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脱贫后的乡村振兴:如何防止边缘户返贫?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指数
原创2021-03-11 14:11

今年2月,作为一个全新的国家机构,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亮相。

随着我国2020年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后,该局取代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也是我国“三农”工作重心的历史性转移。

在近日2021年全国两会上,“乡村振兴”一词在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建议中频繁出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完善新型城镇化战略,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实施高标准农田建设工程、黑土地保护工程,确保种源安全,实施乡村建设行动,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

那么,乡村振兴局将如何“振兴”乡村?我国的乡村振兴之路目前是怎样的?南都大数据研究院试图通过几组数据来解释这些问题。

乡村振兴局的诞生 

去年底举行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脱贫攻坚取得胜利后,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这是“三农”工作重心的历史性转移。

顺应这一变化,国家乡村振兴局应运而生。据悉,国家乡村振兴局由国务院扶贫办整体改组而来,这也反映出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说法——“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图-06.jpg

在3月2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乡村振兴局副局长洪天云介绍了乡村振兴局的七项工作重点,包括保持帮扶政策的总体稳定、完善健全防止返贫监测和帮扶机制、持续壮大帮扶产业、做好脱贫人口的稳岗就业、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后续帮扶工作、加强扶贫项目资产管理和兜住民生底线来解决弱势群体劳动力就业增收问题等。

不难发现,防止返贫将成为乡村振兴局的重点任务之一。据人民日报,经过各地初步摸底,我国已脱贫人口中仍有近200万人存在返贫风险,边缘人口中还有近300万存在致贫风险。

南都大数据研究院检索公开资料发现,自去年起,各省份在原国务院扶贫办的指导下普遍建立了防止返贫动态监测和帮扶机制,其中边缘易致贫人口与脱贫不稳定人口属于重点监测人群,前者是收入略高于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边缘户,后者是建档立卡已脱贫但不稳定户,两者都属于容易因病、因灾、因残等返贫致贫的群体。从各地公布的边缘易致贫人口和脱贫不稳定人口看,防止返贫的任务并不轻松。

图-05.jpg

为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指出,需建立完善农村低收入人口和欠发达地区帮扶机制,保持主要帮扶政策和财政投入力度总体稳定,接续推进脱贫地区发展。

据悉,全国人大代表、淄博市原山林场原党委书记孙建博认为,脱贫不返贫才是真脱贫,要建立预警机制,借助大数据支撑,紧盯就医、上学、工资性收入等数据,筛查支出骤增、收入骤减对象,及时拉响警报、跟进帮扶。 

代表委员:乡村振兴需培育“新农人”、进行教育和产业扶贫等

在建立防止返贫动态监测系统和帮扶机制的基础上,如何进行乡村振兴?今年两会,关于乡村振兴,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围绕教育扶贫、电商等产业扶贫、培育“新农人”等多方面提供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提交的建议涉及中国农村的数字化进程。据悉,他在今年的《关于积极利用数字科技促进乡村振兴、推动共享发展的建议》中提到,“腾讯为村”平台2021年最新的问卷调查显示,没有特色产业、缺乏人才,是农村网民认为目前农村面临的主要问题。农村网民对互联网技术在农村的推广应用诉求迫切,超九成网民希望尽快在农村推广互联网技术。

据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12月,我国非网民规模为4.16亿,从地区来看,我国非网民仍以农村地区为主,农村地区非网民占比为62.7%。

图-03.jpg

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则从培育农业人才的角度出发,建议国家实施”农业人才下乡计划”,为应届毕业生到农村就业提供经费,缩小农村与城市就业的收入差距,另外从产业、融资等方面帮扶在乡、返乡创业的年轻人,鼓励大学生和其他年轻人在三农领域就业或创业。

该建议直指的问题是我国不断流失的第一产业劳动人口。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快速发展,大批农村青壮年劳动人口流向城市地区,制约乡村的可持续化发展。据《中国统计年鉴2020》,近年,我国第一产业人口数量呈现下降趋势,从2002年的36640人降至2019年的19445人。

图_画板 1.jpg

乡村教育也是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关注点。据媒体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庞丽娟表示,“当前我国乡村教师数量短缺,特别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合格教师缺乏,乡村教师待遇低、社会地位不高,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政策制度存在一些明显的短板与不足,是直接的重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我国乡村教育相关的企业数量在不断增加。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3年至2020年,我国每年均有超过九万家乡村教育相关的企业诞生,呈稳步增长的趋势。不过,近两年,当年注销或吊销的乡村教育相关企业数量也并不少,2019年和2020年均有超过五万的注销或吊销的乡村教育相关企业,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乡村教育发展的困难。

图-02.jpg

此外,针对近年兴起的电商扶贫,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对外联络委员会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林达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晓林称,需挖掘脱贫地区优质农特产品、建立和完善产品溯源体系、广泛开展农特产品产销对接活动,助推农特产品生产与加工的转型升级。

据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阿里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0阿里农产品电商报告》,2019年,贫困县农产品电商销售前十强县的销售额超过18亿元。

图-04.jpg


2021全国两会·致你我的花样年华

请点击下图,9年数据,看懂趋势

1000x558_60488b56cba36.jpg


出品:南都大数据研究院 南都京沪新闻中心

统筹:邹莹 程姝雯

采写:陈志芳 

设计:张许君 林泳希 欧阳静 刘寅杉 陈志芳

技术:周炳文 王思逸 黄文晓 吴俊泽 李桐枝

编辑:张雨亭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2021全国两会·致你我的花样年华
聚焦2021全国两会

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