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医药又大跌,销售费用连年暴涨,数十亿都花到哪里了?

南方都市报APP • 奥一新闻
原创2021-04-14 20:04

前日被财政部公告处罚的恒瑞医药今日一度大跌超7.5%,截至收盘,跌3.89%,报85.52元,成交超42亿元,换手率1.74%。恒瑞医药的股价创近10个月以来新低。

财政部检查发现恒瑞医药存在违规套取资金问题(链接新闻:恒瑞医药、步长制药被点名罚款,“带金销售”暗藏灰色利益链)。奥一新闻通过梳理恒瑞医药近五年年报发现,其销售费用连年增长,甚至在2020年上半年疫情高发期,恒瑞医药销售人员差旅费、学术推广等费用不降反增,接近40亿元。

WX20210414-184807.png

奥一新闻制图

高额销售费用铸造的收入奇迹

从财政部通报信息可见,恒瑞医药存在以下问题:一是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涉及金额108.80万元。二是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及过路费、咨询费、广告费等发票列支公司员工福利奖励支出,涉及金额214.91万元。三是所属连云港综合二办2018年以非本单位发生的过桥过路费发票报销办事处销售人员补贴、赠送客户礼品、学术活动餐费等费用,涉及金额96.19万元。

记者从受罚违规行为发生的2018年财报发现,2018年其销售费用为64.64亿元,占当年营收的37.11%,是净利润的1.6倍。64.64亿销售费用中,有54.24亿元用于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占总销售费用的83.91%。差旅费则高达9亿,占总销售费用的13.94%。

111.png

恒瑞医药2018年年报

高企的销售费用其实并非仅2018年。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恒瑞医药销售费用占当年营收的比例始终超过1/3。2015-2019年,恒瑞医药销售费用分别为35.25亿元、43.52亿元、51.89亿元、64.64亿元、85.24亿元。分别占当年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7.84%、39.23%、37.50%、37.70%和36.60%。

销售费用年年增长的同时,恒瑞医药的员工数量也在逐年递增。2019年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高达85亿,这一年,恒瑞医药拥有1.4万销售人员,有业内人士表示,恒瑞医药的销售部门是其营收的绝对主力。2015年-2019年,恒瑞医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3.15亿元、110.93亿元、138.35亿元、174.17亿元和232.88亿元。近5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5%,这一增长速度,是医药龙头股华东医药的两倍。与此同时,恒瑞医药的股价也从最初十几块钱的发行价,飙涨至近百元。

恒瑞医药曾于2020年5月披露2019年75亿学术推广等费用具体去向——学术活动类花了39.20 亿元,举办的活动和会议超过24万场。

222.png

恒瑞医药2020年发布的澄清公告

具体来看,恒瑞医药院内会议18万场,患者教育及DTP药房培训5.7万场,城市间学术交流会4000余场,系列巡讲会及学术论坛1900场。若以披露的数据计算,恒瑞医药2019年全年举办的大小会议和活动至少24万场,平均每天举办超650场。

而在2020年半年报中,恒瑞医药在上半年的学术推广费用高达3.5亿,比去年同期增长10%。疫情防控期间为何销售费用不减反增?对此,恒瑞医药方面解释, 2020年一季度,公司需要进行现场交流的销售活动受到疫情影响有所减少,但销售费用中包含销售人员的工资、五险一金、办公费、学术研究等相对固定的费用,并且随着销售人员的增加及待遇的提高,相应费用有所增加。

333.png

恒瑞医药2020年半年报

躲不开的贿赂丑闻

近年来,恒瑞医药屡次卷入贿赂丑闻。2020年5月13日恒瑞医药披露,浙江某医院医生受贿案件中,出现过恒瑞医药的子公司员工行贿,公司称这起事件为“员工个人行为”,相关人员已离职,但也反映出公司管理存在漏洞,并将加强合规管理。 

据中国裁决文书网查,记者发现在涉医受贿案的刑事判决书中,以恒瑞医药及旗下两家销售公司江苏新晨和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三家公司为行贿主体的案件就超过五起。

从事医疗行业区域销售的负责人透露,近几年,仿制品种替代外资原研品种是大趋势,“恒瑞有几个肿瘤的仿制品种,要把原有的外资品种替换掉这部分公关费用不小。”此外,当下仿制药市场竞争激烈,“最终谁能把外资原研品种替换掉还是关系和金钱说了算。”

可见,医药企业为了方便销售,会给客户各种好处费。这些费用没办法开发票,往往被隐藏到差旅费和学术推广费中。

任泽平曾在早年撰写的《揭开中国药企销售费用畸高之谜》提到,在中国药品的销售过程中,药企销售费用主要有六大流向:公关招标机构费用、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费用、医生回扣、医药代表提成、逃税洗钱成本、统方费用,这里面给医生的回扣占比超过一半。漫长的链条上,处处都是利益诱惑。医药企业巨额的销售费用,以及隐藏的行贿费,成为推高药价的罪魁祸首。

国家出招破解药价虚高乱象

国家近几年不断加强监管力度。2017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推出了“两票制”,并在2018年下半年启动“带量采购”政策,希望解决流通环节中存在的层层加价现象从而降低药价。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等9部门联合发布相关文件,明确提到“规范医学学术合作。严格规范医学协(学)会、医疗机构、 医务人员与医药相关企业间的学术会议、科研协作、学术支持、捐赠资助行为。”

事实上,国家相关部门早就建立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黑名单”制度,药企一旦实施商业贿赂被发现将被列入不良记录,影响其产品招标采购。然而多年来历次措施都无法彻底清肃环境,医药代表在避过风头过后总能卷土重来。在各大药企陆续披露的年报中,高额的销售费用依然刺眼。


奥一新闻记者 林诗妍

编辑:林诗妍

3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