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小圈

关于健康的那些事儿

3.47亿人气

用5%的皮肤修复95%的烧伤创面 中山一疫情期间做超难手术

南方都市报 • 南都健康联盟
原创2020-06-03 21:52

20200603180524683132.png

中山一院烧伤科成功救治了两名大面积特重度烧伤患者。

南都讯 洗澡冲凉时煤气罐爆炸,年过五旬的广东男子组全身95%体表面积被特重度烧伤。怎么确保患者能够救治存活?怎么用剩下的5%健康肌肤,移植、覆盖被烧毁的体表部位?怎么减少关节挛缩、肢体疤痕影响对运动、生活的影响?成了烧伤科专家碰到的一系列问题。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烧伤科通过对一系列植皮方案进行组合,胆大心细的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推进最合适的治疗举措。成功救治了两名大面积特重度烧伤(烧伤面积超90%)患者,不仅确保了患者存活,还尽力确保了患者的运动、容貌和对回归社会的自信。

冲凉时煤气罐爆炸  55岁男子烧伤面积达95% 

超过90%的大面积烧伤患者,救治成功的可能性仅为3%-5%,老陈的烧伤面积达到了95%

每一个烧伤患者都有一个悲痛的故事,家住汕头的老陈的意外也是如此。

今年55岁的他,春节期间在家中浴室里冲凉时,煤气罐突然爆炸,泄露覆盖在其体表的煤气骤然产生高温高压,将其伤害得体无完肤。

“当时浴室的门窗都炸碎了,我们马上把他送到了当地医院救治。可烧伤面积达到95%,且大部分是重度烧伤。在当地住院几天后,又转到了广州中山一院继续治疗”,老陈的儿子向南都记者表示。

“老陈送来时,还伴有重度吸入性损伤、创面脓毒血症、感染性休克、多器官功能不全,情况十分危急。当时正是广州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初始阶段,医院尚不具备核酸检测能力。我们只能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为他提供治疗。” 老陈的主管教授朱家源表示。

大面积特重度烧伤患者的死亡率高、伤残率高、并发症多、病程长、救治难度大。在我国,超过70%的大面积烧伤患者,有一半能抢救回来。之后每增加1%的烧伤面积,死亡率将增加一倍,超过90%的大面积烧伤患者,救治成功的可能性仅为3%-5%,甚至更低。尤其是50岁以上的病例,鲜有报道。

缺血难手术 而大面切痂做到极少出血

一般清除全身面积1%的皮肤,出血量则可达300毫升;

老陈的手术切除了全身面积40%的血痂,手术出血量控制在100毫升左右。


多数的烧伤患者,往往会伴随有严重的吸入性损伤。灼热的烈火不仅毁损了伤者的体表皮肤,也随着呼吸道进入体内,灼伤气道。

老陈同样如此,而且有过吸烟史的他,气道的炎症现象更加突出。

“他入院时还是抗击新冠肺炎的关键时段,前期的治疗阶段,他有没有感染新冠,我们其实并不清楚。”朱家源表示,烧伤科救治团队在做好防护的基础上,很及时的为老陈进行了气管切开。每当他呼吸不畅时,护理团队还会为他翻身,用俯卧位的身位,帮助他恢复供气。

大面积烧伤救治,往往需要切除掉坏死皮肤、血痂,这些东西往往会产生毒素,人体吸收过多会带来脓毒血症等高致死性并发症。

但手术切除这些坏死组织,往往会带来非常庞大的出血量,伤者面临着失血休克、死亡的高风险。清除的坏死皮肤面积越大,吸收毒素就越少,但是清除面积越大,出血量就越大。

一般来说如果清除全身面积1%的皮肤,出血量则可达300毫升,像老陈这种情况,至少需要清除全身40%的皮肤,出血量十分大,易发生休克。

“手术期间受疫情影响,广州临床用血异常紧张,缺血给烧伤领域的治疗又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朱家源团队不得不再度创新治疗方式,在收治老陈的早期就对其进行整体切痂,并且控制手术切除的深度,有效控制术中出血。

