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大镇跨入数字浪潮,从传统塑料到先进材料智造“新赛道”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佛山
原创2022-09-23 00:18
佛山数智变革.jpeg

在位于佛山顺德杏坛的维诺电器生产车间,曾经需要两名壮汉才能搬起的柜子,现在只要一小台AGV小车(搬运机器人)就可以轻松托起来,然后快速搬到指定地点。刚放稳上一个柜子,小车马上去接“下一单活”了。在这个数字化车间里,大约有30台小车满地跑,忙忙碌碌、井井有条。

在相隔不远的顺威杏坛工厂,正在进行的数字化改造对标总部车间里,“从前两个人盯一台机器,现在一个人管6台机器”的效率。

在佛山顺德,多组实打实的数据正在体现数智变革为企业带来的效益增收和利润增长,数字化转型后,顺威精密产量增加40%,人员减少40%;吉邦士新材料产量增长30%,人员减少22%……

数字化智能化不仅为企业带来提质降本增效,更推动着区域产业结构的转型与迭代。全塑联、顺威杏坛工厂和维诺等企业所在的佛山顺德杏坛镇,是顺德面积最大的镇街,曾以传统塑料为主导产业。

如今,这座产业大镇正迈向先进材料智造“新赛道”,同时也探路出高质量发展阶段区域产业转型升级的“佛山样本”。

WechatIMG229.jpeg


破题

就像建好一座综合体再招商

产业链转型,先为企业搭建“数据底座”

从传统塑料,到先进材料智造“新赛道”,这条转型之路不容易。这是佛山顺德杏坛镇面对的重要课题,也是珠三角多个制造业大镇面临的同类型问题和需要破题的发展瓶颈。

低调、粗犷、高污染、高能耗的路子走不通了,但“老破旧”如何向“新智创”蝶变?

政企携手的共识是:抱团转型。

“针对塑料全产业链现时普遍存在的供需信息高度不对等、交易模式传统单一、行业标准缺失、诚信机制缺乏、融资渠道不畅、生产制造信息化薄弱、产业链溯源缺失等痛点,严重制约行业规范化、绿色化发展。”广东全塑联科技有限公司CEO文均宇告诉南都记者,目前这个“抱团”转型的“朋友圈”正在越做越大,成立于2016年10月的全塑联,由佛山市40多家塑料相关企业共同众筹成立,目前已有注册会员单位超过34000家。

目前平台通过与中国联通、建设银行、微众银行等战略合作伙伴深度合作,运用“互联网 +”、云计算、区块链、大数据、智能中台、数字工厂、标识解释溯源等先进技术,搭建一个符合产业发展需求、安全、高效的塑料加工产业集群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循环塑料产业向绿色制造转变。

1.jpg

如何抱团?

文均宇打了一个十分形象又通俗易懂的比喻:就像是现在的商业综合体,“商业综合体要先盖好整个商业体才招商引资,整个建筑里提前部署好物业管理、灯、水、电等一系基础设施。集群转型也是如此,我们要先建设好这个底座。一个是数据中台、一个是业务中台,还有一个是应用中台。”

“这和产业链企业一起抱团上云上平台是不同的概念,集群化转型的发展需要一个底座的,底座形成之后才能够把业务做好。”文均宇说。


和机器人一起“上班”!

传统制造跨入新一轮数字浪潮

除了从传统塑料到先进材料,杏坛还不断发力智能制造“新赛道”。

在维诺电器,满地跑的AGV小车算是车间里最劳苦功高的岗位之一了。

在箱体到达传送带的边缘时,系统便会自动发出指令,这时,停放在电梯口的智能物流AGV自动导引小车便会火速赶来,“驮上”这个重重的大箱子奔赴指定的地点。

在维诺电器二楼的生产车间,30多台匆匆忙忙的智能物流AGV自动导引小车颇为吸睛,它们正按照预先设定的轨道忙碌地运转着,有的小车负责运送产品到储存点,有的则负责从储存点运送半成品到滚筒生产线进行再加工,这些小家伙不仅会有序排队,还会转弯,“饿”了之后还会给自动充电,非常智能。

如今,数智化管理已经渗透进了维诺生产的全链条之中,通过智能化机器的使用,工厂大大减少了搬运这一耗时耗力的环节。在一楼加工完成的半成品被运送到二楼车间后,它会通过传送带自动传送出电梯,既提高了工作效率还实现了对空间的有效利用。

