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称深圳过半的士已“停运”!直击疫情下的出行困境与行动

深圳大件事
原创2020-02-04 23:35

715b36e68b905496.jpg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影响

今年春节深圳的街头

突然了起来


根据深圳地铁统计数据显示,1月25日到2月1日,深圳地铁所辖7条线路全网日均客流为45.58万人次,较去年同期下降88.31%。

大幅下降的交通需求,对出租车司机们而言,意味着年关更难过了。“网约车司机和黑车司机都不愿意出来拉活了。”在抗疫一线的一名工作者告诉南都记者。


5d39a9e475a612d5.jpg


在客流量锐减和疫情形成的双重压力下

深圳出租车行业现状如何?

南都记者专程进行了走访


空车排长龙

“在家停了十来天,实在扛不住了”,面对记者的采访,司机李师傅(化名)大倒苦水,他说,疫情发生后,怕被感染,自己已在家休息十多天,今天想着出来碰碰运气。“根本就没生意,很多人一天出车也就跑一两百块钱。不跑的话又亏房租、亏份子钱,跑的话又害怕感染,真的是两头为难。”

在下沙村租房居住“的嫂”刘女士(化名)向南都记者说,迫于生活压力,她的丈夫在疫情爆发期间依旧选择出车,但亏损严重。“我老公昨天早晨7点出去,晚上9点多回来,还亏了100多,这样一直亏下去真的受不了了,大家都是拖家带口的,还要交房租。”

从上午9点一直跑到下午两点的黄师傅(化名),更是直接把计价器上的今日营收调出来给南都记者看,“上午120,下午73块5,要死掉了”。黄师傅说,跟自己同开一辆车的夜班司机年后来开了两天,就直接又回到了省内的老家,“原来夜班跑一天能挣600多,现在只有100多,这怎么干”,黄师傅说。


88e2e7d7cc32c3fe.jpg


2月2日,南都记者随机走访皇岗村、下沙村、民乐充电站、普天充电站,看到数百辆“蓝的”出租车停靠路边。


❐ 在皇岗村,“停运”的出租车的长队从皇岗公园街入口处开始,停靠在道路两侧。根据地图显示,约百车辆排起的长队,长达近400米。

❐ 在民乐充电站场,也有约百台“停运”车辆排起车河长队。

❐ 在下沙村,“停运”的出租车辆从福荣路辅路一直绵延到了村中小路。


41663007c5d5a124.jpg


据一出租车企业相关负责人透露,受到安全、客源稀少,生意冷清等因素影响,目前,深圳还在坚持运营的出租车数量占比在1/4至1/3之间。


司机营收骤降,呼吁减免租金


“正常情况下,每台车每天营收在1000-1100元之间,但是以往春节期间本身就是一个淡季,收益就会下降一部分。”该负责人表示,现在运营的车辆每天运营的时间和公里数都是平时的2/3左右

“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客少,绝大部分单位还未恢复上班,大家都在家里不敢出门,如果恢复上班之后,营收应该会比现在好一点。”


17994f74e7f57664.jpg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深圳出租车司机主要以湖南籍、湖北籍和河南籍居多。其中,湖北籍的出租车司机大概有5000多人,占深圳出租车司机总数的1/8。

今年春节回乡过年的湖北籍司机大概2000人左右。已经返乡的司机,因为疫情防控的需求,暂时无法返回深圳上岗经营。即使有湖北籍司机返回,也需要接受14天的隔离观察,短时间内也暂时无法上岗。


在这样的情况下,司机依然要承担一定数量的租金。据了解,近两年,深圳进行车辆纯电动置换后,企业将车辆租金由每月9743元下降到6500元左右,扣除政府补贴1000元,每辆车每月租金为5500元左右。

“再加上车辆保养费、社保费、维修费,每个月一台车要交9000多或者10000多。”不少司机告诉记者,“每天租金都跑不出来。”


 在这次疫情面前 

 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无法正常经营的损失,对于每一个司机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成本负担。


一人收入承担一家四口开销的郭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正常情况下一个月收入是1万左右,每个月房租2500元,加三四百元水电费,每天伙食费100元,“正常情况一个月都没有剩下多少,希望可以减掉一个月的租金。”


在采访中,不少司机都表达了相似的诉求。司机赵师傅告诉记者,到了返程高峰时间,“出车无客”的情况或许会得到缓解。但是持续十几天的缺客状况让他们实在有些吃不消,“希望政府能免掉一个月的租金,或者连续3个月租金减半”。

司机黄师傅的话则更为直白,“希望能够政府帮一点,公司支持一点,司机顶一点,大家共渡难关”


1da0311a35c7a108.jpg


返程高峰将近,安全成最大担忧


随着返程高峰即将到来,安全问题成为了司机群体的最大担忧。

有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司机的目前的处境是“两头为难”:既害怕感染,“不敢跑”,但不跑租金照收,压力很大。而一旦出车还是亏损,这样一来,“跑也是亏本,不跑也是亏”。


目前深圳累计确诊病例中,有21例是由机场、车站、码头、关口、路卡等直接送往定点医院的。

根据预判,深圳即将迎来节后返程高峰,作为一座大型现代化移民城市,深圳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陆陆续续的返程高峰,不排除有更严重的问题。”一出租车公司运营管理者坦言。


“出租车司机是属于易感人群的,他们也不清楚乘客的情况,有些感冒发烧的一般都会先选择乘坐出租车。”该管理者告诉南都记者,现在绝大多数司机不敢出车,就是担心自身的安全问题。

