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小圈

关于健康的那些事儿

3.27亿人气

他研究针灸治疗中风30年,为降低致残率,中风后以身试针千万次

南方都市报 • 南都人物
原创2020-01-10 13:28

550x387_5e180657c1b2d.jpg

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员许能贵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今天在北京举行,来自广州中医药大学的研究员许能贵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从1991年开始致力于针灸在缺血型脑卒中(俗称“中风”)的功能,到今天走上中国最高规格科技殿堂,许能贵用了近30年。

这些年,许能贵体系化地发现了一套简、便、验、廉的方法,对抗缺血型脑卒中后极高的致残率,使残障率从原来的40%下降到17.9%。

他甚至在自己中风后以身试针千万次,用银针带来的强烈疼痛反射,验证了针灸治疗的有效性,成为这项全国多中心大样本研究中的一个成功案例。

身心都和针灸“谈恋爱”

都说十年磨一剑,研究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许能贵花了近30年。他1983年进入安徽中医学院针灸专业学习时,还是这个专业全国首次招生。此前,他对中医几乎一无所知,更谈不上兴趣。那时他想:“这辈子,只能和‘一根针一把草’过了。”

实践课上,看到老师用几根小小的银针就解除病人痛苦,他感觉非常神奇。读的书越多,他越感受到针灸的魅力。每次考试,他都名列前茅。

他打趣说:“当时身心都用来和针灸‘谈恋爱’了。”1988年,爱上针灸的许能贵,继续选择攻读本校针灸专业的研究生。一读又是3年。

1991年硕士毕业后,表现出众的他留在了安徽中医学院针灸经络研究所,“当时针灸经络研究所名家云集,能留校工作是非常不容易!”他说。

 “临床上针灸科治疗中风的病人最多,效果也很好,但当时研究这个的很少,从那时开始我从事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的研究。”

5年后,他成为安徽中医学院第一个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人,并被任命为研究所最年轻的副所长,还被破格晋升为全校最年轻的副教授。

1998年,他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在岭南攻读针灸推拿学专业博士学位。

2001年,他调进广州中医药大学,成为该校科研人员。很快,他主持研究十多项国家级、省部级重点科研项目。2003年担任学校科技处处长。同年,他被科技部聘为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经脉体表特异性联系的生物学机制及针刺手法量效关系的研究”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厚积薄发。2005年,许能贵团队针刺对脑缺血后神经元损伤保护及突触可塑性促进作用的研究,获国家教育部科学技术奖励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项。2013年,团队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的临床与基础研究,获国家教育部科学技术奖励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

有了这两项部级一等奖之后,他2015年、2017年两次申报国家科技进步奖,“前两次没获奖,肯定是我们自己的研究做得不够好,我们沉下心来,自我反思,不断改善,”他说。

评价这一次的获奖,他说,“这是广州中医药大学15年来的首个国家科技二等奖,也是建校以来首个针灸方向的国家科技二等奖。”

打通中风患者“任督二脉”

中风是我国三大疾病之一。中风是中医的说法,分为缺血性中风和出血性中风,分别对应现代医学说的脑梗塞和脑出血。中风绝大部分都是缺血性的。

许能贵创新地提出“督脉为脑脉、主治脑腑疾病”的学术思想,创建了以“通督调神针刺法”为主体的缺血性中风偏瘫的分期治疗方案。

经国内外多中心、大样本循证医学研究证实,该方案可使缺血性中风偏瘫的残障率由国际上的平均40%降低到17.9%。因为他的研究成果,所在项目组主持制定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针灸治疗中风病的临床路径和针灸国家标准 1 项。

“我们申报病例数是3900多例。临床疗效确切,我才花大精力来做研究,医学科学研究都是来自于临床实践的。”许能贵强调。

许能贵从课题开展之初就开始了艰难的实验室研究和验证。初期,广州中医药大学没有实验室时,许能贵就带着团队去暨大、中山大学这些兄弟院校蹭实验室,“同行们会非常惊讶——中医也要做实验?”研究团队终于通过多次的推倒、重来,找到了针灸治疗中风原理的现代语言版“说明书”。

550x367_5e180657b8eec.jpg

许能贵创建的华南针灸研究中心。

如今,许能贵于2014年创建的华南针灸研究中心已发展成为全国硬件条件最好的重点实验室之一,是国内首个可开展灵长类动物急性麻醉状态和慢性清醒状态的针灸电生理研究技术平台,目前已引进了八九位海归专家。

 “未来还要进一步降低致残率,形成我们的标准,并向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在全球推广应用,造福更多患者。”许能贵说。

把自己编入3900个案例中

研究了一辈子的针灸治疗中风,许能贵也突然中风。

2014年12月31日晚11点多,他独自躺在家中,突然感到左侧身体不受控制,努力想从床上起来,却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作为医学临床和科研工作者的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中风了,可当时太太和女儿都远在澳洲。2015年的元旦,许能贵已躺在医院,专家过诊一看大面积脑梗,都说情况不乐观,称他可能要坐一辈子轮椅。

 “那就自己给自己针刺治疗!”许能贵暗暗下定了决心。“从老鼠到猫到狗到猴子,做了那么多的实验,最后自己给自己造了个模,在自己身上试扎。”

550x366_5e180657ca607.jpg

许能贵和团队在做研究。

治疗其他病症时,操作医生娴熟的针法能够减痛、甚至无痛;治疗中风后遗症时,原理成了要通过针灸来刺激疼痛反射,以此激发出瘫痪部位的功能、反应。每天从头到脚扎几十针,身上扎过成千上万针。一般人难以忍受这个过程,尤其是内心的煎熬。

凭着顽强的意志,许能贵一方面坚持针刺治疗,一方面加强功能康复。为了不耽误工作,他很快从省中医总院转到离学校更近的大学城医院,除了器械锻炼,还每天坚持在中心湖走一圈。2015年5月1日,还在恢复期,许能贵就嚷着要出院,他放不下自己的科研项目,第二天一早,直接从医院就启程前往北京参加项目专家论证会。

“幸好我是搞针灸的,才能恢复到现在这个样子。你们没看出来吧?我自己就是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最有力的一个证据!亲身经历过了,对中风的认识,特别是对针灸的认识,都更加深刻了!”

如今,许能贵是学校“双一流”重点学科中医学一级学科带头人,还是学校副校长,每天行程安排满满。

 “我太太也是针灸的教授,她现在也经常给我针灸。我自己也给自己针灸。”他爱了针灸一辈子,针灸也回馈了对他的爱。

采写:南都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肖建喜

图片:通讯员 肖建喜

 

编辑:胡群芳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