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坐拥4个超大特大城市!各地城市人口升级到底在PK什么

南方都市报APP • 察时局
原创2021-09-23 21:20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经济社会发展统计图表: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超大、特大城市人口基本情况》显示,我国超大、特大城市数量已达到21个。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按城区常住人口数排序,我国有7个城区常住人口超千万的超大城市,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重庆、广州、成都、天津。

城区常住人口在500—1000万之间的特大城市有14个,分别是武汉、东莞、西安、杭州、佛山、南京、沈阳、青岛、济南、长沙、哈尔滨、郑州、昆明和大连。

值得注意的是,佛山成为新晋的特大城市,加上广州、深圳这2个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东莞,目前广东目前已有4个超大、特大城市,珠三角也成为拥有最多超大、特大城市的区域板块。

pic_722708

上海浦东新区临港新城滴水湖畔。 新华社记者 方喆 摄

超大城市格局大洗牌

上海第一,深圳紧追北京,成都新晋

据悉,此次划分超大、特大城市的标准,是按照2014年11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以城区常住人口为统计口径,我国城市被划分为五类七档。

其中,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大城市,其中3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Ⅰ型大城市,100万以上300万以下的城市为Ⅱ型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50万以上100万以下的城市为中等城市;城区常住人口50万以下的城市为小城市,其中20万以上50万以下的城市为Ⅰ型小城市,20万以下的城市为Ⅱ型小城市。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城区是指在市辖区和不设区的市,区、市政府驻地的实际建设连接到的居民委员会所辖区域和其他区域,不包括镇区和乡村。

根据2019年住建部公布《2019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19年我国的超大城市为上海、北京、重庆、广州、深圳、天津,共6个;特大城市有东莞、武汉、成都、杭州、南京、郑州、西安、济南、沈阳和青岛,共10个。

对比此次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可以发现,上海以1987万城区常住人口位居超大城市之首,城区常住人口将近2000万。深圳为1744万,超越重庆和广州,位列第三,仅次于北京的1775万。特大城市新增佛山、长沙、哈尔滨、昆明和大连5个城市。

pic_860832

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

区域比拼

珠三角4个超大、特大城市,为城市群中最多

此前广东拥有广州、深圳这2个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东莞,此次佛山新晋为特大城市,这得益于近年来佛山快速的产业发展和广佛同城化进程。

目前广东有4个超大、特大城市,粤港澳大湾区(珠三角)也成为拥有最多超大、特大城市的区域板块,城镇化发展水平高。此外除东莞、佛山是普通地级市外,其它特大城市多为直辖市、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和省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珠三角上榜的超大、特大城市,不仅大,而且年轻。从人口结构上看,国际上将年龄在15—59岁的人口划定为劳动年龄人口,珠三角劳动年龄人口占比是最高的,劳动人口占比优势明显。在城区15-59岁的人口占比中,东莞以81.41%位列第一,深圳以79.59%排名第二,广州、佛山均超过74%,代表着城市的吸引力和潜力。

此外,城区15-59岁的人口占比超过70%的还有杭州和昆明。

另外一个数据也证明珠三角有多“年轻”: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中,深圳5.33%、东莞5.47%、佛山10.52%、广州11.41%,珠三角四地60岁以上人口比值相比其他超大、特大城市最低。

长三角拥有3个超大、特大城市,包括超大城市上海,特大城市杭州、南京;京津冀有2个超大城市北京、天津;成渝双城经济圈目前也有了2个超大城市,重庆以及新晋超大城市的成都。这与城市群内部布局一致,京津冀和成渝都属于双核格局,而这4座核心城市都属于超大城市。

新增的超大城市、特大城市,除了来自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双城经济圈,还有来自中部地区、东北地区和西南地区。中部地区拥有3个特大城市,除了武汉和郑州,新增长沙;值得注意的是,武汉城区常住人口995万,距离超大城市的门槛仅有5万人之差。

东北地区目前有3个特大城市,沈阳以及新增的哈尔滨和大连;山东半岛有2个特大城市,青岛和济南;西北地区有1个特大城市,西安;西南地区此次新增1个特大城市,昆明。近年来,作为对接东南亚发展的桥头堡,昆明发展迅速。

pic_897008

2021年6月27日,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启用。成都新晋超大城市。    新华社发

超大、特大城市含金量

关乎土地、教育、医疗等资源配置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取得巨大成就,城市规模标准的划分,有利于更好实施人口和城市分类管理,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城区人口关乎城市能级,也关乎土地、教育、医疗、路网等公共资源和基础设施的配置。

城区常住人口是否超过300万,是决定着地铁建设的关键门槛;城区人口多少,决定了能否建设超高层建筑,城市人口量级是一些大项目审批的重要指标;不同层级的城市,在抢人大战中的政策门槛存在明显差别。城区人口多,城市能级高,其要素、资源、资本吸引力都会增强,对周边小卫星城的吸引力带动力辐射力也会提高。

近年来,超大、特大城市为了提高自身人口方面的基础优势,放宽落户门槛。南都记者关注到,近年来,随着沿海地区产业转移以及区域发展战略的支撑,中西部地区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速。与此同时,以成都、武汉、西安为代表的强省会城市纷纷发布户籍新政,展开抢人大战。

城市提升能级和竞争力,能引领带动都市圈、城市群加快发展。近年来,我国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不断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国家发改委《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指出,督促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督促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其他超大特大城市和Ⅰ型大城市取消重点人群落户限制。鼓励有条件的Ⅰ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取消郊区新区落户限制。这意味着,除北上以外的超大、特大城市,终于开始取消落户限制。


南都见习记者 陈秋圆 发自北京

编辑:梁建忠

13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梁建忠12.51亿
南方都市报记者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