“切除了半数的烧伤体表部位的血痂,手术出血量控制在100毫升左右,避免了出血型休克问题”。

20200603180524768444.jpeg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烧伤科教授朱家源(右)介绍老陈(中)的治疗过程。

先“施肥”再“播种”  组合中国植皮方案闯过难关

在行业前辈发明的微粒植皮法上进行优化,发明Spray skin技术,让皮肤“种子”催生出更多的健康皮肤,成功率从62%提升到92%。

烧伤患者的救治,回避不了植皮环节。可老陈95%的体表需要植皮,能够用于移植的健康肌肤仅5%,如何解决这1:19的移植难题,又给治疗团队带来了新的课题。朱家源教授和他的治疗团队决定对现有烧伤植皮中国方案进行拓展、延伸、组合,来解决这一难题。

早在1985年,北京积水潭医院的烧伤科前辈们就发明了微粒植皮法,取伤者一部分的健康皮肤切割成芝麻粒大小,像撒胡椒面一样地均匀分布的“种植”在创面上,让这些种子生长,扩大,最后延伸到整个需植皮的区域。“这一方案的出现,大大提升了大面积烧伤患者的救治成功率。但这个成功率依然偏低,统计数据显示为62%的水平。但如果我们在播撒种子前,先给这片区域‘施肥’,治疗效果将更大幅度的提升”。

朱家源教授提到的施肥,正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烧伤科团队独创的Spray skin技术。“手术前,从伤者的头皮处取下一块健康皮肤,取一部分进行细胞分离,然后将这些分离出来的皮肤细胞喷洒在陈先生的皮肤创面上,这些皮肤细胞可以帮助移植过去的微粒皮肤长得更大,移植后的成功率也会提高”。

这项中山一院的“独家秘籍”在2019年荣获中国康复医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将中山一方案组合国人创造的微粒植皮法,成功率将再增加30%,达到92%的成功率。

当然在“播种”、“施肥”之后,依然还是需要在伤者的体表覆盖上一层遗体皮肤进行保护,就如同盖上一层保护膜。这些来自“大体老师”遗体捐献者的皮肤,在治疗的后程会自动排斥。

精心设计的治疗方案,发挥了1+1>2的功效。4个多月之后,曾经体无完肤的老陈,恢复良好,接近出院。

20200603180524693958.png

两位患者的运动能力、容貌得到了极大的恢复。

不仅要救活   康复提前介入让患者更好回归社会

新的康复理念,是从病人手术前就开始进行康复干预,到手术中、手术后全程跟进。

烧伤患者往往因容貌、行动能力的改观而产生心理问题,大面积的烧伤带来的组织挛缩又会导致畸形、运动能力的丧失。这些,救治团队提前就给予了关注,并组织专业人士介入解决。

康复医学科陈少贞教授带领的烧伤康复团队,在老陈入院的早期就通过体位的摆放来克服挛缩问题。谢肖霞带领的护理团队也及时介入,加强肺部康复、肢体功能锻炼。

陈少贞表示,传统的康复理念是等到烧伤患者手术后,在皮肤出现疤痕、挛缩,影响了功能,康复科医生才会介入。而新的康复理念,则是从病人手术前就开始进行康复干预,到手术中、手术后全程跟进。“患者在手术前如果能把肢体摆放到正确的体位,那么将来出现某些功能障碍,如不能肩外展等几率会大幅降低,这就是康复的功劳。”

伤后一个月,陈先生的四肢、躯干创面已大部分愈合,能进行一些基本的日常生活活动及下地行走锻炼。患者的精神面貌及心理状态也得到了有效改善,能积极面对特重度烧伤所造成的突如其来的变故。

在烧伤外科治疗团队、护理团队以及康复医学科烧伤康复团队的共同努力,经过三个多月夜以继日的奋战,陈先生和另一位病友终于成功治愈、康复出院。

采写  南都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彭福祥 梁嘉韵  通讯员供图 

编辑:游曼妮

3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