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手机号“二次放号”困扰,思路不妨反过来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评论
原创2024-04-08 23:20

近日,有民警在社交媒体账号发布视频表示:“注销手机号等于出卖自己,很可能造成财产损失”。随后,该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第一,引发热议。

这个提醒是有道理的,运营商确实会将注销的电话号码重新投放回市场,也就是所谓的“二次放号”。根据媒体的采访,三家运营商均表示,被注销的号码,“有可能会重新投放”。

对“二次放号”,工信部有相关政策规定。根据《电信条例》和《电信服务规范》的规定:用户在欠费30日内未交费的,电信服务商可暂停相关服务,即“停机”;在停机后60日内仍未交费的,可终止服务,即号码注销;号码注销后至重新启用(二次放号)的时间至少为90日,称为“冻结时限”,时限过后号码即可再次放出。

二次放号造成一系列麻烦和风险,是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App、网络注册都要求实名制,实名制又是建立在手机号码实名制基础上的,所以,虽然现在人们打电话不多,但手机号码却成了网络“身份证”、通行证。一个手机号码背后,绑定了很多应用、支付。某种程度上,现在手机号码的稳定性,比智能手机普及之前要重要得多。

但问题随之而来。有些人在注销或不缴费之前,并不会主动地去注销与其绑定的银行卡、其他App。注销这些绑定是一个非常繁琐的过程。像支付宝、微信这些应用,随时都要用,一般来说,用户注销号码之前会妥善处理。但一些不那么常用的App,很多用户自己也搞不清楚,自然就不会去主动注销。反过来说,这些银行卡、App也不会自动解绑。

这就导致新用户可以登上原手机号没解绑的软件、银行卡,危及原手机号码主人的利益和安全。反过来,用户也可能因为手机号码的前主人而惹上一系列麻烦。如果号码前主人没有注销App,用户就无法再次注册,想要解绑,银行要求提供手机号前主人的身份证等信息,一般人也无法找到号码的前主人。还有更极端的,因为号码前主人遗留的问题而深陷骚扰。曾有用户反馈,新办了一张手机卡,经常收到针对前主人的催款短信、电话等,而且换电话进行骚扰,不胜其烦。

如果发现得及时,立马换一张卡,问题也不大。但往往很多时候,用户已经把号码告诉了其他人,注册了一些App,这个时候,再换号也非常麻烦。

现在,运营商将皮球踢给了第三方金融机构,建议用户向金融机构进行反馈。但从合同角度,解决这个问题的责任还是在于运营商。运营商出售一张电话卡,理论上应该提供没有瑕疵的服务,而手机号码上绑定的App对用户造成了骚扰,这就是一个有瑕疵的服务。实际上,工信部规定的“冻结时限”,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运营商的这个责任。

工信部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2023年底,工信部“一证通查2.0”部分功能升级,支持查询的互联网应用账号的注册情况从此前的11个新增到16个。同时,还新增“解绑/投诉一键跳转办理”服务。用户填写本人手机号、身份证号后六位和验证码,就能查询到主流互联网App和网站的账号注册情况。不过16个App的覆盖范围还非常有限。归根到底,运营商无法做到全覆盖。

从技术上说,思路不妨反过来。那就是运营商建立一个数据库,把这些号码放进去,供App方查询。只要这个数据库中有,App方就在自己的系统中注销掉这些号码。但问题在于,App方并无义务这么去做。所以,一个逻辑上顺理成章的办法,就是建立相关规则,强制App方要去查询进入冻结期的号码,然后在自己系统里把相关用户注销掉。这么做,并不会漏露App方的商业秘密。

“二次放号”给消费者带来困扰的现象已经存在多年,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 刘远举

编辑:张子庆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张子庆2.62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