如今有了智能物流小车后,整个生产车间的人工成本下降58%,配送效率提升了84%。

DSC00709.JPG

数字化管理的身影也可见一斑。

车间门口的“数字化信息中心”大屏幕将整个生产车间的产品生产进度、检查次数、质量分布等情况用数据清晰明了地展示了出来,而自动采集质量检测设备可以实现生产过程和质量信息的全过程追溯。


政企携手

从传统塑料,到先进材料智能制造

村级工业园改造和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前者为杏坛腾出了大量高质量发展空间,后者为企业插上了数智化的翅膀。

近年,杏坛镇多措并举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一方面,杏坛强化政策宣讲,促进政策落地。通过举办宣讲会、走访等线下与线上相结合的方式,传达市、区推动企业数字化方面的扶持政策,提升政策知晓率,降低企业对开展数字化转型工作的成本担忧,提振企业信心,鼓励企业抢抓转型机遇,享受政策红利,让企业对政策“看得到、摸得着、够得到、用得上”。

另一方面,不断引入服务机构,辅导企业转型。杏坛镇引入优质数字化顶层设计服务商,为企业提供数字化诊断咨询顾问服务,通过联合服务机构,举办转型培训、标杆访学等系列活动,打造了一批数字化转型示范项目,塑造本土经典案例,并在试点过程中不断复盘总结,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给广大企业提供参考,引领更多企业走向数字化转型之路。

与此同时,还不断拓宽融资渠道,促进企业转型。杏坛镇联合顺德农商银行杏坛支行顺利举办“银企携手,数智创变”—顺德农商银行“顺赢数字贷”系列产品宣讲会,向企业推介数字化专项融资产品,拓宽企业融资渠道,进一步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

数据显示,2021年,杏坛镇共有77项企业项目获得市、区资金扶持,金额约4500万元。其中悍高及康宝、爱尼的数字化项目分别被评为市、区“互联网标杆项目”;嘉腾的“佛山市机器人制造和系统集成骨干企业”及“佛山市数字化智能制造装备及机器人产业生态供给资源池”共获得220万元资金扶持;全塑联有“佛山市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供给资源池申报及动态评价”及“中小企业抱团数字化转型”2个项目获得资金扶持。

同一年,杏坛镇工业投资达57.5亿元,全区排名第一;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22.5%,增速排名全区第一;全镇规上企业、高新技术存量企业、科技型中小企业入库数量同比分别增长143%、48.7%和86.6%。

2022年上半年,数字化转型的成果在企业产值中得到凸显,在全球需求萎缩,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杏坛通过数字化转型的悍高、嘉腾机器人等企业产值依然保持较大增长。


求变

从工厂透明化、数字化

到设计制造一体化协同

对于企业来说,转型的动力和目标不是数据报表,而是能支撑企业能够在任何环境下穿越周期,强信心、稳预期的底气。

底气首先来自工具的迭代。

这个“工具”就是数字化。

全塑联推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抱团转型的路径之一,就是实现工厂透明化、数字化。通过MES生产系统+JIT拉动式生产+自动化+AGV物流+机器人+智能立体仓库,实现从收料到检验,从入库到备料生产,再到出库的全流程。

其二是实现设计制造一体化协同,其三是生产智能化、物业、财务一体化,并推动全过程质量管理的生产经营全链条变革。

DT9A5888.JPG

这个求变发展的蓝图,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在顺威生产车间里,如何更科学排产,如何更好提高设备利用率,如何让转产/换线的排产更合理,通过大数据工具,决策者和“机器人”们都明明白白。

“在质量监控环节,数智化管理就更加重要了。”文均宇表示,大数据直接反映并对照模具、设备、材料三个要素,“这三个要素是决定产品质量的关键,大数据完全可匹配到哪个班组、哪些设备、哪些模具来生产产品,能够实现该批产品达到最好、最稳定质量。在形成数据积累后,后续同类型产品就可以直接排产。”

