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得防疫与隐私最优解?德国牵头、欧洲多国研发接触者追踪App

南方都市报 • 隐私护卫队
原创2020-04-02 22:00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在中国、韩国、新加坡等国取得一些防疫成效之后,欧洲各国也在考虑利用App追踪感染源阻止病毒蔓延,但如何兼顾隐私保护一直是备受争议的问题。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1日,由欧洲8国130多名研究人员组成的公益团队正式对外表示,正在研发一款可追踪密切接触者的智能手机App。新应用以遵守最严格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为前提,也适用于跨境追踪。

德国牵头开发 用蓝牙探测追踪

此项名为“泛欧隐私保护接触追踪(Pan-European Privacy-Preserving Proximity Tracing,PEPP-PT)”的项目,由具有疾控中心地位的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和德国海因里希·赫兹通信技术研究所(HHI)牵头开展。其中,参与项目的130名研究人员包括来自奥地利、比利时、德国、法国、意大利等8国的科学家、心理学家、流行病学家,以及著名研究机构和公司的专家等。

屏幕快照 2020-04-02 下午9.21.59.png

PEPP-PT项目介绍。

该项目所需资金主要来自企业和私人捐款。为使所有人都能使用该技术,项目最终成果将归一个非营利组织所有。开发团队希望,不久之后能让欧洲邻国的疾控机构也采用这款应用程序,并且相互交换数据。

据介绍,此项目研发的App将通过蓝牙探测技术来追踪密切接触者。由于蓝牙的有效通信距离通常只有十余米,因此只要两台手机之间建立起蓝牙连接并保持一定时间,就可以粗略地判定手机持有者之间有了"密切接触"。    

一旦某位用户被检测出携带新冠病毒,他/她就能迅速将手机中存储的过去几天中“蓝牙接触者”的名单上传到HHI的服务器,后者再向所有的“蓝牙接触者”推送相应的警报信息。此外,只有地方卫生部门才能下载数据,以便他们可以通知有感染风险的人进行隔离。

整个流程中,用户的真实身份信息不会被存储、传递,只需要用假名注册账号后即可使用这款App。HHI研究所所长维甘德(Thomas Wiegand)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我们只测量距离和时间,不会去关注究竟是谁在哪里和什么人见了面。”

该团队在声明中写道,“PEPP-PT的创建是完全遵守欧洲数据保护的法律和原则的”。该项目的共同发起人之一,一家名为Arago的AI公司创始人汉斯·克里斯蒂安·布斯(Hans-Christian Boos)表示,“我们没有收集任何位置数据、通讯录信息以及任何终端的可识别特征。”

3月30日,HHI表示,德国会在数周后发布这款App。布斯曾对媒体表示,计划于4月7日上线该平台。

在欧洲用手机追踪病患有多难?

2月中旬,为了复工复产,我国推出了“健康码”,目前大部分地区已实现“一码通行”。新加坡则是推出一款名为“TraceTogether”的App,通过在手机之间交换蓝牙信号,记录用户之间的近距离接触时长,来追踪密切接触者。

timg.jpeg

新加坡推出的“TraceTogether”App。

英国科学家在《科学》杂志上刊发的研究报告认为,封城隔离措施造成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影响,而推出追踪新冠病毒感染源的手机应用程序App,能在减少破坏力的过程中发挥极为关键的作用。

在以中、韩、新为代表的亚洲国家取得一定防疫成效之后,欧洲各国也开始就是否利用手机数据协助防疫展开讨论,并进行了一些尝试,但因为各方对于隐私问题的担忧,迟迟没有大的进展。

以德国为例,3月上旬,通信运营商德国电信集团就宣布,将向RKI提供匿名的手机基站登录数据,从而让后者掌握人群的总体移动趋势。

随后,德国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表示,希望能够获得更详细的手机基站登录数据;卫生部在一份《防疫法》修订草案中提出,要将此类信息用于“追踪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

但是,这一动议不仅仅遭到了反对党的批评,联邦政府内部也纷纷对卫生部发出了警告。司法部长朗布莱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指出,在没有征得手机用户同意的情况下,直接从运营商处获取基站登录信息是对公民权利的“严重侵犯”。

德国联邦政府数据保护事务专员凯尔伯(Ulrich Kelber)也强调,法律禁止在没有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调用敏感健康数据。

17262283_401_meitu_1.jpg

德国数据保护事务专员凯尔伯。

根据GDPR的规定,应用程序应明确征求用户是否同意处理敏感个人数据,而使用敏感个人数据则受到广泛的限制。

而在欧洲其他地方,各国政府正急于通过紧急状态法案,允许使用个人智能手机数据来追踪联系人并实施隔离。斯洛伐克此前提出了一项临时立法,允许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期间追踪个人活动。

基于自愿原则的App能发挥多大作用?

据外媒报道,此次项目的推出,可能将扭转这一局面。

因为基于匿名数据和自愿原则,目前该项目已得到了德国政界的青睐,甚至包括反对党的支持。德国长年关注数据保护议题的议员冯·诺茨(Konstantin von Notz)与施皮茨(Malte Spitz)指出,“必须确保政府机关无法获取这些数据,尤其不能让安全机关获得。”

此前反对卫生部动议的司法部长与数据保护专员,现在也都赞成在匿名、自愿的原则下利用手机数据协助防疫。

据公开数据显示,在德国,还有三分之一的民众没有智能手机。而据牛津大学大数据研究机构的一位研究员表示,一个国家有60%的人口都使用这款App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目前,针对不使用智能手机的人群,开发者们提出了一个方案,那就是设计一款简单的蓝牙手环,让此类人群自愿佩戴。

但问题又来了,基于自愿原则的手机应用程序究竟能够发挥多大作用,还是一个未知数。其中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即便一名用户收到了“接触警报”,他也不一定会立刻联系疾控部门要求病毒检测、执行自我居家隔离。而疾控部门也仅仅掌握这名用户的匿名账号信息,除了向其手机推送信息,没有任何主动联系该用户的手段。

而针对这一问题,开发者则试图从提高精度、降低“假警报”概率方面动脑筋,比如,只有距离近于5米、中间没有隔墙、时长超过5分钟的“蓝牙接触者”才会被记录下来,这样就能让接到警报的用户更为重视风险。目前,开发团队已经召集了数百人对这一功能展开测试,德国国防部也提供了50名士兵协助此项测试。

 

综合、编译:南都记者 李慧琪

编辑:蒋琳

17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