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观察|未来10%高职生念职教本科,他们将承担什么角色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教育
原创2021-10-19 13:53
职见.jpeg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表示,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将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作为贯彻落实全国职业教育大会精神的配套文件,《意见》是这一《意见》牢牢把握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不同类型、同等重要”,系统总结“职教20条”以来的改革经验,在研究教育规律、产业规律和技术技能人才成长规律基础上,着力使职业教育真正成为一种需求广泛、功能特定的教育类型。

职教本科生的角色,应是职业教育的创新主力

《意见》当中,关注度最高的是“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将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的目标。

10%是何概念?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20年教育发展统计公报》,去年,我国高等教育专科招生人数为524万余,若以10%计,即52万多。此数据未包含职业教育本科试点院校招生人数,且未考虑4年后的高等职业教育扩招规模,仅作参考之用。

本科层次职业教育是职业教育作为类型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本科职教,也是构建技能型社会的重要举措。“十四五”期间,打破职业教育学历“天花板”,稳步发展本科职教,是职业教育的重要课题。我们关注的是,未来,如此大规模的职业教育本科生走向就业市场,他们将在职业技术市场承担何种角色?

不少网友认为,“本科职教”的招生规模扩大,是职业教育学历贯通的出路,令到职业教育有了上升通道,从而解决了家长们的焦虑。但这显然不是职教本科所承载的根本任务。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王星在其论文《产业工人技能形成体系建设的理论议题与路径选择》中提醒,“要警惕产业工人技能形成体系建设过程中的文凭证书泛滥化现象,产业需求和实际应用成效更应作为其中考量的重点。”

职业教育专家、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创校校长俞仲文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既会动脑,也会动手”。

俞仲文介绍,早在2001年,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曾启动四年长学制的职业教育探索试验,这一“长学制”,被认为是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前身,从人才培养效果来说,受到各行各业好评。

在他看来,一个生产线能够顺利运营投产,不光是需要熟悉生产工艺的人,更需要能把劳动力、设备、技术等按照投入产出的节奏,进行高效组合的生产者,而这一部分专家型、管理型、创新型的技术技能人才,是当前生产管理一线亟需的人才,也正是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培养对象。

“职教本科生基础更加扎实,创新能力和意识比专科生要大大前进一步。‘双一流‘高校培养的是领军型人才,而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应该培养的是面向生活服务产业,面向生产服务建设的一线实务型创新人才。”

1697x1080_c2f0016d4346749b5614dd69a908b0

深圳市第一职业技术学校学生在进行实操训练。 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担负职教本科培养重任,应用型本科院校须转型

《意见》同时提出,稳步发展职业本科教育,高标准建设职业本科学校和专业,保持职业教育办学方向不变、培养模式不变、特色发展不变。鼓励应用型本科开展职业本科教育。

从2019年起,中国已启动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近两年来,各省纷纷通过高职升本、高职与独立学院合并为职业教育本科院校等形式,开展本科职教试点。目前,职业本科教育主要通过以下模式开展:高职学校升本、高职学校联合独立学院合并为职业本科教育学校、高职学校与应用型本科学校的“高本衔接”,以及高职院校与本科学校联合培养等。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要构建真正的技能型社会,高等教育中只有职教本科、高职高专是职业教育是不够的,“绝大部分地方本科院校,也就是普通本科院校,都应该举办职业教育,综合性院校中的专业硕士、工程博士教育,都应该是职业教育。”

那么,应用型本科学校能否担起职业本科教育人才培养的大旗?

在俞仲文看来,职业教育是拥有成熟技术、成熟规范的教育,不能把职业教育“泛化”。“ 有人说,清华大学也可以办职业教育,我认为这就不对了,他们(清华大学)是研究型高等教育,有自己大展拳脚的地方。”

此前,浙江省有独立学院转设时,选择与高职学校合并为职业本科教育学校,遭到家长们的抵制,他们认为,这是对独立学院的“降格”。这一现象折射出职业教育当前的困境:在公众认知层面,职业教育依然未被充分认可。

同样的心态也体现在应用型本科的人才培养定位选择之上。俞仲文说,应用型本科的摇摆,影响了他们发挥作用。“现在的应用型本科如果不转型,很难担负职教本科人才的培养重任。”

他认为,教育部门应引导一部分应用型本科向职业教育转型。

对于职业本科教育与应用型本科教育的区别,他说,“高等教育有高等科学教育、高等工程教育,当然也有高等技术教育。应用型本科和职业本科都属于高等技术教育的范畴,就这一意义上讲两者没有区别,不必去苛求它们之间的不同。”

企业举办职业教育,育人仍是基本目标

新的《意见》再次为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打开方便之门,明确提出“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鼓励各类企业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

《意见》的出台带来职业教育企业在A股的全线飘红,这是否是利好资本市场的消息呢?

对此,熊丙奇提醒,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以及各类企业参与举办,是为了提高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因为企业拥有自己的优势,能更敏锐地感知社会对技能人才的需求变化,并快速把这种需求变化体现到人才培养中,提高技能人才培养的质量。 “如果以营利思路举办职业教育,可能会导致职业教育‘低端化’甚至‘空心化’。”

他同时也提醒,需要企业举办的职业院校拥有办学自主权,否则难以发挥优势。

采写 南都记者刘雪

编辑:刘雪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刘雪4001W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