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学高峰拐点来临 广州小学新生冲高回落 学校如何应对?

南方都市报APP • 南都教育
原创2024-05-10 10:04

广州2023年的适龄儿童入学高峰在2024年迎来拐点。

日前,广州市11区相继发布2024年义务教育招生计划。与去年小学一年级大量扩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广州市小学招生班数缩减成为了普遍现象,在11个行政区中,公办和民办小学总计缩减班数最多的达到了77个。

如何解读两年时间内招生规模缩减的情况?学校和教育系统将如何应对?在未来,招生规模缩减是否将成为常态?若班额减少的情况持续,这对教育高质量发展又提出了哪些新要求、有哪些新启示?为此,南都记者进行了调查、分析和采访。

图片

小学生在课室上课(图文无关)

现象

2024年广州市11区小学招生班数普遍减少

从公办和民办小学总计来看,与去年相比,今年除了白云区的小学增加了10个班的招生,其余各区的计划招生班数/人数均有所下降。招生班数减少得最多的区集中在老三区和天河区。越秀区公办和民办小学共减少了77个班。其次是海珠区和荔湾区,分别减少了68个班、64个班。天河区紧随其后,减少了62个班。

1520x1239_663b064b1c643.jpg


具体到公办学校来看,今年仅有白云区和花都区的公办小学班级数量增加了20余个,其余区均有减少。其中,越秀区减少了74个班、荔湾区减少了63个班、海珠区减少了54个班、天河区减少了53个班。而民办学校与去年相比,计划招生班数均有所减少。

图片

图片

以天河区为例,今年大多数小学招生班数减少了1-5个班,还有部分学校招生班数与去年持平。天河区的热门学校中,华阳小学本部由20个班降到14个班。去年的“招生大户”龙口西小学,由32个班下降到了25个班,华景小学由23个班下降为17个班。越秀区中,小北路小学由去年的20个班下降为今年的16个班,东山培正小学、铁一小学分别缩招3个班。海珠区宝玉直实验小学两校区总计比去年减少招生4个班。

分析

班数骤减属“特殊情况”
有校长表示整体办学规模变化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将时间线拉长后再进行观察,各区招生班数骤减其实可谓特殊情况,并非长期现象,广州市持续根据当年的适龄入学儿童数量,进而调整学位的数量

从户籍出生人口数进行分析,也可以对招生班数缩减的情况进行溯源。2016年的户籍人口出生数为13.73万,2018年比两年前多了3.4万人。

6年过去,这批孩子将入读小学一年级。与2022年招生计划相比,广州市各区2024年的公办和民办小学招生计划数均有增长。例如,增城区增加了6688人。按40-45人一个班进行计算,约增加了150至170个班。南沙区的计划招生人数增长了4068人,约增加了90至100个班。番禺区增加了86个班,黄埔区增加了60个班。

总体而言,广州市正持续增加基础教育学位。“十三五”期间,广州全市新增基础教育学位34.45万个,其中,全市累计增加公办基础教育学位32.34万个,中小学新增21.49万个,增长20.38%。据广州市教育局发布的《广州市教育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十四五”期间,广州将新增公办义务教育阶段学位33.4万个,公办高中学位约3万个,其中通过新建、改扩建增加的优质公办基础教育学位将超过30万个。

回到今年新生班数骤减的实际情况,这对各小学的教学管理是否也将产生较大的影响?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小学校长陈武也表示,不应只对比某个学校前后两年入学新生的数量,还要全盘分析当年“毕业人数”和“新生人数”之间的差异,从而分析学校当年整体办学规模的变化。“这才是影响学校教学管理的关键。”

“仅对比今年和去年的一年级新生班数来看,龙口西小学的确减少了7个班。然而,与今年即将毕业的六年级相比,今年秋季入学的一年级还增加了一个班。因此,把龙口西小学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学校在2024学年实际上还增加了一个班。”陈武告诉南都记者,学校在2023学年的总体班数为155个,在2024学年这一数据将达到156个。正因如此,学校实际上还需要新增一间课室供新生使用。

广州市天河区某小学校长同样表示,学校2024年毕业的六年级班数与新招一年级班数相等,“总体来说,2024年学校整体的办学规模基本没有变化。”

该天河区小学校长表示,为了应对去年的入学高峰,该校将一间办公室、一间队部室改为课室使用。由于今年整体的办学规模没有太大变化,这两间课室还将继续用作课室。在教师数量和工作量方面,去年,学校严格按照教育局给的指标招聘了教师,“今年,这部分老师还将继续在学校任教。”

看法

小学一年级教学班数量减少或成常态

那么,今年广州各区小学一年级教学班减少明显,是否与人口出生数减少有所关联?

