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筹款平台越来越难?七成受访者认为中介高额抽成不合理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民调
原创2022-09-20 11:38

最新-南都民调logo(红色).png

前不久,“水滴筹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的相关话题冲上热搜,引起社会关注,更让不少行善者在捐助前多了几分犹豫不决。为了解公众对大病筹款平台的信任度,南都民调中心于2022年9月2日至12日发起网络问卷调查,共采集1002份有效问卷,并于近日发布《大病筹款平台信任度调查报告(2022)》。

报告显示:超九成受访者使用过大病筹款平台,其中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的使用率较高;熟人社交圈转发筹款信息是受访者捐款的主要原因;六成受访者表示为亲朋好友发起筹款,低收入者更希望平台“筹款快、分担经济压力”;近七成受访者表示筹款目标在10万元以内,其中1万元以下、1万元至5万元的受访者更容易达到筹款目标;六成受访者表示信任大病筹款平台,七成受访者认为筹款中介高额抽成不合理。

使用情况:

超九成受访者参与过大病筹款,近七成为捐款者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超九成人表示使用过大病筹款平台。其中,“作为捐款者使用过”的占63.78%,“作为筹款者使用过”的占20.46%,“两者都使用过”的占8.08%,“都没使用过”的占7.68%。

具体而言,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是受访者使用较多的大病筹款平台,比例依次为68.43%、53.41%、33.95%。00后受访者梨子曾参与过捐款,她认为大病筹款平台充分体现了互联网传播速度快、覆盖范围广的特点,让更多爱心人士看到患者并为其捐款。

855x672_63282393982c7.png

1086x793_632823939dd7a.png

捐款者:

超五成受访者参与过3次以上捐款,单次捐款20元以内较常见

作为捐款者,调查中有58.33%的相关受访者表示在大病筹款平台参与过三次以上的捐款,28.19%表示参与过两次捐款,13.48%表示仅参与过一次捐款。

问及最近一次捐款金额,56.94%的相关受访者表示单次捐款20元以内,其中10元-20元的比例最高,占22.78%,捐5元-10元的占17.36%;此外,捐20元-50元的占16.11%,仅有26.95%的受访者表示单次捐款在50元及以上。

899x763_632823c36e16f.png

1427x889_632823c379073.png

交互分析发现,受访者月收入越低,单次捐款金额则越低。月收入3000元以下的受访者,捐5元-10元、10元-20元分别占29.10%、26.79%;而月收入10001元-15000元的受访者,该比例仅分别占7.14%、10.34%,该受访群体捐100元及以上的比例在25%以上。

00后受访者子雯热衷于做公益,曾在各大筹款平台捐款。“大概捐过十几次,每次捐20元-50元左右。”她表示,大部分筹款信息都是在朋友圈或群聊看到,捐款对象都是陌生人。每次看到筹款信息总觉得自己应该贡献一份力量。

近六成受访者因熟人转发而捐款,80后更容易被患者故事打动

大家为什么在大病筹款平台捐款?调查发现,“熟人社交圈转发”“被患者故事打动,捐献一份爱心”是受访者捐款的主要原因,分别占59.17%、56.39%。

图片5-你在大病筹款平台捐款的主要原因是?[多选].png

从不同年龄段来看,00后、90后受访者更多是因为“熟人社交圈转发”而捐款,占比均超60%;而80后受访者“被患者故事打动,捐献一份爱心”的情况更多,占58.59%。

85后受访者汤女士表示,最近一次是为儿子幼儿园的同班同学捐款。“有孩子患了白血病,班主任将筹款信息发到群里。我自己也是家长,感同身受,希望尽自己一份力量帮助他们吧。”

筹款者:

六成受访者为亲朋好友发起筹款,筹款者看重平台提现速度快

而作为筹款者,调查中有43.01%的受访者表示在大病筹款平台发起过两次筹款;35.31%表示发起过三次及以上筹款;还有21.68%表示曾发起过一次筹款。至于筹款对象,受访者表示为亲朋好友发起筹款的比例最高,占61.19%;其次是为普通朋友/同事发起筹款,占50%。

