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送外卖,为何会成为新闻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评论
原创2022-09-23 06:41

近日,浙大博士生孟伟送外卖并给母校道歉的新闻引人关注。与人们读罢新闻第一眼想到的博士毕业找不到工作,去送外卖不同,正如当事人微博名字一样,其是一名“正在读博的外卖员”,因为孟伟博士(本科保送直博)尚未能如期毕业,学历目前只能是本科。但不可否认的是,身处浙大这样的名校,孟伟履历也相当光鲜:本科是浙大的卓越工程师班、竺可桢学院的强化班,并且是保送的本校直博,师从著名学者。曾获浙江大学十佳研究生党支部书记、浙江大学优秀党员、浙江大学十佳大学生。从这个角度去看,如此优秀的一名在读博士生,八年未毕业、选择送外卖,自称给浙江大学和浙大竺可桢学院“丢人”,倒也不算离谱。

微信图片_20220922224446.png

孟伟曾获浙江大学十佳大学生

但孟伟“标题党”般的发声,显然不止于自责,而是有自己的诉求。其在个人自媒体置顶的内容提到“浙江大学双一流工科博士生延毕三年面临清退,送外卖维生,希望得到关注,为延期毕业生发声”,以及“休学不可行,转硕不甘心”才是他的真实想法。而根据浙大的回应,学院领导、导师组与孟伟近期进行过多次深入交流,并将提供人文关怀和帮助。当中是非缘由,哪方委屈,相信自有公论。

在读博士或是博士毕业是否可以送外卖,倒是一个颇具趣味的话题。众所周知,当下国内正规高校博士生要想正常毕业并不容易,说是三年,但笔者很少看到有人如期毕业,身边倒是好几位在六年(也有八年)的最长延毕期内也未能毕业的朋友,有卡在学术论文发表不出来的,有卡在博士论文质量上的。旁人看来殊为可惜,对于当事人来说,可能就是惨痛。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之前有新闻报道国内某些高校为了迎合相关评估要求,一大批青年老师被迫去读了东南亚某国的注水博士,无他,容易混毕业。

在读博士理应聚焦学业,正常毕业已经非常不容易,有限精力和时间再拿去送外卖,相当不经济,也得不偿失。送外卖耗时且辛苦,成年人都清楚。想要在博士生国家津贴(不算高但可保校内基础生活费)或者课题组津贴之外,多挣一点收入,也完全有别的高学历兼职可以选。而博士生好不容易毕业,再去送外卖,起码国内鲜有先例。但这一切也有例外,有理由相信孟伟便是这样的一个例外,他博士在读期间结婚生子后,孩子生了大病,多日重症监护,数次抢救,这就使得他有难处,一些选择也就不能落在正常轨道之内。“送外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时间自由,我还有学业任务要完成”。“想跑单打开手机就能跑,关了手机我还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一方面可以照顾家庭也可以挣点钱贴补家用”。在不了解实情的情况去随意点评甚至指责他人的选择,实属下结论过早。毕竟,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

在此之外,从最初的本科生到现在的硕士、博士生送外卖,之所以还能成为新闻事件,本质上还是有不少人对于体力劳动者的误读和不尊重。如果现在的外卖是由外卖员通过自己的编程制作,操纵无人机或者无人车来给客户送餐,并在送餐过程中对客户口味及其他需求进行收集和交互,是不是就会变得合理? □蒋光祥

编辑:何起良

3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何起良3.78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