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权赋码乱象为何纠而不正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评论
原创2022-08-05 23:09

日前,河南商丘民权县的一则通知引发外界关注:对民权县全域人员赋码管理,并对7月20日以来进入民权县域停留4小时以上,目前已离开民权县域人员赋黄码管理。8月4日,商丘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对民权“临时赋码”的做法“立即进行了纠正”,但据南都报道,有郑州市民仅7月12日高铁路过民权未下车就被赋码且至今未被纠正,只是赋码原因从“民权县进行赋码操作”改成了“疫情防控其他原因”。

4032x3019_62ebc8adaf62e.jpeg

民权“临时赋码”

民权方面“立即进行了纠正”,到底纠正了些什么?当地有关部门对上级发出的“立即纠正”指令是否有什么误解?码没变,赋码的理由、主体倒是及时修正成了一个更模糊的表,民权的操作如果不是阳奉阴违,那着实令人不解。更不要说,被“临时赋码”管理的市民,从始至终并不符合涉事地方所称7月20日以来进入当地并停留4小时的条件。

更荒唐的是,有市民一家数口的赋码还出现了红黄各异的情况,而有些因路过民权被“临时赋码”的人员,其转码事项要么像前所言“码没变,理由却变了”,要么有人陷入为转码找社区盖章社区却推给商丘的状态。赋码一张嘴,转码跑断腿,甚至想跑都不知道去哪里跑。

除了纯“路过”、被误伤的那部分群体,当地被人为扩大了的赋码区域,在此番“赋码管理”的过程中究竟该如何认定、是否会纠正,目前尚未可知。在当地的赋码通知里,有7个镇街“高风险区人员”赋红码管理,12个镇街“中风险区人员”被赋黄码。而据国务院疫情风险查询平台的情况,截至目前,民权县存在的多个高、中风险区“均以村或小区来划分”,但在民权县此次赋码调整的通知里,上中高“风险区人员”所涉区域则以街道、乡镇来圈定。

从小区、村到街道、乡镇,相较于国务院疫情风险查询平台所公布的中高风险区,民权县在通知中划分的中高风险区范围很显然要广得多。而按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的相关指引,区域风险等级“原则上以居住小区(村)为单位划定,根据流调研判结果可调整新冠肺炎疫情风险区划定及管控方案”,未经专业研判特别是未经公示研判结果,在国务院权威疫情风险信息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就贸然扩大风险区和赋码管理范围,不在高风险区却被认定为“高风险区人员”,其合理性与合规性都很值得商榷。

2022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长雷正龙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重申,各地根据不同疫情风险等级对相关人员进行精准赋码,不得“一刀切”“码上加码”。

什么是“一刀切”?应该不会有任何一种“一刀切”的措施自认为是“一刀切”,缺乏精细化管理的防疫操作,出现居民大面积“误伤”,正常的生产生活因此被莫名停顿,即可判定是“一刀切”惹的祸,都应当被及时制止和纠正。特别是在涉事地方宣示“立即纠正”之后的回头看环节,还要深究一下纠错的质量与诚意,像民权这种只模糊化自己署名的赋码纠错,恐怕依然处在纠而不正的状态。

健康码不是地方治理的万金油,一旦出现疫情就祭出赋码的神操作,反映出的恰恰是治理能力的缺陷与治理思路的混乱。

公共政策的一粒沙,落在具体而普通的社会成员身上,就可能是一座山的困扰。坐高铁经过但未下车而被赋码,不仅长时间无法转码,而且还换个理由继续赋码,民权的这波操作对“只是路过”的当事人而言可以说是非常差的公共体验。疫情防控最需要的,就是社会公众的理解、共识与配合,为图一时方便就以突破法治底线的方式行事,其给政府公信所带来的伤害,恐怕不是民权、商丘甚至河南一地可以承担的。

编辑:何起良

5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