政和新规可以看出,一些主要思路也各异。

“深圳以立法先行,自上至下发展;广州以运营先行,自下向上发展”,广东省大湾区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张瑞锋对两市的政策法规点评道。

广东省汽车工程学会秘书长周玉山表示,深圳跟大多数城市一样,采取技术推动的方式,但不同的是,深圳可以利用立法权为自动驾驶创造更为开放的运营环境,让自动驾驶在这种环境中不断迭代更新;

广州是场景引领,会较为精准地分析自动驾驶技术应用的场景并设计商业化落地的模式,从而对自动驾驶技术提出相对具体的要求,所以在制度设计和场景设计上需要花更多的心思,“这也是为什么广州混行试点政策发布将近一年的时间才正式落地的原因。”

“广州提出的发展路线跟其他城市都不太一样”,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总经济师陈键华接受南都·湾财社记者专访时曾表示,要把广州打造成一个大型的人工驾驶与自动驾驶混行的城市试验场,“这意味着我们不单是为了摸索自动驾驶落地的商业化模式,更是在积极探索建立城市的智能出行政策体系,积极为国家打造城市样本。”

落地细则引关注,城市间政策通联很关键

各有侧重点的发展思路与模式将带给广州、深圳怎样的挑战?

“考验深圳于高新技术发展的掌控能力的时刻到了”,孙超指出,深圳立法出台了国内首部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法规,给出了顶层管理办法,但具体操作还要科学谨慎对待:比如具体标准的制定,开放路段的管理,出现安全事故后的应急处理,信息和数据安全的保障,如何真正有效带动产业发展等。

“场景引领需要花费较多精力去做顶层设计,好处是可能会缩短商业化落地的进程,但一定要非常小心,不能因为场景设置限制了技术发展”,周玉山解释,这意味着技术创新也需要政策法规来引导,给予空间去磨合发展。

此外,他与孙超持有相同观点,法规后续落地细则非常关键。

例如因为不同形式、不同技术路线的车辆在相对开放的环境里面去运行,如果交通规则、基础设施没有进行同步设计的话,可能会出现难以预料的风险。

与此同时,广州、深圳及其他城市仍面临来自商业化以及互联互通等智能汽车产业发展的痛点和挑战。

“虽然广州、深圳等城市相继出台利好产业发展的政策与法规,但如何实现区域互通互认,避免形成封闭孤立的智能网联运行环境是较大挑战”,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已有多个城市对智能网联汽车在测试数据进行互联互通,但在智能网联汽车的准入登记、行驶管理以及权责认定等问题上仍较为割裂,整个运营生态比较偏封闭,更多时候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

张瑞锋表示,目前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仍停留在单车智能阶段,多车智能的技术水平仍较为初级,在车车互联、车路协同、区域控制、等方面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这需要对交通信号灯及控制系统、交通监控系统、道路感知系统等设备进行升级改造,以及企业共同构建智能基础设施环境,促进基础设施与智能网联汽车互联互通,打造完善的车联网体系。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目前各个城市都在发展自动驾驶技术和车联网先导区建设,各城市之间已经有了差异化的方向和特色。

但本质上来看,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智慧交通的大系统的基础原理、基础技术、基础能力是一样的。大城市既要协同发力共同合作发展基础能力、解决基本问题、掌握基准原则,建立大统一的发展步调,又要找到各自着力点,在商业化场景和产业链重点布局上多元化错位发展。

为此,未来广州和深圳两座城市在摸索各自发展特色路径之时,如何协同打造产业发展新空间同样关键。

出品:南都湾财社·科创工作室

统筹:任先博

采写:南都湾财社记者 陈培均

编辑:任先博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专题| 大湾区智能汽车产业半年报
【专题】湾区智能汽车产业生态研究

1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