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小圈

关于健康的那些事儿

3.3亿人气

官方回应猪流感研究:非新病毒,已持续监测,正研发候选疫苗株

南方都市报 • 健闻
原创2020-07-03 18:39

pig_1000p.jpg

6月29日,一项中国团队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新研究获得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这项研究发现,一种已被纳入监测的猪流感病毒在中国的猪群感染中越发普遍,这种病毒中的一种基因型可能会更易于人间传播,或导致人类罹患与原病毒相比更加严重的呼吸系统传染性疾病。

该研究由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教授刘金华和副教授孙洪磊等人牵头。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名字也在论文作者列表中。 研究称,这种病毒具有造成人感染流感大流行的潜在可能性。

7月1日,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瑞安回应称,该病毒不是新病毒,从2011年起就一直被中国有关部门和全球流感监测网络以及世卫组织合作中心持续监测。近日发布的信息仅是这一阶段的监测成果。


猪是流感病毒的“混合器”

一直以来,科学家们认为,猪是流感病毒的“混合器”。

由于猪有可能感染来自多种不同宿主(如鸟类和人类)的流感病毒,它们有可能扮演“搅拌舱”作用,促进不同的流感病毒基因重配并创造出“新型”流感病毒。

当多种流感病毒株感染同一头猪时,它们可以交换基因片段,这一过程被称为“重配”。流感病毒的“重配”是产生具有新的抗原和生物学特征的后代病毒的主要机制,其可引起灾难性的人类流行病和大流行病。

在2009年春季,一种融合了猪、禽和人流感病毒基因的新型甲型H1N1流感病毒造成了40多年来的首次大流行。

因此,在生猪养殖行业对猪感染流感病毒的密切和系统监测,对于潜在人类流感大流行的早期预警和应对是十分重要的。


最主要的猪流感病毒亚型

从2011年开始,这项研究用8年时间监测了中国 10 个生猪养殖产业较密集省份的屠宰场猪群,从它们身上采集了29918份鼻拭子,此外还从兽医系教学动物医院找来了有呼吸道症状的猪,采集了额外1016多份标本。

截屏2020-07-02 下午3.00.09.png

分析结果显示,近3万份的鼻拭子样本中共分离出了136份含流感病毒,占比为0.45%;而1016份采集自有呼吸道症状猪的样本中,有43份是流感病毒阳性,占比是4.23%。

这两种渠道的样本加起来,一共检出了流感病毒样本179份。

对179份从猪群中分离出的流感病毒做进一步的分析后,研究者发现,其中有165份样本是“欧亚类禽型 H1N1亚型猪流感病毒”,科学界通常也称之为EA H1N1 SIV(Eurasian avian-like H1N1 Swine Influenza Virus)。

值得注意的是,43份来自病猪的流感病毒样本全部都是EA H1N1亚型。

截屏2020-07-02 下午2.39.28.png

目前,在世界猪群中流行的流感病毒主要有几种血清亚型,包括:H1N1、H1N2、H3N2等多种血清亚型。其中H1N1是占主要地位的亚型。

科学家根据病毒基因片段的不同来源,又将H1N1亚型的猪流感病毒细分为经典型H1N1(CS H1N1)、欧亚类禽型 H1N1(EA H1N1)、重组以及人源H1N1亚型等多种。

“中国有全世界最复杂的猪流感病毒系统。”6月29日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的文章《带有2009年流感大流行病毒基因的欧亚类禽型H1N1猪流感病毒可致人类感染》称,在中国,经典型猪流感病毒、北美混合基因毒株以及欧亚类禽型亚型在猪群中共同循环。

在这项研究中,在179份猪流感病毒样本中,经典型CS H1N1病毒只有1份,H3N2亚型病毒有4份,H9N2亚型病毒有2份,此外还有pdm/09 H1N1亚型7种。

截屏2020-07-02 下午5.45.45.png


并非新病毒,目前人类感染为偶发事件

7月1日,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瑞安回应称,该病毒不是新病毒,从2011年起就一直被中国有关部门和全球流感监测网络以及世卫组织合作中心持续监测。近日发布的信息仅是这一阶段的监测成果。

欧亚类禽型EA H1N1确实不是新发现的病毒。

早在1979年,EA H1N1亚型猪流感就已经在欧洲猪群中出现。文献资料称,该病毒在抗原与遗传特性上与经典H1N1亚型猪流感有较大的差别。遗传分析结果表明,EA H1N1 的8个基因片段全部是禽流感病毒来源的。

EA H1N1由禽类传入猪群,随后在欧洲很多国家均检测到病毒。在随后的几年迅速流行于欧洲和亚洲,并渐渐取代了经典H1N1亚型猪流感在欧洲的地位。

在1993年,中国也首次从猪群中分离出了EA H1N1亚型猪流感病毒。

此前,已有EA H1N1感染人类的报道。根据文献记录,1986年, 一名接触过猪群的瑞士人首次感染了EA H1N1。

在中国,2010年底,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一3岁8个月男童被确诊感染“欧洲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据当时中国卫生部的通报,此前该类型病患全世界仅发现5例,宿迁男孩是该亚型病毒在亚太地区首次发现。

在当年,专家研判,该病毒的致病力和毒力不超过季节性流感,对人体健康危害较小。宿迁男童之所以感染,可能与其本身免疫缺陷有关。这名宿迁男孩病例本身患有慢性肾炎并接受类固醇免疫抑制治疗。

最新发表的论文称,截至目前,中国有5例人感染欧亚类禽猪流感的报告。前3例都是3岁以下的孩子。最近的两例分别报告于2016和2019年,前者是一名46岁的中年人士,后者是一名9岁儿童。