“最多跑个租金就停下来,也跑不了多少,没有人,也不安全。希望政府部门可以组织停运。”深圳出租车司机熊师傅提出这样的建议。

和熊师傅有同样想法的司机并不在少数。

“我已经停了3天了,初二初三初四天亮出门,一天跑200多块回来。”在深圳开了十几年出租的郭师傅说,受到疫情影响路上没客人,但最担心的还是疾病的传染。

司机易师傅也是同样的担忧。“最担心就是这个病毒。很多人是一家老小呆在这里,病毒还有个潜伏期,一旦感染上,怎么办?”易师傅希望,主管部门可以出台文件组织停运,保障一线司机的安全问题。


adcf5919ec2f758f.jpg


企业:口罩和消毒用品紧缺


“所有的损失不可能由司机、企业任何一方单独承担。还需要主管部门要给一个指引,各方都拿出诚意。”

对于给司机减免租金的呼声,有企业相关负责人坦言表示,企业现在有意愿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承担一部分损失,“但是不能光靠企业,还得多方联动,多方分担,共担风险。”


e697d20d78e8bc77.jpg


该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一辆车折旧成本和保险成本加起来就有2500元了,再加上资金成本、管理成本、场地成本、设施设备成本、各种税费等成本算下来所剩不多,再加上大头的牌照成本,“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同时,现在正常运营的车辆中,对于日常消杀、清洁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目前,需要保障车辆正常运营的口罩和消毒用品面临紧缺。

目前深圳共有21000多台出租车,假设按照1/3占比经营车辆计算,目前大概有7000车辆正常经营。按一天运营20个小时计算,四个小时换一次,一天一台车就需要5个口罩,一天中,司机所需要的口罩数量至少在3.5万个以上。而随着越来越多车辆加入正常经营,口罩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


0eb009ac73c7b09a.jpg


“我们公司算好的,之前就采购了几万个口罩,大年初一给所有司机进行了发放,可以用到10-15天,消毒用品这几天到位给每台车进行发放,但是后续的补充也是难题。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现在车辆运营需要的口罩和消毒用品也将成为面临的重大难题,“企业想办法采购都买不到。”


声音:齐心协力才能共渡难关


“这个时候单靠某一方的力量是无法做到的。”该负责人呼吁,政府要拿出一些实质性的支持。例如,对于湖北籍或者其他返乡司机,政府提出了隔离要求,“司机或者企业响应政府号召和要求,那么政府是不是能够支持一下这类司机群体?”

同时建议,多方联动,多方分担。首先,需要政府对口罩和消毒用品进行保障,其次从经济上也应该对司机进行相应的支持,“这个行业还有三四十个亿的牌照拍卖款,这个时候应该拿出来与行业共度难关。”

另外,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协调充电站企业,在这个期间在充电服务费方面给司机一定的减免,这样政府、企业、司机、相关利益方大家齐心协力,共渡难关,才能够赢得胜利


54dcf14abaaeb8aa.jpg

进展:具体减免方案正在研究

“就目前的疫情来看,给司机一定的关怀是必要的,现在行业协会、企业和主管部门正在研究具体方案。”

近日,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或者个人适当减免租金等呼声不断。南都记者从知情人士了解到,目前行业协会、企业和主管部门正在研究给出租车司机减免“份子钱”的具体方案,据悉,方案将面向所有的司机,同时将会重点考虑湖北籍的司机。


大范围计划在启动:预计减免9亿

更大范围的减租行动也在启动中,2月2日市国资委党委专题研究关于市属国企物业租金减免的措施,计划免除深圳市属国企在全国范围内自持的科技园区、工业园区内非机关事业单位、非国有企业租户2个月(2020年2月1日—3月31日)租金。

市国资委方面介绍,按两个月测算,以上举措将共减免金额约9亿元


—让我们转发,共克难关—


中央及广东省做出的“延长假期”整体安排,有效阻挡了疫情的蔓延,但如何缓解疫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冲击,仍需要更多来自社会各位同心协力的“力挺”,共同直面压力。


1月31日,南方都市报发起 “减免租金 携手克艰”倡议 


连日来,我们欣喜地看到,主动挺身而出,自发加入到这场减租互助行动中的身影越来越多,他们中有商业地产的头部企业,也有连锁经营的购物中心,有国有企业也有社区股份公司,商业中心、工业厂房、研发商办、众创空间,甚至是个人物业……减免租金的物业形态涵盖面越来越广,受惠人群也越来越多。

他们中,有踌躇满志准备开年大干一场,却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束缚了手脚的创业企业;也有在疫情严峻考验下,挣扎在生死线上的零售商铺;甚至还有远在老家,将并病毒与自己一同封锁在城中的湖北籍来深建设者。

风雨同舟,众志成城!减免租金的倡议并非强制,而是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来自同一“战壕”的一份“声援”。我们希望这份“声援”,能够给抗疫前线中坚守的人以力量,给准备在这场寒冬中“冬眠”的人以希望,让他们知道,春天,并不遥远。

f0dc844354df5c82.jpg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袭来

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6298075993694e6f.jpg


这座城市里一个个挺身而出

主动共担压力的身影

正在用爱与担当穿越疫情的封锁

为特区播下春的种子


统筹:南都记者 孙雅茜

采写:南都记者 张艳丽 孙雅茜 见习记者项堃

摄影:南都记者 赵炎雄

制图:陈芳

编辑:余思敏

编辑:余思敏

5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