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不起”的钟薛高,长成了我以为买得起的样子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评论
原创2022-07-07 07:31

近日,价格13元-32元之间的雪糕钟薛高在31℃室温下放1小时不化引发热议。7月5日,一段网友用打火机点燃钟薛高雪糕疑似烧不化的视频再度引发关注。视频中,一男子用打火机尝试燃烧钟薛高雪糕,雪糕上已经显示有黑焦但是并没有大量液体滴落,反而有冒烟现象。

3875652845336640035.jpeg

钟薛高

钟薛高就此声明,产品均按照国标生产,并于检测合格后出厂。对于雪糕不化,解释是:钟薛高海盐椰椰雪糕产品中蛋白质含量为6.3克/100克,固形物含量约40%,高于国家标准GB/T 31119-2014《冷冻饮品雪糕》中对清型雪糕蛋白质含量≥0.8克/100克,及固形物含量≥20%的要求。

这段话简单地说,就是其他雪糕都是水,钟薛高品质更好,固体更多,所以不会化。

钟薛高也提到了另一个原因:卡拉胶。其来源于红藻类植物,广泛使用于冰淇淋、雪糕和饮品中,适量的卡拉胶有助于雪糕中乳蛋白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平均每支78克钟薛高海盐椰椰雪糕中卡拉胶添加量约为0.032克,符合国家标准GB 2760-2014《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卡拉胶可在冷冻饮品中“按生产需要适量添加”的规定。

简单地说,就是用卡拉胶形成胶体,一点点卡拉胶就能形成一种分子网络,把水固定在里面。打个比方,果冻,也是一种胶体,大部分都是水。如果烘培果冻,水蒸发完了,也只会剩下少量固体。

还有一种叫绿舌头的雪糕,也不会融化,吃的时候就感觉软软的,可以放在嘴里舔很久,孩子很喜欢吃。这种雪糕即使放在室温下很久,融化出一堆水来,但它始终能保持形状,简单地说它就是果冻加上一些做冰淇淋的材料,然后冷冻起来的。

对有关钟薛高的争议,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宣传处工作人员回应记者,已关注到此事,并告知相关业务处室。倘若最后的调查结果与钟薛高声明一致,钟薛高不化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产品与市场的进步。

不过,即便钟薛高真的没问题,它的评价也未必会迎来反转,这是因为现在人们对高价雪糕,有一定的怨气,而钟薛高就是代表。

一方面,这是因为雪糕刺客引发的问题。买雪糕,从冰柜里挑一个,到柜台付款,发现很贵,为了面子,为了免得麻烦再换,就会“忍痛”付款——仿佛被冷不丁的刺客宰了一刀。对于这个问题,明码标价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对价格标签,并不现实。只有在雪糕外包装上标识星级分类,让消费者一眼就能大致识别价格区间,才能解决问题。解决好了这个问题,网友的怨气自然就没了。

当下的矛盾在于,钟薛高一直在宣传自己的高端定位,但很多品牌却想做“刺客”。当高端雪糕和“刺客”混在同一个没有细化分类的市场,挨打的只有最突出的那个。钟薛高的公关回应可以积极一些,多想想办法,化解消费者的怨气。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作为头部品牌,这是钟薛高应有的责任与担当。

另一方面,人们对产品分层还缺乏认识,特别是对于雪糕这样一个品类。雪糕并非没有分类,哈根达斯、梦龙的定位就高一些。但这样大规模地进入普通生活圈,与其他雪糕混在一起,就会引发舆情。

微博上有人讲了一个故事:奶奶病重了,爷爷去给奶奶买批发雪糕,然后问老板要了最好的,然后买了一箱180块钱,那人说我就感觉是钟薛高,结果,果然是。讲故事的人还比较客观,他说爷爷肯定是要给奶奶买最好的。

其实,某种程度上,这就是生活中的仪式感。放在墓碑前的鲜花,逝者并不会看到,但这就是人们所要尽的那一份心意。市场分层是天然存在的,是经济发展、市场繁荣的表现。当务之急,是在化解消费者怨气上想办法,让高价雪糕和平价雪糕各得其所,找到自己的消费人群。

文|刘远举

编辑:晏文龙

7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晏文龙1.11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