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博士讲述缅甸遭遇:因高薪被骗,坦言与学历无必然关系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即时
原创2023-09-14 09:29

近日,被骗至缅甸一年后获救的中科院博士现身,再次引发关注。南都、N视频记者对话当事人张先生,听他讲述过去一年的曲折遭遇。 

据张先生所称,去年,他因父母和女友患病面临经济困难,便选择出国谋求工作机会,却被所谓“在泰国的工作”诱骗至缅甸诈骗园区。每天在严密监视下工作18个小时,完不成业绩会被体罚,“泄密”被发现遭到毒打。

消息被传播到网上,受到持续关注。最终在多方努力下,张先生得以回国。在他看来,被骗与学历、阅历没有必然关系,“诈骗利用的是人性的弱点,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图片

张先生。

因英语好知识面广被“盯上”

“中科院博士”与“缅甸诈骗团伙”这两个原本难以关联起来的词语,让张先生的经历令人难以置信。 

“实际上一个人是否上当和学历、阅历都没有必然关系。诈骗利用的是人性的弱点,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张先生这样对南都记者说道。

去年8月启程出国时,他期待着在国外的新工作能缓解当时面临的经济压力——此前,他在位于江西的中国科学院庐山植物园工作,那时候,他的父母患有慢性疾病,女友患早期乳腺癌。这导致他面临很大的经济困难,不得不寻找新的工作机会,但在国内找工作并不顺利,十多份简历都石沉大海,“无奈只能找国外的工作机会”。

他向南都记者回忆,最初在网上通过一个中介得知,新加坡的一家公司招聘客服人员,承诺月薪1.5万元。此时,整体流程在他看来比较正规。不过由于当时疫情的影响,新加坡的入境流程比较复杂,而他没有打疫苗,签证迟迟未能办理下来,耽误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实际上,这时候陷阱已经设下,等他入局。

张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招聘的人跟他说,他们公司在泰国有一个分公司,建议他先去泰国工作一段时间,等新加坡入境政策宽松了再转过去。张先生答应了。 

辗转了香港、曼谷等几个城市,去年8月中旬,他到达泰国湄索,这是泰缅边境的一座小城镇,与缅甸隔河相望。 

“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跟我提到过‘缅甸’两个字。”张先生向南都记者回忆,过程非常短,前后只有一二十分钟的时间,“在我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被他们带到了缅甸一侧”。 

图片

张先生介绍被骗经历。

当时他曾发信息告诉女友,他不想待在缅甸,那边不安全,但是他已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也曾试图逃跑,但发现守卫森严,不得不放弃。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上关于“中科院博士被骗至缅甸至今已一年”的消息广受关注的同时,贵州3名男子多次欲偷渡到缅甸进行电信网络诈骗活动,但由于文化低不会打字被诈骗公司拒绝接收,不仅发不了财,还被判刑的案例也被曝光。

张先生向南都记者分析道,他被诈骗团伙盯上,主要原因包括他在英语方面的优势,以及知识面比较广。 

因“泄密”被打到无法站立 

据了解,缅东妙瓦底的诈骗主要面向海外群体,做的是“欧美盘”。 

“我负责的工作是伪装成女性,通过社交软件与受骗者聊天。”张先生说。

他向南都记者介绍,进入诈骗园区的第一个月会有“工资”,大约6000元,之后收入就靠业绩提成,如果没有业绩就拿不到任何钱,还要接受体罚。体罚包括跑步、俯卧撑、平板支撑、蛙跳、上下蹲等,连续做一个小时以上,会有人拿着木棍在后面监督。

张先生透露,他没有靠业绩赚到过钱。“这样的情况非常普遍的,绝大部分人一年都未必赚到钱。”因为现在人们对诈骗套路有所了解,上当受骗的人越来越少。

园区对于“泄密”的行为,非常忌讳。

张先生介绍,园区允许他隔一段时间给家人打电话。“因为打电话时有人监控,我没办法说实话,甚至很多时候诈骗园区的人还会故意威胁我透露虚假信息给外界。”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家里人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处境。后来,张先生发现用电脑可以安装手机模拟器,通过这样的方式发邮件可以摆脱监控,遂发邮件向国内家人求救。

还有一次,他通过聊天软件偷偷和女友联系,谈到了公司的诈骗模式、规章制度、体罚方式等内容。“通常我和她聊完后都会把聊天记录删除,但那一次我疏忽大意没有及时删,被公司的人发现,导致了后面被关。”

张先生还记得,他们打人用的是小腿粗细的木棍。“当时我被打到完全无法正常站立,睡觉的时候也只能趴着。” 

