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医疗队队员“逆行”日记:奔波百余公里的跨年夜

南方都市报 • 南都广州
原创2020-01-26 14:48

张杨.jpg

张杨。受访者供图

中山三院PICU护士张杨:

“老婆,我们在逆行。”姚先生裹着严实的口罩,发出仿佛疑问、实为陈述的话语。本是回老家探亲的,结果宝宝生病了。高烧不退,精神疲倦,于是,带着被感染、被隔离的恐惧,门诊,检验抽血,办住院,一气呵成。不敢迟疑,不敢逗留。

24日中午接到通知,我们中山三院要组织紧急支援队前往武汉。还在医院看守宝宝的我,很感动。家乡疫情严重,我们没有被放弃。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于是毫不犹豫报名,很幸运的抢到名额。本需二十来人的支援队,不到半小时已有六十余人报名。宝宝打完针水,我们夫妻两人立即回家洗澡,简单准备行李。急切要赶往武汉,与大队伍集合。

一回家,告知公婆,要去一线支援。家婆马上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面,可能怕我饿,还加了两个荷包蛋。一碗面下肚,能量满满。

小侄子用稚嫩的声音说:“小妈,你去广州要好好照顾自己哦。”泣不成声,眼泪不自主往下淌。哪里有时间解释小妈是要去武汉,离你们才一百余公里的城市。

跟家婆交代好,宝宝最近的用药情况,近日需要关注的注意事项。准备出发。

姚先生提议,拍个全家福吧。孩子睡了,平常爱臭美的我,没来及拾掇自己。好吧,就这么丑丑的上镜吧,等回来,我还要做个小妖精,浓妆淡抹。

车一路前行,一百多公里的路,竟然只遇到一辆车。是的,疫情越来越不乐观,市民已经知道要做好个人防护了,繁华的城市,灯火通明,路上却见不到一个人。车里很安静,平日健谈的先生,不言一语。沉默,微笑,故作坚强。大概太累了,好多天没怎么睡个囤囵觉了,不想多言。

一路很坎坷,到了机场,让先生先回去,毕竟夜里十二点了,还要照顾住院的宝宝。机场除了几个工作人员,没有看到一个人。几乎所有通道都关闭,每个人都是戴着口罩。热心的小哥哥帮我联系警车私家车……都无果。后面等到三点钟与机场班车一起回市区。在路上拉着行李箱,朦胧细雨安静的下着,街上很安静,没有行人,几乎没有车辆。大概走了二十分钟等来了一辆的士。司机师傅戴着口罩,操着一口荆州腔的普通话。关心的问着,“凌晨四点的街上,这么特殊的时候一个女孩怎么走在这路上。”一番寒暄后,来到下榻的酒店,看到同事,很温暖。特殊时期,不然真想脱下口罩亲一口可爱的同事。

这一路,一个好友,全程视屏陪着我。凌晨四点半,本该在这跨年夜里熟睡,迎来幸福中国年。感谢一路走来,支持陪伴的父母爱人,亲人朋友,以及热心的陌生人。我们加油,家乡加油。

整理:南都记者 王道斌 通讯员 周晋安 甄晓洲

编辑:任国庆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致敬!战疫中的广东队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