中国科学家5年前也曾预警

“欧亚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或引起人流感大流行”。早在2015年底,媒体就曾经报道过另一项预警猪流感的科学研究,同样来自中国的研究团队,也同样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

截屏2020-07-03 下午2.38.35.png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陈化兰团队发现,2010年以来,系统监测显示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在中国的猪群中已广泛存在。

研究还发现,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在遗传学上形成多样性,所有类型的病毒都已获得感染人的能力,大多数病毒具备了在人群中高效传播的能力,而目前使用的人流感疫苗和人群现有免疫力不能针对这些病毒提供足够保护。

此外,从动物实验结果看,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的致病力与引发2009年全球流感大暴发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类似。

研究者认为,“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是引起下次人流感大流行可能性最大的病毒,应予以高度重视”。


最新发现:G4基因型病毒成最主要的“优势株”

最新发表的研究,对EA H1N1病毒做了进一步分析。根据取样的年份以及省份,研究者选择了其中77份病毒样本做了全基因组测序,并根据基因片段的不同做了G1-G6共六种更细的分类。

流感病毒一共有8个基因片段。若8个基因片段全部属于原本的EA H1N1病毒,则被称为G1型。研究发现,G1型是2011-2013年之间最主要的一种基因型。

然而,2014年之后,这种典型的G1型EA H1N1病毒在中国就消失了。另一种G4基因型的EA H1N1病毒则在中国猪群之中越来越流行。2016年起,它在不同省份的猪群中逐渐变成最主要的“优势株”。

截屏2020-07-02 下午5.44.47.png

和G1基因型不同,G4基因型病毒的8个基因片段中,只有2个属于原本的EA H1N1病毒,另外6个基因片段中,有1个来自于综合了禽类、人类和猪流感基因的北美H1N1病毒(TRIG);还有5个则是来自于2009年暴发造成全球流感大流行的甲型H1N1病毒(pdm/09)。也就是说,G4型EA H1N1病毒是三种谱系的混合物。

截屏2020-07-03 下午3.21.28.png

对G4和G1型病毒的实验分析显示,G4基因型在人类气道上皮细胞中的复制效率更高,和2009年甲型H1N1病毒pdm/09相近。

在实验动物雪貂身上,G1型和pdm/09病毒都造成了轻微的临床表现。G4型造成的临床表现更为严重,而且感染后动物的体重有更大程度的减轻。解剖后发现,感染G4型病毒的动物肺部病变更严重。这也许预示,G4基因型病毒的致病性更强。

由于肺部生理与人类似,并具有类似的细胞受体,雪貂常被用作研究流感病毒在人群中感染及传播的实验模型动物。

人与人之间的高传染性是大流行性流感病毒的关键特征。为了研究不同基因型病毒的传染性如何,科学家做了雪貂之间的直接接触(direct contact, DC)和呼吸道飞沫传播(respiratory droplet, RD)两种实验。

结果发现,pdm/09病毒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有效传播给所有雪貂。

研究者一共选择4个G4基因型病毒毒株参与实验,当通过直接接触的方式,每一个毒株都成功将各自的另外3只雪貂感染了;而当通过呼吸道飞沫的方式时,4个G4毒株中,有3个也全部感染了全部的雪貂,另外一个毒株则感染了3只雪貂中的1只。

G1基因型病毒则在这项实验中表现不佳,无论是什么样的传播方式,所有受试的雪貂都没有被感染。研究者认为,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表明,G4基因重配后的欧亚类禽EA H1N1病毒在雪貂中有比较高的传染性,其在人类中可能也有很高的传染能力。


中国疾控中心:正研发相应毒株的候选疫苗株

据该研究披露,前述中国最近的两例欧亚类禽猪流感感染人的病例(即2016年的46岁中年人士和2019年的9岁儿童)基因分析显示,其感染的病毒基因和G4型相似。

研究团队开展了猪场从业人员和普通社区人员的血清抗体监测,结果发现猪场从业人员G4型病毒血清抗体阳性率为10.4%,显著高于普通社区人群4.4%的血清抗体阳性率,表明职业暴露增加了感染这种新型流感病毒的几率。

不过,中国农业大学官网的一篇文章对这一数据做出解释称,由于人群血清中存在季节性流感抗体的交叉反应,其实际血清阳性率应低于该监测数值。课题组在调查过程中未发现猪场从业人员出现聚集性流感症状样发病的流行病学证据,表明该病毒对人仅呈现有限的一过性感染,还没有形成有效的突破种间屏障感染人的能力。但是鉴于G4型病毒在猪群中的存在,提示要高度重视猪流感病毒的系统监测与预警,追踪病毒传播轨迹,从源头防控病毒的跨种传播,降低人感染的风险。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武桂珍接受采访时表示,欧亚类禽猪流感只是偶尔造成人感染病例,没有发现存在人传人。文章里提到的G4基因型欧亚类禽猪流感病毒不是一种刚出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2013年在猪群就曾监测到,2016年开始在猪群成为优势株。

武桂珍认为,从现阶段情况看,该病毒感染能力有限,人接触之后可能会出现抗体阳性,但病毒尚难以在人体内有效复制并引起人发病。抗体阳性的猪场从业人员也没有出现明显的流感样病状,也未发现猪场从业人员出现聚集性发病。“现阶段没有观察到该病毒在人际间传播。”即便目前有个别猪场从业人员感染了G4病毒,也没有发现重症以及致死病例。

据报道,中国疾控中心和世卫组织正在研发相应毒株的候选疫苗株,若毒株在人群中出现有效传播的可能性,可迅速启动相关疫苗的研发工作。

采写:南都记者吴斌 发自北京

编辑:吴斌

6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吴斌4.66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