他从今年4月底到8月初都是被关押的状态,起初一个多月是在“兵站”,类似于园区的私人监狱。后来,他被转移到了宿舍,这段时间通常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而且是不定时的。 

他曾发邮件告诉家人,每天被监视着工作18个小时,逃离遥遥无期,希望家人可以救他出去。园区方面要求转账12万元才肯放人,但家人在转账后发现账户被冻结,无法进行转账。8月初,他被换到了同一集团的另一个公司。 

受关注后成“烫手山芋”  

后来,张先生的家人选择报警。“中科院博士被骗至缅甸至今已一年”的消息也被披露,持续受到关注。 

“在媒体报道以后,园区里很多人就知道了我的事情。公司领导层认为继续留我在园区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决定把赎金降低。”张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他的家人联系了帮助营救的志愿者阿龙,通过他与园区协商,最终确定了赎金。

5.9万元,张先生家人支付了这笔赎金后,他得以重获自由。 

不过,在出园区之前,他被要求通过签字、录像等方式承认自己自愿进入园区。“当时我急于出园区,只能假意答应他们的要求。”

8月26日,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凌晨通报,24日晚,泰警方成功寻获张某。驻泰使馆、驻清迈总领馆正与泰警方密切协调,争取尽快安排其回国。 

图片

张先生现身微博。

此后十余天,未再有相关消息传出。9月11日深夜,张先生在微博发声,并介绍了近况,再度引起关注。 

他透露,已于9月5日返回国内,因配合调查和个人生病不适的原因,一直未能发文。本着对公众和自己负责的态度,后续他会对大家关注的一些问题进行解释。次日上午,他再度发文介绍更为详细的遭遇。 

张先生向南都记者透露,“9月5日警方已经调查过我,我也提供了我被骗的材料给他们。” 

“从事件发酵到回国,我克服了重重阻碍,我获救是多方面共同努力的结果。”他表示,这离不开亲人和朋友的付出,既有警方和大使馆等官方部门的协助,也有民间志愿者的支援,媒体的报道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谈及近况,张先生称,父母病情比较稳定,女友此前所患早期乳腺癌现在也已经康复。他希望未来能尽其所能回报社会,避免更多人掉入同样的陷阱。 

“要认清自己的性格弱点” 

今年以来,中国人被骗进缅甸诈骗团伙的案例频频曝光。近期,南都曾报道20岁潮汕小伙陈先生被骗至缅甸后获救的案例。 

据了解,在警方的支持下,多地潮汕商会参与了此次营救行动。哈尔滨广东潮汕商会会长郑楚成告诉南都记者,营救工作并不容易,就像大海捞针。另一名知情人士介绍,开展营救工作需要先确定受害人所处的位置,在此过程中,受害人的积极自救起到了很大作用。 

图片

陈先生被解救。

在失联多日后,陈先生私下找机会向家人发来信息,详细描述了他当时所处诈骗园区周边环境的情况。参与营救的人员通过综合多方信息,快速确定了其所处位置,为后续营救工作提供了重要保障。

张先生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在自救的过程中保证自身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尤其要确保求救信号不被诈骗园区的人发现。“我是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向外界求助的,这样不太容易暴露。”

针对被骗至缅甸的诸多案例,郑楚成提醒道,“天上不会掉馅饼,找工作的人不要轻信高薪的诱惑,做生意的人也不要掉进暴利的陷阱。”上述知情人士也表示,“要相信警方的反诈宣传,支持反诈工作,踏实学习、踏实工作,不要相信所谓的高薪。”

“要避免上当受骗,一方面要认清自己的性格弱点,另一方面要经常学习和更新防骗的知识。”如今终于脱身,张先生感慨颇多。 

各方对于缅甸诈骗团伙的打击力度也在不断加强。

据了解,针对当前缅北涉我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严峻复杂形势,公安部部署云南等地公安机关持续推进打击行动。近日,云南普洱公安机关积极与缅甸相关地方执法部门开展边境警务合作,1207名缅北涉诈犯罪嫌疑人成功移交我方,其中网上在逃人员41名,这是继前期抓获269名缅北涉诈犯罪嫌疑人之后,打击行动取得的又一重大战果。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公安机关将进一步强化边境警务执法合作,持续组织开展打击缅北涉我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动,决心不变、力度不减,持续清剿诈骗窝点,依法缉捕涉诈人员,坚决遏制此类犯罪高发态势。

如今,已经回国的张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从事期刊编辑或者科普宣传一类的工作是他的兴趣和特长。

“希望能通过这样的工作,为社会做点贡献。” 他说。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陈燕

编辑:陈燕,向雪妮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东南亚速递
社会记录
热点人物访谈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向雪妮32.05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