图片

学生在返校上课前画黑板报。(图文无关)

对此,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市英东中学校长胡国胜认为,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和出生率下降的问题,人口出生率下降将影响学校招生人数和班级设置。“面对人口出生率下降,我国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然而,影响人口出生率下降因素很多且很复杂,短时间难以奏效。因此,小学一年级教学班数量的减少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

南都记者查阅广州统计年鉴发现,2017年为户籍人口高峰,出生人口高达200958人;2018年至2022年的数据分别为170997、139773、148572、117960、109648。

图片

通常而言,小学入学适龄儿童为年龄达到6周岁的儿童。根据广州市统计年鉴,随着2015年起实施全面二孩政策,2017年广州市形成了生育高峰,而这一峰值在2018年有所回落,并且在此后出生人口数总体处于下降状态。2017年,广州市户籍人口出生数为20.1万;2018年这一数据为17.1万,与2017年相比下降了约3万人

2017年的生育高峰,在2023年形成了小学入学高峰潮。2017年出生的这批孩子,大部分于2023年入读小学一年级。据南都记者此前统计,广州天河、荔湾、从化、黄埔等多个区陆续发布学位预警信息,学位紧张的情况可谓“遍地开花”。

即将在2024年9月入读小学的一年级新生中,大部分出生于2018年,还有一部分是2017年8月31日后出生的小孩。由此可见,随着2018年户籍人口出生数回落,小学的计划招生班数也有较为明显的下降

但在广东省民建文教宣委委员、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雯闻看来,广州历来是人口流入大市,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率除了受地区出生人口数量的影响,也受人口流入情况的影响统计数据显示广州市人口流入一直在增加,户籍人口也在增加,所以叠加这个趋势,短期之内很难下结论说一年级教学班减少会是常态,这与广州乃至整个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状况相关。

不过,两人都指出,在未来,随着小学一年级教学班的减少,在生均投入经费不变的情况下,学校的办学可能会受到影响。其中,胡国胜特别提到,由于民办学校的运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学生学费,学生人数的减少会直接影响其收入,进而影响到学校的正常运营;如果一段时间人口出生率继续下降,一些办学质量不高的学校将不得不缩减规模或关闭。

因此,如何把负面影响转化成正面优势,各区乃至广州全市都要科学研判,提前布局。

建议

灵活调整班级额度,向小班化教学迈进

班额减少是既定事实,但从教育质量提升来看未必是坏事。”胡国胜建议,政府层面可以根据人口出生情况,灵活调整班级额度,向小班化教学迈进。“譬如设立广州市小学班额弹性机制(每班25-45人),即可以从当前的每班45人下调为每班30-40,甚至可以考虑30人以下。当然,小班化教学增加了生均教育成本,但可以较好地提升教学质量。”

同时,相关部门可以借鉴和参考全球义务教育阶段教育质量较高的国家办学情况,结合广州市义务教育相关要求以及近几年人口出生率持续下降的客观现实,科学规划布局,从教育均衡、教育公平、面向全球化、关注每一位学生、国家课程和地方课程设置、教师的可持续发展与竞争力提升、学校文化建设和特色发展、人工智能和数字教育应用等方面来应对。目标只有一个,即全面提升教育质量。

陈武同样认为,降低师生比、小班化教学是广州教育通向优质均衡发展的未来之路。“目前,广州的小学,一个班45人、师生比约为1:19。由于广东是人口大省,短期内要想实现小班化教学恐怕仍有难度。”但陈武表示,目前,广州市近年来持续增加教育投入、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再加上,学生人数有逐渐回落的趋势,“在未来,个性化的教育是有可能实现的。让每一个老师管更少的孩子,让每个孩子得到更多的关注。”

如果小班化教学成为现实,教学设计、方法甚至教师的培训模式都需要同步作出调整。陈武提到,在这种趋势下,也更有利于把“填鸭式”教学转变为以核心素养为导向的教育。“从课程的设置以及实施层面着手改变,以任务驱动的形式培养学生在真实情境下解决问题的能力,让学生过上创造性的生活,从知识记忆走向概念理解、创造知识的学习模式。”

图片

(图文无关)

此外,还要随时关注人口出生动态变化。从孩子出生到上小学还有6年时间,教育主管部门要主动作为,采取有力措施,对于出生率较高的区域,提前谋划学位供给和质量保障。

“资源配置是一方面,激活现有学校发展的内生动力又是一方面。我们现在的很多举措,比如集团化办学,已经尝试了很多年,这些经验怎么总结、怎么做好做大做强,还是有很多探讨的空间。”张雯闻还提到,办教育不仅是政府的事,也事关每个家庭、整个社会,因此也需要用好社会资源和力量。

采写:南都记者 杨晓彤 孙小鹏 叶斯茗

统计/制图:南都记者 杨晓彤

编辑:杨晓彤,游曼妮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聚焦2024广州中考

3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