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最新发现的新冠变异毒株,世卫组织为何紧急开会讨论应对

南方都市报APP • 健闻
原创2021-11-26 20:46

近几日,南非、博茨瓦纳等非洲国家发现了一种新的新冠病毒变异株B.1.1.529。专家称,该变异株有大量突变,可能有更强的传染性。世界卫生组织(WHO)于当地时间11月26日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这一新型变异株。

pic_966449

10月8日,在南非东伦敦火车站,市民在“疫苗列车”上接种新冠疫苗。    为方便铁路沿线特别是偏远地区的居民,南非政府推出了“疫苗列车”,接种者可在铁路沿途火车站接种疫苗。    新华社发

B.1.1.529的变异位点非常不同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列出多种值得关注的新冠突变病毒株(Variants of concern, VOC)和待观察突变株(Variants of interest, VOI),分别以希腊字母命名,如在最近一段时间全球流行的主要毒株Delta(德尔塔)毒株。

南非流行病应对和创新中心主任TULIO DE OLIVEIRA11月25日在南非卫生部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与其他的VOC和VOI相比,B.1.1.529毒株的变异情况非常不同。在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S蛋白)部分有超过30个变异点,全基因组则有大约50个变异位点。

刺突蛋白负责识别并结合宿主细胞表面的受体,在病毒感染的第一步发挥重要作用。目前研发中的各个疫苗除了灭活疫苗外,其他技术路线的候选疫苗均以S蛋白作为主要靶点。

而在S蛋白中又有一个名叫RBM的关键部分,RBM是刺突蛋白的受体结合基序(receptor binding motif),RBM与人类细胞表面的ACE2受体直接接触,进而感染人体的细胞。南非流行病应对和创新中心主任TULIO DE OLIVEIRA表示,在RBM的部分,B.1.1.529毒株的变异位点有10个,而流行的Delta毒株有2个,Beta毒株有3个。

“一些变异位点是我们熟悉的,但有很多变异位点是我们不熟悉的。”南非德班夸祖鲁-纳塔尔大学的传染病专家Richard Lessells说,从已知的变异位点看,B.1.1.529毒株可能不仅有更高的传播力,而且更有可能攻破人体的免疫系统。

TULIO DE OLIVEIRA表示,部分的变异位点在此前的研究中已经发现和更高的传染性相关,但另一些变异位点对病毒传染性、致病性等影响则仍然未知。B.1.1.529毒株究竟具有怎么样的特性,仍然有待于更多的研究来发现。

1.png

南非的几波疫情和相应毒株。图据南非卫生部发布会。

B.1.1.529毒株可能引发新一波疫情

Richard Lessells说,2020年的11月,Beta毒株成为南非监测到的最主要的流行株,其引发了新冠病毒的第二波大流行;今年早期,Delta毒株开始渐渐成为南非流行的最主要的毒株,造成了第三波新冠疫情。几个月前,南非也曾监测到一种名为C.1.2的变异株,不过之后数月的监测中,该变异株在所有做了基因测序的病毒株中的占比一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上,并未成为主要流行毒株。

但和C.1.2变异株很不一样的是,仅仅在过去的几周时间里,B.1.1.529毒株在南非新冠病毒基因测序监测系统中的报告占比急速上升,目前已经接近75%。

目前南非的疫情报告主要集中于南非的豪登省(Gaoteng),基因测序发现的B.1.1.529毒株也集中在豪登省。但是,Richard Lessells表示,从其他省份的核酸检测结果可以初步判断,新毒株可能也已经在南非其他省份传播。

“由于这一毒株在S蛋白存在某一变异位点,这使得我们可以用一种现有的PCR检测手段来初步标记这种变异株,这让我们可以在做病毒全基因组测序之前先对该毒株传播的情况有基本的了解。”Richard Lessells说,而从PCR检测结果看,南非的其他多个省份也发现标记新变异株的比例快速升高,虽然这些省份的新增病例报告数量还不如豪登省那么多,但这让我们担心,B.1.1.529毒株可能已经在南非广泛传播。

3.png

B.1.1.529毒株的变异位点。图据南非卫生部发布会。

世卫组织召集专家研究新毒株

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疫情技术部主管范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在25日的记者会上表示,“目前收集到的B.1.1.529毒株全基因组测序只有不到100例,我们对它的了解还很有限。我们只知道,该毒株确实有大量的变异位点,我们对此的担心就是,如果病毒的变异位点很多,那么病毒的习性就可能发生改变。”

“能监测到新的变异株是好事,说明我们的体系正良好地运作。”范科霍夫称,科学家们正在一起讨论B.1.1.529毒株的变异位点可能意味着什么,对人类现有的疫苗、诊断和治疗手段有什么影响。专家可能需要几周的时间来确定这一毒株对大流行的影响,决定是否将其列入WHO的待观察突变株名单(VOI),并给予该毒株一个希腊字母命名的名字。

“所有人都要明白,病毒在世界上传播得越广,病毒变异发生的可能性就越高。”范科霍夫呼吁,大家要采取接种疫苗等疫情防控措施,减少病毒传播。她特别感谢了南非和博茨瓦纳科学家的监测,并呼吁大家不要因新病毒变异株的发现而污名化特定的国家或地区。


香港已发现新的变异株

香港11月25日也首次发现南非新变种病毒,富豪机场酒店有两名病例携带在南非新近发现的变种新冠病毒B.1.1.529毒株。

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表示,根据香港大学进行的全基因组测序分析结果,进一步确认以上两名病例个案的基因排序十分相似,并带有新出现的病毒株谱系B.1.1.529,和于南非及博茨瓦纳发现的排序相似,显示由南非抵港的病例为源头病例,涉及一名36岁南非抵港的男子,另一名病例是其酒店房间对面的62岁加拿大返港男子。这是香港首次发现新出现的变异毒株。

据报道,36岁男性病例10月23日离开香港前往南非,曾于10月22日在香港进行检测,结果呈阴性。他乘搭航班QR818于11月11日返抵香港,抵港时于机场检测结果呈阴性。他于指定检疫酒店进行检疫期间的样本结果呈阳性,并带有变异病毒株。


采写:南都记者 吴斌 发自北京

编辑:梁建忠

更多报道请看专题:追踪奥密克戎

22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