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480名民警辅警因公牺牲,为近3年最多;多为过劳猝死

南方都市报APP • 察时局
原创2021-01-18 19:16

1月18日,南都记者从公安部获悉,在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维护社会安全稳定工作中,全国公安机关共有315名民警、165名辅警因公牺牲,4941名民警、3886名辅警因公负伤。

南都梳理后发现,过去一年,全国公安民警和辅警因公牺牲的人数为480人,为近3年来最多。历年公安民警伤亡情况显示,“过劳猝死”是民警因公牺牲的重要原因。牺牲民警多为中青年,平均年龄40岁左右。

此外,据统计,近10年共有3773名民警因公牺牲,5万余名民警因公负伤。


近10年3773名民警因公牺牲

南都发现,过去一年,全国公安民警和辅警因公牺牲的人数为480人,为近3年来最多。2019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280名公安民警、147名辅警因公牺牲,6211名公安民警,5699名辅警因公负伤。2018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303名公安民警、141名辅警因公牺牲,1.2万余名公安民警和辅警英勇负伤。

此外,由于公安部2019年1月首次公布辅警因公牺牲、负伤的数据,2018年以前官方只公布了公安民警因公牺牲和负伤情况。

据统计,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有1.6万余名民警因公牺牲,其中3700余人被评为烈士。近10年,共有3773名民警因公牺牲,5万余名民警因公负伤。


“过劳猝死”是民警牺牲重要原因

南都梳理历年公安民警伤亡情况时了解到,“过劳猝死”是民警因公牺牲的重要原因。

比如,2017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361名公安民警因公牺牲,6234人因公负伤或致残。其中,2017年因劳累过度猝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公安民警有246人,占所有牺牲民警总数的近7成。还有1820名民警因长期高强度积劳成疾患职业重病身故。

2016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362名民警因公牺牲,负伤4913名,几乎“一天牺牲一个民警”。

2015年,全国有438名公安民警和现役官兵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其中50%因积劳成疾导致猝死,4599名民警和现役官兵因公负伤。

2014年,全国有393名民警牺牲、5624名民警负伤。从牺牲的原因来看,有201名民警猝死,占牺牲总数的51%。从负伤的情况来看,有2417名民警在与犯罪分子搏斗时受伤。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全国公安民警因公牺牲449人,为近十年最多。


多为中青年民警,平均年龄40岁左右

2009年因公牺牲民警的平均年龄仅42岁、2014年牺牲民警平均年龄45.3岁,2015年牺牲民警平均年龄46.3岁,2017年因公牺牲民警平均年龄43.5岁……南都记者发现,在历年因公牺牲民警中,绝大多数是中青年民警。

此外,据2013年公安部人事训练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公安民警因公伤亡的主要特点包括:中青年民警英年早逝;主要集中在基层一线警种;因劳累过度导致猝死呈高发态势,暴力袭警是民警因公负伤的主要原因。


缅怀英雄

这些面孔值得铭记

刚刚过去的2020年,这些民警牺牲在工作岗位上,他们的生命就这样永远定格在2020,他们的面孔值得我们铭记。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836.jpg

云南禁毒民警张子权:

“一门两豪杰,父子皆英雄”

2020年12月15日19时,云南省临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张子权在外地出差办案期间,因劳累过度突发疾病倒下,年仅36岁。

而在26年前,他的父亲张从顺在侦办一起跨国贩毒案时壮烈牺牲。

”我没有刻意去选择这条(从警)路,感觉自己就是要当警察,这一份职业相当神圣,一定要给他做好。”张子权曾说。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909.jpg

四川民警彭志刚:

牺牲前桌上摆着速效救心丸

2020年12月10日,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民警彭志刚为即将深入一线参与疫情流调工作的同事统计发放防疫物资后,突然心脏骤停,倒在了办公室内,牺牲前桌上摆着速效救心丸。54岁的他没有子女,工作就是他的全部。

“等我退休了,就去三圣乡租个房子,以后战友们来成都,都可以到我那里去叙旧。”他曾憧憬。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857.jpg

辽宁民警吕赫光:

救援时遇煤气燃爆身亡

2020年6月19日,辽宁省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花园派出所民警吕赫光在救援保利三期居民楼煤气中毒群众时,突遇煤气燃爆,吕赫光经抢救无效英勇牺牲,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9岁。

当日凌晨一点,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只有一个字,“夜”。只是这条朋友圈下面,写满了”兄弟一路走好。”

2天后,他本该迎来他人生中第三个父亲节。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831.jpg

河南民警张国胜:

巡逻执勤中突发疾病牺牲

2020年12月14日上午9时许,河南平顶山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高速公路管理大队民警张国胜在兰南高速执行巡逻执勤任务过程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15日上午9时不幸殉职,享年58岁。

他的父亲退休前也是一名老交警。张国胜牺牲后,家中来了两位70多岁的老人祭奠——老人曾因外出迷路被张国胜送回家中。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848.jpg

四川禁毒民警周钱:

牺牲当天正是儿子的8岁生日

2020年11月13日,温江分局合成作战室锁定了一名制造毒品嫌疑人。为防止嫌疑人逃跑危及小区居民,周钱爬上楼道窗户,后坠地受伤昏迷,因公殉职。

此时,他的缉毒警察生涯才刚刚开始52天生命就此定格在35岁年轮。牺牲当天正是儿子的8岁生日。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815.jpg

广西民警杨智:

连续66战斗在抗疫一线

2020年3月28日3时28分,连续2个多月坚守在抗击疫情工作一线的杨智,突发疾病,不幸逝世,终年44岁。

新冠肺炎疫情来袭后,来宾北站派出所教导员杨智组织民警成立“党员先锋队”,喊出“党员先上!跟我来!”的口号,并带头写下请战书,冲上第一线,一战就是66天。

追授仪式上,南宁铁路公安局向家属代表颁发了杨智个人一等功章、证书。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810.jpg

云南民警谢帅业:

他倒在抗疫一线岗位上

2020年3月4日,云南省广南县公安局莲峰派出所筹备组副组长谢帅业,工作时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年仅36岁。

去世前一天,他处置一起寻衅滋事警情至4日凌晨4点多,中途只休息了3个小时的他在上午7点又继续投入工作中直到发病。

去世前半个月,谢帅业被广南县委组织部公示,拟任县公安局派出所所长。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753.jpg

湖北武汉民警吴涌:

39位民警代他答“到”

2020年3月22日下午,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汉正街利济派出所社区民警吴涌牺牲在抗疫工作岗位上,被追授湖北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

母亲不幸感染新冠肺炎,抗疫一线的他心急如焚,却没有时间照顾老人,只能嘱托家人照顾。连续61天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的他因劳累过度,牺牲时年仅51岁。

他走后的3月24日,汉正街利济派出所照常进行晨会。只是当所长点名“吴涌”时,39位民警齐声答“到!”。

微信图片_20210110094852.jpg

北京民警艾东:

发病时坚持完成最后一个派单

2020年2月22日凌晨,北京市公安局法制总队信访支队民警艾冬倒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第一线,年仅45岁。

在他发病的那天上午,值班文职给艾冬打电话请示一件电话派单如何办理,在身体已经极度不适的情况下,艾冬仍然坚持听完了电话,办完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派单。

他曾先后被评为2008年奥运会“安保标兵”、2019年度首都公安“法制之星”。出生于革命家庭的艾东,舅舅是战斗英雄董存瑞。

见习记者 王凡 发自北京

编辑:梁建忠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跟我聊聊吧
南都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联系方式:
banquan@nandu.cc,020-87006626。