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小圈

粤港澳大湾区财富挖掘机

5063万人气

樊纲:有钱人开始退休了,这一改变涉及房地产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地产
原创2020-08-12 14:14

“今年经济正增长应该是不成问题,现在问题是1%,还是2%、3%,这是值得期待的”。在8月12日上午于海南举行的2020博鳌房地产论坛全体大会主题演讲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指出,今年由于中国的疫情最先得到了控制,最先复苏,现在复苏很强劲,很多地方已经是满血复活。

图片5.png

“中国市场应该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

樊纲指出,我国的出口当中包含的GDP只有百分之十几,最高的时候也就15%,其它的80%多都是国内的市场。国内的GDP、国内的销售,包括房地产在内,也是国内循环为主。现在当国际出现一些大的变数的时候,出现一些所谓脱钩的倾向的时候,国内市场就显得特别重要。

“而我们国内市场又有巨大的潜力,长期没有发挥出来。现在还不能说是最大的国内市场,但是从潜力来讲,从外在的发展来讲,我们的GDP不断增长,我们的人均GDP现在是1万美元,我们应该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樊纲表示,我们要放眼全球,瞄准国际市场,但是我们是国际市场最大的一个市场,所以还是要考虑怎么把我们的市场做大。

樊纲表示,美国最终确立世界最强大国家的那个时期,是30年代大萧条时期,借着欧洲各国正在纷争战乱,市场变得很破碎的时候,靠着自己的大市场,1亿多人口,健全的产业体系,内部需求和供给相互适应,不断地相互促进经济最先复苏,经济增长最快。

“在别人下降的时候它是增长的,这有点像我们现在的情况,它实现新的飞跃,当时已经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确定一个世界最强大国家的地位,这也是我们现在应该思考的问题”。樊纲认为,国内市场要做好有很多方面,下一步要把方方面面的需求调动起来,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图片6.png

“过去二三十年的高收入阶层开始退休了”

樊纲指出,中国居民历来储蓄率比较高,消费率比较低。储蓄本身来源于增长,在增长过程当中,有人在储蓄,有人在负储蓄,储蓄的是正在挣钱的这些人,负储蓄的是退休的那批人,是用一生的储蓄在完成养老的过程。在高增长的时期,就会出现高储蓄,因为储蓄的人多,量大。而过去低收入阶层的消费,也就是退休者在过去挣钱的时候,他的收入水平是相对比较低的,这时候他的消费就比较低。因此,当储蓄量很大,负储蓄量很小的时候,宏观消费就会比较低。

“这种状况正在改变,现在退休的基本都是过去的低收入阶层,而过去二三十年来的高收入阶层现在开始退休了,也就是说有钱人开始退休了”。樊纲认为,这一改变,涉及到房地产,包括旅游地产、养老地产等等,都和这个新的消费能力密切相关。因此变迁过程当中,需要看到这些新的增长点。

城市化率不到60%,迁移带来的购房需求值得高度重视

樊纲认为,现在房企的平均利润率都是30%多,很不错,“一般在20%多就很正常了”。

樊纲指出,房地产最值得重视的需求就是迁移性需求,就是在城市化进程当中人口迁移带来的需求。农村的人进城,小城市的人到中等城市,中等城市到大城市,毕业生到大城市,迁移的过程远远没有结束。

“中国的城市化率现在还仍然不到60%,人们仍然在运动当中,他原来也有房子,但是他迁移过程中,需要起码租住一个房子,然后如果在一个地方定居,他买房的需求仍然会有”。他认为,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将使购房需求具有相当的持久性,需要给予高度的重视,“不是光有一个刚性需求、一个改善性需求,但是非常大的一块是城市化进程中的迁移需求”。

樊纲指出,城市化进程当前最值得重视的趋势就是大城市化、城市群的发展,这一点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中央政府的发展战略。最近的文件都在强调城市群的发展,最近刚公布粤港澳大湾区的快速轨道网络规划,还有长三角、京津冀的城市群发展,还有中东部省会城市为核心的城市群的发展,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等几个大城市群可能都是1.5到2亿人的规模,很多省会城市群也是3000万到5000万的规模,它通过快速交通,把大城市周边的中小城市甚至周边的农村结合起来,解决房地产和其它的供求关系,包括社会公共服务。

樊纲认为,房地产行业需研究城市群的发展趋势。城市群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共服务均等化,“做房地产其实很大程度上跟公共服务密切相关,教育、医疗、社保、卫生、防疫,都涉及到政府之间的关系,涉及到市场跟公共部门的关系”。他认为,房地产市场可以和政府结合起来,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甚至包括城乡一体化,不仅改善居住环境,生活整体环境都能得到改善。

“今年经济正增长应该不成问题”

对于今年的宏观经济和预期,樊纲指出,由于中国的疫情最先得到了控制,最先复苏,现在的复苏还是很强劲的,很多地方已经是满血复活。

“尽管我们还要戴口罩,尽管还有很多的检疫,但是我们确实有点满血复活的态势。所以今年经济正增长应该是不成问题,现在问题是1%,还是2%、3%,这是值得期待的”。樊纲表示,有人说美国跌了30%多,我们如果有2%的增长,再加上汇率的变化,我们一年就超越美国了。

樊纲认为,讨论经济的实力不是讨论当前短期的增长,而是要考虑潜在增长能力,科技实力、制造实力、服务业实力、市场规模等等,“我们(中国)还有巨大的差距。但是这个对比也说明,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持续增长,不管国际形势什么变化,我们的地位会不断改变,基本的公式就是这样的”。他认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埋头苦干。

“我们过去埋头苦干40年,现在仍然需要埋头苦干,我们现在确实看到了成为世界大国的前景,但是差距还很大。”樊纲表示,如何把我们的事情做好,把自己做强做大,把我们市场做大,把我们的企业做大,把我们的经济实力提高,只有继续埋头苦干。

 

南都记者 邱永芬 发自海南博鳌

编辑:黄露

1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