894x867_632825e689007.png

1008x825_632825e6902dd.png

大家为什么愿意在大病筹款平台发起筹款?调查结果显示,“提现速度快”是主要原因,占43.36%;其次“筹款金额上限高”“筹款快、分担经济压力”也是重要影响因素,两者各占36.36%。

交互分析发现,收入较低的受访者更希望大病筹款平台可以分担高昂的治疗费用,其中月收入3001元-5000元的受访者选择“筹款快、分担经济压力”的比例更高,占54.24%。

图片9-你在大病筹款平台发起筹款的主要原因是?[多选].png

受访者冯女士于2019年在某平台发起过一次筹款。“两天就筹到了11219元,最终全额到账。”不过,与10万元的筹款目标相比,冯女士认为平台实际能筹到的钱并不多。“大部分是同事朋友帮忙转发,有的捐50元,有的捐100元,也有捐1元、2元。当时着急用钱,筹到的一万多元马上提现了。”她说道。

近七成受访者表示筹款目标10万元以内,高额筹款日益困难

大病筹款平台到底能否帮助患者筹钱?整体来看,单次筹款目标10万元以内的受访者最多,占68.24%,其中筹款5万元-10万元的占31.58%;而单次筹款目标10万元以上的占31.58%。

但每个患者病情不同,实际筹款情况也有差异。具体来看,筹款目标在1万元以下、1万元-5万元的受访者较容易完成筹款目标,分别有73.23%、69.68%的人表示已完成筹款目标。而筹款目标在10万元以上的受访者,仅有18%左右的受访者表示已完成筹款目标。这意味着,患者或多或少能在大病筹款平台募集到一定善款,但高额筹款却越来越难。

你最近一次发起单次筹款的目标金额大约是?.png

信任度:

六成受访者表示信任大病筹款平台,七成认为筹款中介高额抽成不合理

大病筹款平台现在能否真正帮助到患者?调查结果显示,仅53.59%的受访者认为能帮助到患者,21.26%认为不能,还有24.95%表示不确定。

问及信任度,仅61.17%的受访者表示信任,其中“非常信任”和“比较信任”分别占27.84%、33.33%;25.55%持一般态度,13.27%表示不信任。

980x719_632824e13e35c.png

968x730_632824e143b3d.png

据公开媒体报道,职业筹款人为网络筹款求助者有偿提供推广服务,雇佣推手在微博、微信群内大量传播筹款信息,并向求助者收取高达七成的捐款抽成。

大家认为大病筹款平台中介高额抽成合理吗?调查显示,71.83%的受访者认为不合理,其中“完全不合理”和“不太合理”的比例分别占40.70%、31.13%;仅有28.17%认为合理。

图片10-近日,有媒体公开报道大病筹款平台中介高额抽成,你认为合理吗?.png

部分受访者在问卷中提到,“平台需要运营费用,合理收取小部分可以接受,但需要公开透明”;也有受访者认为善款应该全部给到患者治病,“本来捐款是为了帮助患者渡过难关,如果收取手续费甚至高额抽成,我不会在平台上捐款了”。

平台手续费与筹款中介高额抽成是主要影响因素

影响公众对大病筹款平台信任度的因素有哪些?调查发现,受访者认为“筹款平台收手续费,善款无法全额捐给患者”是主要原因,占66.98%;其次是“职业筹款推广人高额抽成,恶意推广”,位居第二,占61.11%。

图片14-你认为影响公众对大病筹款平台信任度的因素有哪些?[多选].png

曾做过某大病筹款平台筹款顾问的白女士认为,相比起筹款中介费,平台收取的手续费比例不算太高。“大病筹款平台主要有两种筹款方式,一种是平台筹款顾问协助患者发起筹款,另一种是自发筹款,捐款者可在筹款页面进行查看。”不过她表示,中介高额抽成损害了患者与大病筹款平台之间的信任度,“我接触过一位患者,她宁愿相信筹款中介,也不愿意相信官方平台的筹款顾问,因为我们无法向患者保证一定筹到多少钱。这种情况下,患者更愿意相信筹款中介给出的承诺,而忽略了抽成问题”。

建议:

