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抗疫一线|“逆行者”除夕只吃了盒饭,一辈子忘不了!

南都经济
原创2020-02-14 10:28

1.png

华润湖北医药有限公司承担着湖北省内各单位医疗物资保障工作,更是武汉市此次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疗物资采购、质量保证及物流运输储备单位。

“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除夕”。在电话那头,胡志仁对南都记者说,为保障各类抗疫药械的供应,他就在公司吃了一个盒饭。

缺口罩、缺防护服、缺护目镜……武汉抗疫一线物资告急,牵动着亿万人的心。

跑仓库、跑医院、跑外省提货……除了医务人员,还有一批“逆行者”穿梭在武汉和湖北省其他地市,紧急采购、调配了大量紧缺物资送到50多家医院。

他们,来自第一家给火神山医院配送抗疫物资的企业——华润湖北医药有限公司,胡志仁就是该公司仓储物流中心副总经理。

全球备货:这时体现出华润大家庭的力量

谁也没有料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武汉医用物资变得异常奇缺。

作为央企华润集团在武汉的医药流通企业,华润湖北医药有限公司承担着湖北省内各单位医疗物资保障工作,更是武汉市此次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疗物资采购、质量保证及物流运输储备单位。

“截至2月11日,我们在湖北区域内累计发货55.82万件(箱),其中武汉17.95万件(箱),总货值7亿元左右”,2月12日,华润湖北医药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王勇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

王勇.png

王勇全面负责华润湖北医药平台抗疫指挥,从公司放假开始一直没有休假,全心全意扑在疫情防控工作上。

这一切,都来之不易。

“1月21日接到应急任务,巨大的缺口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华润湖北医药有限公司采购中心总经理罗雄告诉南都记者,当时除了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酒精、84消毒液、抗病毒药物等纷纷供不应求。

医院很快消耗完库存,而医药公司、上游厂家也已进入春节假期。面对猛增的物资需求,怎么办?

“寻找货源,紧急采购!”罗雄说,整个公司迅速行动起来了,很多返乡的员工主动回岗,“所有合作过的厂家全部都联系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一家家厂商积极响应,一批批物资不断向公司汇集。

连续奋战了20多天的罗雄,对此颇为感动。他说,江苏先声药业日产量仅8000盒盐酸阿比多尔,百分之六七十都支援到湖北。与此同时,以岭药业在接到求援后也主动为公司配置产品。

据罗雄介绍,除了自主联系货源外,他们还积极寻求华润集团资源以及兄弟单位的援助。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华润大家庭的力量了”,王勇告诉南都记者,各类紧缺物资在华润集团的调度下,优先保障武汉、保障湖北。1月29日,从北京组织的专车,拉着急需的干扰素、口罩、温度计等物资,千里迢迢运到武汉。“2月12日又从国外进口了6万个N95口罩投放湖北”。

“真是一呼百应,很有力量,也有温度”,王勇对此体会很深。

罗雄.png

1月21日以来,罗雄一直战斗在一线,积极与厂家谈判,保障疫情防控物资供应。

医院急电:有没有货?何时到货?

众所周知,医院是疫情中的高危场所。但别伟却天天要跟医院打交道。

身为华润湖北医药公司销售总监,别伟负责武汉市区各大医院、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各大方舱医院、社区医院等药品及医疗器械、抗疫情防护物资的销售。

“知道(疫情)有危险,但没想到发展到封城这么严重”,别伟告诉南都记者,他也经历过2003年的SARS疫情,“那时自己面对的是集团终端客户,但这次不同,面对的是主流医疗机构”。

非常时期频繁进出医院,害怕吗?

“最开始是平常心”,别伟说,武汉封城之后,在定点医院看到、听到了一些事后有些害怕,但自己采取了防护措施,“后来跑医院次数多了也就放心了”。

1月21日至今,别伟还没休息过一天。由于物资紧张,一些医院很着急,相关人员一遍一遍地给他打电话:有没有货?何时到货?

不仅如此,部分医院人手紧张,接受物资捐赠这样的事也会找到别伟:让公司安排人和车去接货,“有次一下提了500多桶酒精”。

但别伟不是什么忙都帮。他告诉南都记者,晚上回家休息后,曾经收到部分医院相熟的药剂科、设备科人员发来的微信,“他们想买防护服”。别伟说,即使是再好的朋友,也不能私自卖给他们,“必须保证临床科的需求”。

别伟.png

过去20多天里,别伟不停地接听各医疗机构的各种需求,协调采购及仓储物流部保障疫情防控物资供应。

进站加油:工作人员拔腿就跑、门缝递卡

武汉封城之后,如何让保障物资及时送达医院?

胡志仁为此煞费苦心,“因为城外进不来、城里出不去”。他负责公司所有采购物资收货、进仓、销售及捐赠物资的发货出仓、物流配送到各医疗机构客户。

胡志仁说,在武汉市内还好办。省、市药械指定配送,凭防疫指挥部的通行证和相关材料,可以安排物资送到医院。

“但有些供应商怕到武汉来,不愿意把货送到公司”,胡志仁告诉南都记者,有些湖北省外的货只好自己去提。

2月10日早上,他带着3辆车跑了一趟河南商丘。“到了厂家提货,他们不让我们下车”,胡志仁说,因为“知道我们是武汉来的”。后来经过沟通,对方做了相关安排。有意思的是,返程进入一个加油站时,工作人员一看到我们是鄂A车牌,扔下油枪拔腿就跑。“他们从值班室的门缝里递出加油卡让我们自己加油,我们还卡之后看到他们马上用酒精消毒”。

“我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胡志仁告诉南都记者,但他能够理解也不觉得委屈,“特殊时期嘛,能够在仓储、配送一线承担社会责任,感到自豪和骄傲”。

胡志仁.png

胡志仁被称为“钢铁侠”,他把自己当几个人用,卸货、拉拖车、发货、装车、开货车,哪里忙不过来哪里就有他。

谈及公司员工在抗疫一线的所作所为,王勇感到十分欣慰,“什么样的组织滋养什么样的人,这与红色央企华润的价值观是一致的”。

“过去20多天,我最担心的是一线员工,虽然他们也采取了防护措施”,王勇告诉南都记者,全公司2100人目前尚无一例确诊病例。 “这是上天的眷顾”,王勇这样感慨。

采写:南都记者 谢华

编辑:谢华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上市公司社会责任调查

13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谢华371W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