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看得热泪盈眶的《鹤洞十二时辰》是怎么炼成的?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文化
原创2021-06-14 21:36

子时:夜不寐

丑时:夜泛露

寅时:夜未尽

卯时:日东升

辰时:荷衣行

巳时:正当时

午时:至中天

未时:日央歇

申时:莫动尘

酉时:暮色起

戌时:有惊雷

亥时:忘寝歌

这是N视频入驻博主@ALEXVISION 居家隔离期间,用镜头记录下广州荔湾区鹤洞十二时辰,向一线抗疫工作人员致敬的视频中的文案。点开看视频↓↓↓

视频于6月13日下午5点左右发布,很快就在朋友圈刷屏,入驻N视频之后,微博话题#鹤洞十二时辰#上了微博同城热搜,阅读量更达到了100万+。

微信图片_20210614203325.jpg

微信图片_20210614210536.jpg


有当过电视台视频编辑的网友留言“又看了N次!画面精美,转接流畅,文字凝炼(练),几近完美!上乘之作!”

有网友留言:“本年度最美最感动大片。”

有网友留言:真实,比那些几十万阅读量的文章写实太多了,果然亲身经历的,跟围观者的角度,反应(映)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有网友直接说“看得热泪盈眶。”

更有的网友留言:“隔江繁华依旧,此地寂静待甦。”

……

6月14日下午,《鹤洞十二时辰》的作者、仲恺农业工程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文化产业管理系主任刘汉波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


最早的素材可以追溯到5月31日

《鹤洞十二时辰》的注脚是“最近所拍,最近所想,最近所望”,这正是其动人之处——居家隔离者以第一人称视角所拍的实情和感悟。刘汉波告诉南都记者,《鹤洞十二时辰》是他6月13日中午1点多在小区花园排队等候第8次测核酸时想到的idea,回到家里2点10分开始在电脑上剪辑,文案是在剪辑视频的过程中边构思边创作的,5点就成片了。虽然片中是以一天为记录时间,其实最早的素材可以追溯到5月31日。

微信图片_20210614204219.jpg

图中金色的路是芳村大道东,正是本次疫情的封闭路段。

除了影像,《鹤洞十二时辰》的配乐也很备受好评。据刘汉波介绍,一开始他认为十二时辰源于中国传统,于是找了很多中国风的纯音乐,但总觉得差了点意思。后来随机找歌单,发现Sangre De Muerdago的《Saudades》居然很搭,就用了。

不爱摄影的文学博士不是好的大学老师

翻开刘汉波的视频号ALEXVISION,会发现上面只有6个视频《不一样的儿童节》《心系云端》《凡人是天使》《窗外》《鹤洞十二时辰》《疫步之遥》。刘汉波坦言,ALEXVISION这个视频号其实是这次居家隔离之后才开的,可谓“感于哀乐,缘事而发”。视频号上的简介 “不爱摄影的文学博士不是好的大学老师”有些自我调侃的意味,刘汉波承认自己是一名自学成长的摄影发烧友。他清楚地记得,2012年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读研究生那天起便购入人生第一部单反相机——尼康D3100,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暨南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后,他入职仲恺农业工程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担任文化产业管理系的系主任,授课的内容也常与文化现、媒介传播和影视文本有关,因此变相延续了“摄影生涯”。他的摄影装备慢慢地由“土枪”换成了“炮”。他这次拍摄使用的装备是佳能EOS R6 +大疆御2 Pro无人机。

微信图片_20210614204209.jpg

一张有故事的图片,这个唯美的黄昏就是疫情前一周的芳村……

刘汉波表示,他的装备并不算最顶级,只要找好机位,拍出好片并不难。“我每天把三脚架和微单相机摆好,拍摄参数设置好,就干自己的事情了。察觉到外面‘天有异’,就会把准备好的器材架到阳台,用机身自带的延时摄影功能捕捉画面。几秒钟的视频素材可能需要拍一个多小时。在整合好素材后,我会视情况用Final Cut Pro X和万兴喵影来剪辑。有时灵感来得特别凶猛,在心中打个脚本腹稿后便一气呵成了。”

1239x714_60c7522774716.jpg

看得见风景的阳台,架设好的三脚架和设好参数的相机,不断自动捕捉精彩的瞬间。

找房子=找“机位”,看得见风景的阳台

刘汉波住在广钢新城东北边面朝珠江的小区。据他透露,去年4月底到小区看楼的时候,挑了好几个房子,却唯独对现在入住的户型感到投缘。它阳台向东,不但眺望鹤洞大桥以及拆迁中的城中村鹤洞村,还可以远观广州的中轴线——珠江新城,一边是拥挤不堪的城中村,一边是光鲜亮丽的CBD,他当时就暗想,嗯,这是个“好机位”,然后就拍板买下了。

拥有了“好机位”的刘汉波却对南都记者说,比好机位更难得的是好时机。“好多朋友羡慕我能拍到闪电,实情是我一看到积雨云就放下饭碗,以最快速度架好三脚架和相机,设好参数。拍一张闪电往往需要连续拍几百张照片,再从中选取抓拍到闪电的几张。”

2189x3283_60c74f2b2fd3d.jpg

闪电击中广州塔的一刻。

微信图片_20210614204634.jpg

拍一张闪电往往需要连续拍几百张照片,再从中选取抓拍到闪电的几张。

刘汉波还对记者表示,这次因疫情居家隔离之后,他才第一次在阳台上放无人机,因为阳台的三面都是墙,这决定了无人机的信号受到限制,对起飞和降落的要求非常高。所幸,阳台前面一片平地,尚无建筑物遮挡。在有限的条件下,他的无人机向东能接近光大花园,向北可飞到真光中学,向西能靠近中海花湾,向南可掠过丫髻沙大桥。“居家隔离期间,摄影的爱好让我不那么容易焦虑。有时素材积累多了,就会有表达的欲望。不过,接下来我会少拍一些了,毕竟我几乎都拍过了,火烧云、彩虹、闪电、日出、日落等等,阳台就这么大,视野也受到限制。接下来有时间的话会考虑拍摄人物纪实类的题材,例如医护人员、志愿者、警察等。再者,我平时教学和科研任务很重,也不可能放太多时间在这上面。”

微信图片_20210614205032.jpg

临渊者不羡鱼,却用肉身对抗未知的黑暗。摄于2021年6月5日。

微信图片_20210614205200.jpg

刘汉波镜头下的真光中学的高考生。

与邻居们相比,刘汉波的工作受到的影响不算大,因为6月初学院的教学课程基本上完了,现在更多是处理一些学院的事务和召开线上会议。居家隔离期间,他主要花时间在留意防疫小组微信群的防控信息,按要求做核酸检查,留意疫情动态,以及在物业平台买菜。此外就是看书,思考,用影像记录居家防疫的所见所思。被问到这波疫情过后最想做什么时,刘汉波说:“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生活回归正轨,恢复出入自由,想去江南西喝茶就去喝茶,想到体育西闲逛就去闲逛,又譬如我想到一个学术问题,就可以马上下楼打车回学校跟我的学生商量讨论。”

采写:南都记者 周佩文 实习生 李倩妍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周佩文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同心抗疫 守护家园
荔湾文艺名家宅家宝典

18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周佩文3351W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
文中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