四成半受访者更倾向于直接捐赠患者,希望进一步明确平台监管主体

大病筹款平台收取手续费、平台中介高额抽成等问题频现,大家还愿意使用吗?调查中,大病筹款平台仍是受访者首选的募捐方式,选择的受访者占46.21%;但也有45.41%的受访者表示更倾向于“直接捐赠给患者(银行/微信/支付宝转账)”,两者比例相近。这意味着,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大家可能更愿意选择直观透明、方便快捷的募捐方式,希望精准帮扶患者,免去手续费、服务费等。

如何提高公众对大病筹款平台的信任度?受访者表示希望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平台监管主体”,占67.76%;其次是“平台加强审核监管,确保求助信息真实性”,占63.57%;还有受访者希望“平台完善信息公开制度”,占58.08%。受访者子雯表示:“其实平台为患者提供了很好的筹款渠道,我更希望平台手续费收取比例、善款使用情况等信息能公开透明。”

1481x816_632825521ab8f.png

1332x879_632825522216b.png

如何监管好大病筹款平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行业要合规发展,首先要保证平台流程的透明度。在确保落到患者手里之前,所有钱款应当控制在捐款人手里。但目前来看,这些机制都没有,所以,行业要自我严格规范。同时,平台也应加强对中介的管理,确保透明度,确保每个捐赠者可以在平台上查询到捐赠资金的具体流向,并且可以赋予捐款人7天之内的后悔权。”

除了平台要肩负起责任之外,同时离不开相关法律的监管和约束。中国互联网协会法治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提出了几点完善互联网众筹事业的建议:“首先《慈善法》要及时跟进,对当下新出现的问题查缺补漏。其次筹款平台、相关慈善组织要坚持强调非营利原则,必要负担的劳务报酬,应按照工时计算,而非按提成比例计算。互联网慈善不能走商业化、金融化的发展道路,希望各方能够秉承这样的想法,共同打造向上向善、合法合规的互联网慈善事业。”

调查总结:

从本次调查结果来看,大病筹款平台利用互联网传播速度快、覆盖人群广等特点,一方面为患者提供了新的筹款方式,另一方面为捐款者提供更便捷的公益参与渠道。调查中使用过大病筹款平台的受访者占了九成以上,其中以捐款者为主。

调查还显示,近六成受访者表示因熟人社交圈转发而捐款。除了对熟人朋友的信任之外,善心人士也将信任寄托在大病筹款平台上,希望通过捐款帮助患者渡过难关。

但近年来大病筹款平台陆续开始收取手续费,甚至有筹款中介对善款进行高额抽成,一方面透支了公众的善心与信任,另一方面吞噬了患者的“救命钱”。调查中,认为筹款中介高额抽成不合理的受访者占了七成;只有六成受访者表示信任大病筹款平台。不少受访者在问卷中表示,“患者的经济负担已经很重了,平台中介还高额抽成,这寒了多少捐款者的爱心。”

一边是求生希望,一边是爱心善意,作为连接筹款者与捐款者的桥梁,大病筹款平台应加强自身规范管理;有关部门更要加强对平台的监管,依法治理。弥补这道“裂痕”,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多方共同努力,促进互联网公益事业健康发展,莫让“众筹”变“众愁”。

调查概述:

南都民调中心于2022年9月2日至9月12日期间开展本项调查,一方面通过网络问卷调查的方式推广问卷,另一方面进行电话或线上采访。本次调查共回收1002份有效问卷,其中男性受访者占59.68%,女性受访者占40.32%。从年龄段来看,00后占20.17%,90后占36.71%,80后占31.94%,70后及以上占11.18%。从月收入来看,5000元以下占28.04%,5001元-8000元占32.73%,8001元-10000元占22.16%,10001元-15000元占10.18%,15001元以上占6.88%。从居住地来看,北上广深占21.76%,其他省会/直辖市占26.65%,普通地级市占26.85%,县级市/县城占15.87%,小城镇及农村占8.88%。


社会调查与公共舆情研究课题

社会群体与公众心理研究

项目出品:南都民调中心

项目监制:谢斌 张纯

项目执行:南都研究员 麦洁莹

实习生 何欣华 曾醒 王清娜 林函霓 章馨月

支持平台:南方都市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编辑:文轶然

1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