“数据大脑”支撑决策的直接结果就是:提高产品质量、降低人的成本、降低换线和排产所消耗的时间成本。

数据显示,数字化转型后,顺威精密产量增加40%,人员减少了40%,从最高峰的6000人减少至今约3500人,同时350台设备中已有95%的设备实现了联网。

不仅如此,通过数字化改造,企业产品瑕疵检出率提高了14%,产品误检率减少了3.3%,贴片一次性合格率提高16%。


两次“搬家”和扩容

推动转型的“工具”变革

虽然如今的数字化转型已初见成效,但这条道路企业走得并非一帆风顺。

成立于2010年的维诺电器,12年经历过两大重要发展节点,目前总部落户顺德杏坛。在维诺电器董事兼总经理姚凯源看来,两次“搬家”既是企业发展进程中的关键节点,又是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推手。

工厂的第一次迁移更多是规模的扩张,但这直接驱动了企业迈向数字化转型的第一步。

“原来的厂区面积只有5000多平方米,2016年第一次搬迁到新厂区一下子膨胀到了20000平方米,这样一来工人和生产线都更多了,管理更困难。” 姚凯源这样回忆到。

当时维诺的数字化应用可以说为0,前端、研发端乃至仓库都有各自的系统,而这些系统又并非真正的电脑系统,只是相关负责人员的习惯做法,这样各行其是的情况导致企业经营状况日趋庞杂紊乱,企业变革势在必行。

怎么改?

经过一番探索,自2016年起,维诺电器以ERP企业资源管理系统的搭建为数字化转型的开端与核心,引入华工精益实现精益生产,同时引入普华永道进行专业审计和经营规划。也正是此举,为维诺未来更大步的数字化转型奠定了良好基础。

工厂的第二个节点,维诺在顺德杏坛建起一座37000平方米的新厂区,这也迁出了维诺的新一轮数字化浪潮。

DSC00696.JPG

一方面,厂房面积一下子增加70%,在人力成本高涨的背景下增加相同比例的人力投入着实不现实,这倒逼企业大力进行自动化、智能化生产,以自动化设备替代原有的“人海战术”;另一方面,部分数字化系统需要在生产线上进行硬件预安装,“从头再来”的新厂搬迁给数字化设备的全面规划与铺设提供了契机。

就这样一步步摸索着,在变迁中寻找机遇,维诺实现了对数字化工厂的整体规划。“其实计划在2020年就已经定下来,投资蛮大也遇到了很多阻力,但是我们坚持认为,必须顺数字化之势而行,如果还按照传统生产方式经营,未来5年的发展和下场可以预见。”在姚凯源口中,危机是促变的一大动力。


愿景

传统产业焕新机

新赛道上加速跑

“我这个‘新顺德人’来了以后走不了了,不愿意走。”作为“新顺德人”,姚凯源直言企业数字化转型获得的成果与区域良好的营商环境密不可分,离不开市、区、镇向数字化企业提供的助力与支持,“在数字化方面,佛山的反应非常快,顺德走得更早,各级政府都很支持。”

因为投入过大,很多中小企业对数字化转型都望而却步,此时便需要“政府大手”的帮扶。当下佛山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支持正在进一步深化,吸引优质人才,提供政策支持,用面行动帮助更多企业开上“数字化”的高速公路。“一是有决心,二是有财力,三是矢志不渝地去推动工作深入进行,到各个区各个镇,我觉得这就是佛山和顺德的吸引力”。

谈到下一步的规划与愿景,姚凯源说:“我们希望在应用的基础上更细化每一个小的板块,做到真正打通,进而让整个公司的经营生产环节都形成闭环,成为一个5G驱动、快速运转的智能工厂,将数字化示范车间升级打造为数字化示范工厂。

C2104T01.JPG

除了在新赛道上加速跑的智能制造,传统产业也正焕发新机。

如同,塑料产业是一个循环,产业链的发展也是一个循环。

这种“抱团”不仅仅是在于“取暖”,更在于突破行业发展瓶颈、破题求变。乘着数字化的浪潮,全塑联立足顺德、覆盖佛山,面向全球,目标是打造塑料全产业链互联网服务平台。

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数字化转型,这个曾经传统制造业重镇正迈向新一轮经济高质量发展。如今,世界500强的下一个“灯塔”项目落地、市区重大产业项目拔地而起,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褪去,数字化智能化驱动的“杏韵水乡、制造新城”正脱颖而出,传统产业通过科技创新和数字化转型在新赛道上加速跑。


采写:南都记者  路漫漫 陈飞龙 见习记者 孙振凌 实习生 卢泽宇

摄影:南都记者 郑俊彬

编辑:路漫漫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佛山数智变革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