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电视剧版《三体》主演陈瑾:“老年叶文洁”应该是极简的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即时
原创2023-01-24 17:58

春节期间,电视剧版《三体》不断更。在1月22日到23日更新的剧集中,两个时空交错,揭开了叶文洁的厚重往事。

剧版《三体》播出以来,收视与口碑双线飘红,其中由影后陈瑾饰演的“老年叶文洁”获得了一致称赞,不仅被认为在外形和气质上高度贴合人物,细腻、富有层次的表演也让观众感受到了这个“《三体》灵魂人物”的复杂性。

在刘慈欣获得亚洲首个“雨果奖”的原著小说中,叶文洁作为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却长期深刻影响了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之间的战局。电视剧版《三体》中,叶文洁的青年和老年阶段分别由王子文和陈瑾饰演。如何把握“叶帅”走到人生晚景时的状态?近日,陈瑾接受了南都记者专访,细致分享了自己对这个角色的体认和拍摄中的趣事。

微信图片_20230124164451.jpg

热播电视剧《三体》中,影后陈瑾饰演“老年叶文洁”。

【专访陈瑾】

南都:为什么“叶文洁”这个角色如此有魅力?你是怎么被“她”吸引的?

陈瑾:看了剧本后,我就特别喜欢这个角色。虽然我只能演后半部分,但是这个人物的发展,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她的经历很坎坷,无数次地经历“人性之恶”,却依然那么执着地希望人们能忏悔,所以,其实她内心深处是一个极端理想主义者。

南都:《三体》首播第二天,叶文洁给邻居小朋友放动画片的段落上了微博热搜,因为动画片里正好播到一句台词“给你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似乎是叶文洁的某种隐喻。你和主创们怎么理解叶文洁对地球人类的情感转变?

陈瑾:叶文洁这个人,她是站在了一定的高度上,是一个非常有思想深度的人。她的绝望是基于她对人类的傲慢、以及对人类在享受科技发展的时候要付出什么代价的认知,希望我们人类能够反省自己,不然必将遭受到厄运。但当她看到,她认识的人都没有反省的能力、也不忏悔的时候,就觉得“人类不能自救”了,只能寄希望于科幻,希望三体人来“拯救地球”,因为在她的想象当中,科学更发达的文明,也将有更高的道德水准,所以她摁下了那个钮。这不是为了个人层面的“报复”,而是基于对人类文明无法自我反思的绝望。

南都:你塑造过很多种令人难忘的“母亲”形象。这一次饰演叶文洁,你认为她和女儿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失去女儿之后,她冷静甚至冷漠的外表下,应当是怎样的心境?

陈瑾:叶文洁和杨冬之间是普通的母女关系。这是她们的悲剧。她们不会交流的,因为经历不同。

我觉得大概有两种人,一种是为了精神而活着、烟火气很少的,另一种是踏实享受生活的。叶文洁和杨冬,恰恰都是前一种。这样的话,其实对于身为母亲的叶文洁来说,真的是一个死局。

能想象得出,叶文洁这个女儿肯定是特别“干净”的,她很简单,很纯洁,也很执着,我相信她完全是在一个“爱”的环境下长大的,跟叶文洁青年时代的生存空间完全不同。但这也造成杨冬在精神上肯定没有叶文洁那么有力量,很容易崩塌。

叶文洁自己后来说过,“女人应该像水一样”。她说这番话来自她后来回到城里,以及失去与地外文明的联系以后,那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那些年,叶文洁肯定把她的温柔、慈爱都给了杨冬。

为什么杨冬死后,叶文洁还能是那种(冷静的)表现,我的理解是,因为她有一种坚定的信念支撑。为了这个理想,她曾经“献祭”了她的丈夫,现在等于是把女儿也“献”了出去。如果这个人物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那她就不可能做出这种举动。

但在冷静的表面下,我觉得她肯定也经历了某种内心的挣扎,可是她也很无奈。作为叶文洁来说,她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健康地成长,好好地生活,能不做物理就不做物理,但最终也没有办法改变女儿的热爱。

南都:参与《三体》摄制,给你带来的最大感触是什么?能否分享一两件难忘的事儿?

陈瑾:这部戏是我演戏以来非常难忘的一次经历:太难了!特别是台词量特别大,而且说的还都是一些物理学、天文学的专业术语。

有一场开会的戏,我站在主席台上,底下都是“我的人”。因为那段台词特别多,我当时就想着,要不要稍微有点肢体语言?就尝试着在台上稍微走动一下。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不行,因为在这个人物身上,所有的“零碎儿”,其实都没有一点意义。然后我就和导演说,我突然发现这个人物“越简单越好”。因为她年轻的时候,拥有特别坎坷、特别激烈的经历,到了老年,她呈现的状态就是“极简”的。不管是语言还是动作,简单就好,不需要太多点缀,甚至表情也应该是简单平静,她的力量来自她的精神。

还有一场特别重要的戏,是我们在那儿晒衣服,谈到伊文斯。导演说坐椅子上,我想了想,跟导演说,坐在小凳子上吧。小凳子是对那代人来说挺有亲切感的东西,那时候的老人都会这么坐在门边晒太阳。当时拍完后,导演也非常喜欢,觉得那种场面非常舒服,非常生活。

南都:你怎么看待《三体》中的“农场主假说”?会不会也有一瞬间怀疑,我们是某些更高等的地外文明面前的“火鸡”呢?

陈瑾:虽然我不算是一个科幻迷,但是对这种假说,也不会感到吃惊。因为我觉得,在这个世界面前,我们知道的东西太少了。我们一直看到的东西就是真相吗?人类的精神世界是以一种什么方式交流呢?有没有五维空间?……

人太渺小了,宇宙太大了,大到发生什么都不值得奇怪。不要因为一件事情还没有认知到,就觉得“不可能”。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侯婧婧

编辑:张亚莉,梁子珊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热点人物访谈

7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